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父爱如山

2018-5-25 16:27:1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郭辉民

父爱是黑暗中一盏明亮的灯,枯竭时一湾生命之水。父爱像丁香,唯岁月走过,方品出那淡淡的清香。

——题记

1969年寒冬,我父亲所在商业部门响应政府号召送货进学校,在韩师校园内水闸旁搭建临时小卖部。那时我才6岁,下有弟妹,为分担带孩子的压力,父亲毅然带我去临时小卖部值夜班。当年父亲年富力强,他一甩便把我骑在肩头,过太平路、入东门楼、直奔湘子桥。那晚寒风刺骨,只闻韩水涛声,不见路人踪影。临时小卖部内地方逼仄,水闸下水流哗哗作响,我们父子在韩师度过了难眠之夜。后来长大了,我才知道过东门楼和湘子桥之夜,竟是“特殊政治时期”,现在想来真有点后怕。

老父亲今年87岁高龄,耳聪目明,思维活跃,谈吐自如,未有半点碍滞。80岁以前他还经常独自外出,走南串北做点小生意。近几年因年事已高,偶有出远门便由母亲陪同前往。每每追忆父亲半个多世纪走来的艰难岁月和他为家庭、为子女的艰辛付出,我心头总会涌起一股酸酸的愧意,为自己未尽对父亲的孝道而深深地自责。

我小时跟祖父祖母睡在一起,稍大了,为解决住房问题,父亲省吃俭用挤出几百元,请来建筑师傅在自家天井盖建了一间约8平方米的小房子,内放睡床、写字桌和两张靠椅,可供睡眠和读书写字之用。屋顶水泥埕面还搭建竹篷棚,盛夏时节可爬上屋顶纳凉。偶有小朋友来串户,更可在这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尽情玩耍嬉戏。这下可乐坏了我们一家人,祖父竟笑得合不拢嘴,很张扬地请亲戚邻居前来“观赏”,他们都齐声称赞我父亲构思巧妙,有楼顶楼下,很实用,有创意。父亲也能为孩子盖建房子解燃眉之急而沾沾自喜。我感激于父亲在非常时期用自己高大粗壮的身躯,在风雨飘摇中为我遮风挡雨——峥嵘岁月顶大梁。

我读高中时,眼眶泛起了一圈“粟丘疹”,状似青春痘,约有数十粒,无法把它摘除,有碍瞻观,影响形象。父亲经向医师了解,需施“冷冻”手术,当时潮州“冷冻”手术尚未成熟,父亲遂亲自带我前往汕大附属医院治疗。真的也灵验,“粟丘疹”施行冷冻手术后,约20天皮肤由红而黑、由黑而带着粒状全部脱落,脸部完好如初。我感激于父亲为治好我的“粟丘疹”而细心研究,寻求最佳医治办法——细微之处见父爱。

大约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20岁刚出头,父亲就托人从福建山区买来杉木为我定制眠床,以备我结婚之用。白坯老款式眠床雕花刻鸟倒也精巧雅致,厚实稳重,惜我结婚稍晚,转眼几年过去,这款眠床即遭淘汰,遂阁置老厝中。稍后父亲又精心买了几件黄金首饰,为我张罗结婚之事,惜不久黄金首饰被小偷光顾了,父亲很是伤心,一连好几天情绪十分低落。这是父亲对我的一份牵挂,我感激于父亲的这份牵挂,因为他对儿子——婚娶之事尽父责。

父亲的爱羞于表达、疏于张扬、内敛含蓄,却在我成长路上如形随影。如今数十载时光一晃过去了,我与父亲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仍勾起我对岁月的眷恋和往事的缠绵。眼下数九寒冬,年关在即,这种思绪越发强烈,以致夜不能寐,辗转反侧,情感的潮水从心泉中汩汩流出。在我心中,父爱就是一泓清泉,让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清澈澄净。

父亲10岁在其母姨汕头渔行当学徒,15岁回家“出花园”后便在祖父北门“郭进昌”号饼食店帮工,1956年公私营后便进入商业部门工作。父亲长期战斗在市区大街各基层商店第一线,1980年恢复潮州市后才转入业务部门做批发生意。由于父亲很有经营头脑,业务肯干善干,成绩突出,因此,他一直是单位的“老先进”,1981年被评为潮州市“劳动模范”,1982年被评为潮州市“三年建设新潮州”积极分子,佩戴红花随锣鼓队在市区太平路巡游,委实风光了一下。

父亲的一手“打算盘”功夫,数十年练就,五指并用,动如脱兔,十分精准,在商业部门屈指可数。他在业务购销活动中,常左手接电话,右手打算盘,购销输赚瞬间明了于心,堪称“行家里手”,在商业系统岗位技能比赛中多次轻松折桂而去。

父亲生活俭朴,能省则省,从不大脚大手。当年他同襟从公安部门退给他的上衣和部队鞋,他一穿上便是好几年。他一向“咸俭”,宁可挨饥受饿,也不肯花几毛钱食一碗面条汤,可谓刻薄成家。后来生活改善了,他花钱仍然精打细算,为的是考虑多积点钱让儿女婚娶之事能操办得更得体一点。

父亲是店员工人,家庭成分较高,一向低调做人,老实厚道,人缘甚好,因此,“反右”、“小四清”、“文革”等各个时期均未受冲击。他始终怀着一颗良好的心态去应对人生风云变幻,保持乐观情绪,并以此带动家庭、影响孩子。因此,尽管岁月艰难,家庭里仍充满盈盈笑语,十分温馨。

父亲身体素质极好,生命力顽强。72岁那年,他腋下长出恶性肿瘤,在市区一家医院医治三个疗程,头发都掉光了,身体极度虚弱。本以为治愈了,回家调养身体。谁知不过几个月,腋下那个部位又再长出一粒恶性肿瘤,时间之快,瘤粒之大,令人毛骨悚然,这下可是“要命的”。我毫不犹豫,立即带父亲到汕头大学肿瘤医院求医。也是命不该绝,医师切除后施行“放疗”手术,用高强度电热灯照患处,再用药膏涂抹,天天如此,腋下红肿疼痛难忍,但父亲意志坚强,坚持治疗一月有余,终于治愈。医师说幸亏肿瘤没有长在五脏六腑上,而且摘除及时不致扩散,更称赞父亲古稀老人体质佳、毅力好。如今15年过去了,父亲依然很健康,我打心底里真为父亲的健康而高兴!

父亲默默付出,不求回报,一如细雨,润物无声,深情无言。解读父亲,理解父亲,更崇敬父亲。

父爱如山,阳刚而厚重;父爱似海,博爱而深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