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舐犊之情

2018-9-10 9:42:5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杨景瑞

“都说隔辈亲,隔辈亲在心;都说隔辈爱,隔辈爱在根。摸摸你的小脸蛋,看看你的小眼神,亲亲你的小脚丫,吻吻你的小脑门,抱起你呀!小宝贝就是抱着幸福。”几个同学回到久别家乡,在晚上相聚吃饭间,大家从记忆深处寻觅着熟悉的那种快乐的时候,激情似的从一个高度又升了另一个高度,每人一首歌,从心底放飞的一首歌。

和我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女同学贾丽不知怎么选了这么一首歌唱了起来。顿时,热闹的气氛马上转了一个大弯,大家都竖起耳朵静静地听,听的是那么上心。说实在的,像我们这个岁数的人,都有孙辈了,自然就把这歌唱到大家心里去了。

好久不见,同学情谊浓浓。通过点点滴滴的回忆,勾起了曾经在校园里的一切,一个校室里听课专注的感觉,一起排队放学回家的打打闹闹,一起并肩行走上课有说有笑的神情,还有在运动场上相互追逐的身影,每个人都从模糊的记忆中又渐渐地在脑子中清晰了起来。此时,同学们露出的都是愉快欢颜的微笑。这首歌的唱出,在欢快之中又把大家引出了一个个长辈浓浓的舐犊之情。唱的那么入木三分,唱的那么栩栩如生。大家不由自主地都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把自己的孙子或孙女、外孙或外孙女“亮”了出来,互相的传看,互相的夸说,都说对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要比对自己的儿女更亲。这一切说明,“舐犊之情”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对我们这些人而言享受天伦之乐更是老有所乐中什么也无法代替的快乐。

其实,生活,失真的时候,毕竟很少;多数,都是生活的原型。它们用其自然本真,构成生活本身。隔辈亲也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只因自己想把自己的爱都延伸到生命的下一辈身上,这种爱,是多么深沉而厚重。

那天,贾丽给我们讲述的一个平凡而又让人难忘的故事。她出生的时候,姥姥已经九十岁了,姥姥的双腿在一次意外中站不起来,每天只能靠着轮椅在屋里屋外来回移动,用她的话就是经常移动让自己的心跟着腿“散步”,可就是这样大年龄的姥姥依旧惦念着我这个外孙女,惦念着刚出生的她。她出生五十天的时候,被妈妈抱到姥姥家。坐在炕头,在问完妈妈伤口还疼不,孩子奶够不够吃之后,开始仔细地端详睡着了的我这个小宝宝,指着小脸庞说眼睛像妈妈,嘴巴、鼻子像她爸爸。说我的睫毛很长,长大肯定是个厉害的主,说着就开始摸着我的身体,小手,小脚,然后小心翼翼地说,我就不抱她了,太软了,我怕摔着。妈妈看着姥姥说话的表情,那一刻,忽然有种深深的感动,湿了妈妈的眼睛。

如今,同学也已经当成了姥姥,在女儿身边照看外孙女。因为隔辈的外孙女,少了许多一生一世最后的自由时光,那些应该练练剑,散散步、或旅游,或跳舞……生活用一些不特有的变故,把那些原本看似的应该情节,阻断,用一种类似年轻时的忙碌,把上一辈的爱恋又在自己的身上重新演绎一遍。

隔辈亲同样也在我的身上演绎着。老伴在市里哄孙子,我隔三差五地去看孩子。我想,这些绵长的隔辈亲情,就像脚下伸延的那条蜿蜒起伏的旅程。无论相隔多远,它都是一种牵挂和眷恋,与我紧紧相随、不弃不离,让枯索的日子也变得徐徐生辉,爱在心,爱在根,这就是我们隔辈人之间的爱意。□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