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8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山居

2018-4-16 9:04:5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许丽燕

从小到大,我所处的环境总离不开一个“山”字。

小时候跟外婆过,家后面有一座外形酷似雄狮的山,因故“狮山”成了当地村名。后来跟随搞地质的父亲东奔西颠于井冈山地区,始终绕不开大山的包围,犹如七十二变的孙悟空无法逃脱如来佛祖的手掌心。山就是小伙伴们的游乐场与天然食品店,鲜红欲滴的野草莓至今想起还令人垂涎三尺。一条马路盘山逶迤而过,头戴花环的小天使们站在山腰上,向难得一见的过往车辆行礼问候。也在这里迎来送往,或欢呼雀跃,或黯然神伤。在山林追逐嬉戏之间忽然飘来委婉、哀伤、凄美的音乐声,不用猜测,那定是隐身在密林深处的邻家邵大哥在拉手风琴,原来他又在抒发失恋的相思苦闷心情。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山区,我们常有意外收获。父母为解孩子吃红薯之馋,便带领我们上山开垦了一块荒地,种上红薯。没怎么侍弄,秋收时红薯竟有猪仔般大。不仅解了馋,更让我们懂得了劳动的意义和快乐。

一个星期天,单位专门开车送职工家属到大山深处采摘野果——甜珠。下车后,走过一段凹凸不平的曲折小路,来到山脚下。抬头仰望,山如刀削,壁陡如崖,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见如此陡峭险峻的大山。小小的我是无法爬上去的,这时候地质队员表现出了特有的强势。父亲像猴子似的三纵两蹦就把我拖上去了,尔后又下来拉母亲。到得山上,穿过荆棘丛生的原始森林,七拐八绕,终于寻见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甜珠。挂在树上的甜珠好像已恭候人类多时了,等不及人类的到来,便自己纷纷逃离树枝,坠落地上,遍地都是。只半天功夫,我们就装了满满两麻袋,心里充满胜利豪情,踏着歌声凯旋而归。候在山脚下的汽车载着一行人直奔火车站,大家都想在第一时间里把新鲜的甜珠托运回老家,让家乡的亲人也品尝品尝这异乡的山珍野果。

上了中学,新建的学校就在山上,学校是山,山就是学校,很难分得清。我特喜欢校园的早晨,坐在教室里,呼吸着清新空气,窗外树影婆娑、彩蝶翩飞,蜻蜓舞动,小鸟啁啾,山风送爽,真感谢上苍赐予莘莘学子这么一块读书宝地。

课余时间,我常约三二好友到树林中看书、侃大山。学校举行文艺演出,这里成了我们的天然排练场;内心有了不愉快,这里便成了泄愤房……在这里,度过了我最美好的中学时光。

后来,我家搬到了贵溪,居住地依山面水,这“山”就是三峰山(又叫天冠山)。三峰山是贵溪市的森林公园,天然氧吧。

初来乍到,我几乎天天攀爬三峰山。忘不了第一次与家人登山的情景。踩着小石凹,手脚并用往上爬,患有恐高症的我丝毫不敢往后看,生怕一回头就头晕目眩,四肢瘫软,一头栽倒滚下山去。但数次之后,心里不再发慌,登山便如履平地了。

春天,喜欢上山看新绿,看山花。春风春雨滋润过的嫩叶渐渐由青变绿,树枝得意洋洋地向游人扭动腰肢,莫非希望得到青睐与爱抚?不久,漫山遍野一簇簇奔放热烈、殷红似火、有“花中西施”美誉的映山红开满了坡壁沟坎,把大地装点得艳如红霞,令游客如痴如醉。真乃“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人间四月芳菲尽,三峰山五月栀子花。栀子花花朵洁白,花香浓郁,轻风一吹,空气里弥漫了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栀子花由白到微黄,再到褐黄,从盛开到凋零的整个过程,香气一直都在,而且颜色越衰,香气越浓郁,生命中充满了清纯与妩媚,令人肃然起敬。我爱栀子花,爱她一生的奉献精神。

秋天,我们带着孩子上山采摘各色野果:黑米饭、山地茄、麦西、糖葫芦、红豆子……应有尽有,味道酸酸甜甜,比那时超市里的果脯美多了。

最喜欢冬天上山看雪景。雪花轻飘飘慢悠悠地往下落,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像天女撒下的银花碎玉。霎时,山川、田野、村庄、城镇全都穿上了洁白无瑕的外衣,那样晶莹,那样美丽。天地白茫茫一片,生命在地下涌动,山上的人儿成了雪中精灵。

古代圣贤说过,近山者仁,近水者智。我不敢妄自评价圣贤之语,但我想仁者一定是乐山的吧。□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