2018年09月25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地质嫂子不好当

2018-3-19 9:20:3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秀珍 胡凯翔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浙江省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的队伍里涌现了一批“老黄牛”式的老钻工,他们以队为家,以艰苦奋斗为荣,常年转战在野外第一线,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全都奉献给了地质事业,为大队的发展奠定了基石。然而,在他们背后提供支持的、默默奉献的、坚强的、了不起的女人——地质钻工的妻子,你又是否了解过呢?

由于工作关系,我探望过无数家在农村的老工人的家庭,而他们的妻子,也一次又一次地打动了我。金师傅家在象山南田鹤浦的一个小村上,那年强台风袭击了象山,我们踏着泥泞的小路,问了好几个老乡才找到金师傅的家。金师傅家是两间低矮的平房,墙壁是用不规则的石块叠成的,由于台风的原因大雨漫进了屋,地面湿滑,两个不满十岁的男孩正在玩耍。屋里除了几件简陋的家具和床被,就别无他物了。两个孩子带着我们找到了正在田里干活的金嫂。金嫂个子高挑,黑红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头发上粘着碎草星,一缕湿湿的头发贴在前额上,一看就知道是个勤劳不怕吃苦的女人。当我们说明了来意,她放下手中的农活高兴地把我们领回了家。

一回到家,金嫂就忙着张罗起来,我一边帮她烧着灶火一边跟她聊了起来。金师傅家有两亩多地,从翻土、播种到收割,所有农活都是金嫂一个人干,烧饭的柴火也是她从十几里外的山上砍了背回家的。本来这些重、累、粗的活都应该是家中男人干的,可她的男人在地质队工作,一年也回不了几天家呀。金嫂却跟我说:“他在地质队工作很辛苦,难得回来住几天,就让他休息休息。”话语中没有半点怨言和委屈,让我一时感动不已。

最让我难以忘怀和感动的是方师傅的妻子。方师傅的家在梁弄镇四明湖畔的一个小村上,那年强台风过境余姚,我们去慰问时见到了方嫂。方嫂个子不高,皮肤白净,五官端正,穿戴得体,一经接触交谈就知道是个贤惠的女人。她说话带笑,快人快语,做事利索。方师傅的家是三间平房,屋里收拾得干净整洁,进门的左边一角摆了3张理发椅,方嫂笑着告诉我,雨天和农闲季节为村里人理理发,一来方便了大家,二来也可挣些小钱补贴家用。方师傅家中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在梁弄镇上读书。方嫂每天要早早起床做好早饭,再准备好三个孩子的午饭,让他们可以带到学校去吃。“三个孩子都很听话,读书也用功,成绩都很好。”谈及孩子和丈夫,方嫂的话语中透露着幸福,“老方人挺好的,忠厚老实,也会体贴人。知道我一个人在家不容易很辛苦,他一回家就抢着干活,把能做的全都做好。”

那时方师傅的父亲患了中风,生活不能自理,由三个儿子轮流照顾。我们去的那个月正好轮到方师傅家照顾老人,老方不在家,照顾老人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了方嫂身上。老人躺在躺椅里,头发刚理过,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身上衣服清清爽爽。老人头脑清醒,说话也还清楚,我站在一旁看着方嫂耐心地一口一口给他喂饭,不时轻轻地把留在嘴边的菜汤饭粒给擦掉。我问老人,儿媳妇待你好不好?老人连连点头,连声说好。这情景几十年后的今天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

我以上说的两位地质嫂子的故事,只是那么多老钻工妻子中的代表,其实我们的地质嫂子都是这样的人,她们无怨无悔,在家养儿育女,孝敬公婆,操劳农活家务,她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可我接触过的她们,没人诉苦,没人埋怨,这是一些多么坚强,多么高尚,多么了不起的女人!□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