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红薯的味道

2018-10-29 8:38:10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于永军

周末傍晚,带着女儿在街上闲逛。看到一位老大爷正站在大铁炉前卖烤红薯,我掏出钱买了一个。

“真好吃!又香又甜!爸爸,您尝一尝!”说罢,女儿把红薯递到了我嘴边。

“真甜!”看着女儿的馋相,我象征性地咬了一口黄澄澄的薯肉,“全归你了——爸爸小时候没少吃!”

是啊,对于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我来说,真没少吃红薯。要说红薯的味道,当然有发言权。

深秋时节,红薯成熟,或红彤彤,或金灿灿,或白嫩嫩的红薯从犁铧下面钻出来。看到红薯被犁铧铳烂,爷爷一边尽力将犁把儿往下摁,一边乐呵呵地说,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全家人捡拾的捡拾,装筐的装筐,忙得是不亦乐乎。

从此,我们的早饭、午饭都换成清一色的煮红薯。开锅后,从满满的一大锅中捞出个头小的、长相好的,每人一大碗——这就是主食。饭后,奶奶拿起大马勺把剩下的红薯全舀到大盆中,冷凉、捣碎、拌均匀,再用大木桶拎到猪圈,伺候早已嗷嗷叫个不停的猪苗儿。这样的生活要一直持续到来年开春。

红薯收获的日子,也是小伙伴们最为快活的时光。我们一帮十几个,捡豆秸、玉米秆、枯树枝,在一片收尽庄稼的空地上生火。底火足够旺时,把从自家或邻家地里挖来的红薯往火堆中一放,将所有的柴火一并加上,再拽起一团半干的红薯秧子盖在火堆上,待浓浓的烟雾升起时,我们就放心地玩乐起来。或听上初中的堂哥讲故事,或玩斗鸡、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有时还开“演唱会”。玩累啦,疯够了,就凑近火堆,分吃红薯。顾不得烫,顾不得洗手,顾不得黏上的草木灰,剥去被烧焦的外皮儿,咬下香甜的薯肉……吃着,玩着,乐呵着,然后再吼着歌儿往家赶。那高兴劲,能带入梦乡……

这是红薯给我留下的最快乐的记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尽管游戏单一,也被反复演练,但依然百玩不厌。尽管吃来吃去都是一样的红薯,但却是农家孩子嘴边上最美的零食。

随着社会的发展,仅靠人力大量生产的时代已经黯然失色,机械逐渐代替了人力。因种植、收储不易等因素,红薯逐渐被玉米等经济作物所替代。这几年,红薯成了稀罕物,被摆上了街市,还卖上了好价钱。

吃完了红薯,女儿的嘴角还留有一点痕迹。生活在衣食无忧的年代里的他们,永远吃不出我们那个年代红薯的味道。回想多年一直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农村生活水平,以及祖辈父辈在红薯地里年复一年的辛勤劳作,那个时代红薯的特定味道,已成为怀旧时挥之不去的情愫。□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