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故园三十二年前

2018-10-15 9:28:11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张立宽

又到了国庆节十一长假,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也是人之常情。当我读到毛主席诗词《七律·到韶山》“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的诗句时,我不由得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我心中呢喃着“故园三十二年前”,是啊,我心中魂牵梦系的故园,也已经三十二年了,你现在还好吗?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呢?思绪一下子把我拉回三十二年前的故园——我的母校河北大名一中校园。

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1986年8月25日,刚刚雨后,我骑着自行车,按照通知书的要求第一次踏入梦寐以求的这所大名县最高学府——大名一中。虽然来之前已经展开了充分的想像,但她的柔美、旖旎,博大、包容,宽广、深邃,依然超出了我的想像,至今依然记忆犹新,依然震撼着我的心灵。

三十二年前的大名一中,坐落在大名县城大名府路东段,坐北朝南,穹型门顶上“河北大名中学”六个大字熠熠生辉,不愧为大文豪郭沫若先生的墨宝。透过两扇铁栅栏大门可以看到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一直通向红砖碧瓦、朱漆大门、宽敞明亮的学生食堂,道路两侧是高大的国槐树,微风过处,哗啦啦的树叶拂过耳畔,似乎要亲吻一张张初来乍到的稚嫩的脸;校园里“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挺胸膛,笑扬眉,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的歌声,此起彼伏。能考入全县最高学府,每个学子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青春的骄傲和自信,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感觉吧。

到城里读书,就要适应城里的生活,那时候从农村到城市,差别还是很大的。在乡下读书时,每天都要回家吃饭,一趟要徒步穿田过河走五六华里的土路,每天光走路就要走三十多里。进入高中,这里吃住都在校园,可以说是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虽然吃得很差、住得担惊受怕,但却也实实在在地节省了很多时间。

记得我们那一届共六个班,300多名同学,我们的班级就是——1986级162班,教室在学校的最里头,挨着一堵墙,墙外就是校外民居。课间的时候同学们一起踢球,一不小心经常把球踢到人家的院子里,每次都是班里那个特别利索的小个子同学跳过墙,把球给扔回来。

学习的事情自不待言。上课前都是班长按学号点名、喊起立。我们有一位戴着金丝眼镜、长相颇似“藤野先生”的英语老师,每次提问也是按学号,或许这样比叫名字要节省很多时间吧;语文老师是一位大美女,有着很动人的嗓音,朗读课文十分好听;数学老师是班主任,非常正直善良,不但课教得好,对同学们也是呵护有加,经常变着法地给我们励志,由此我们的成绩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跨越,还荣幸地受到了校长的多次表扬。

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校园的生活。由于学习很紧张,我们几乎一个礼拜不出校园,只有周六下午才骑车回家,帮家里干点活,拿点干粮、粮票和钱。回到学校后,前三天吃的都是从家里带的干粮,后三天才用钱和粮票换成饭票,在学校食堂买着吃。虽然吃的很不咋地——馒头又小又硬,菜里没几滴油,粥稀的像泔水,但在那种物质相对贫乏的岁月,能填饱肚子就已经很知足了。在食堂买馒头是一大乐趣,经常是同班的几个同学把饭票交给一个小个子,算好一共买多少,然后把他架在人群之上递进窗口,大师傅也很喜欢这种“团购”的模式,很快就把粘连在一起的十几个馒头从窗口给我们塞出来,在其他同学羡慕的目光中,我们分而食之,不亦乐乎。

记忆中虽然那几年我们的高考升学率在全邯郸地区排名倒数,但体育工作做得却相当出色。每天六点多,我们年级的体育老师就会吹着哨子,挨个宿舍把我们从睡梦中拎起来,“出操了!出操了!”同学们一骨碌爬起来,简单地披上衣服,脸都不洗就跑向操场。耳畔响着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满眼都是毛主席“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和小平同志“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标语,无形中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越跑越带劲。时至今日,一听到这首曲子我都有种想冲刺的冲动。

对母校故园的印象绝不止此。纵横交错的柏油马路、默默无声的红墙碧瓦,柔美醉人的金合欢树、高耸入云的自来水塔,传统古典的月亮门、西洋韵味的教堂楼,嘎吱作响的铁链秋千、长势喜人的瓜果蔬菜,恩沛如山的师长、情同手足的同窗,叽喳的鸟虫鸣、朗朗的读书声……一幕幕,一桩桩,着实令人难忘。

“叮铃铃”一连串的手机声,打破了我对三十二年前故园的回忆,原来是一位同学问我十一长假回不回家。要想回家,其实很简单,开车走大广高速四个小时就到了。可是,我还能回到三十二年前的故园吗?故园三十二年前恍如昨日,如今是个什么样子了呢?走哪条高速多长时间能回到记忆中的故园啊?

我的故园,我的思念!□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