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4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那消失的山

2019-1-21 10:07: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朋友回了一趟故乡,回来后心情沉重,告诉我他老家门口的那座山没了。我说:怎么可能?他说:是的,没了。那是座小石山,小时在老家出门就看得见。近两年,村人们使用机械化采石工具将这座石山夷为平地。

他说他从没想到过一座山说没就没了,就像他从没有预料到父亲会猝然去世一样。他父亲在老家院子里浇花,趔趄着挣扎了几下,就倒下去了,再也没有起来。邻居发现后给他打了电话。

朋友想不通,父亲怎么会突然就去世了呢,身体那么好,谁都说他能长寿。他父亲以前是个石匠,就在门前的石山上采石头。他小时候去山上找父亲,那时手握石锤、一身肌肉的父亲在他眼里,那么魁伟。父亲收工后,将他扛在肩上,驮着他回家。他感觉父亲就是门前的这座山。但随着他渐渐长大,感觉这座山给他的不再是安全感,而是压迫感。父亲识字不多,教育他的方式很粗暴。读小学时,他喜欢读杂七杂八的课外书,父亲认为会影响学习,翻出来后直接放进锅灶里烧了。读初中时,他迷上了练武,暑假里和几个同学约着偷偷去了镇上,要坐车去河南少林寺,父亲追来,一顿暴打。读高中时,他厌学,私自从学校离开,要坐车去南方打工,父亲知道后追来,提溜着他的衣领,将他押回学校。

那时他恨恨地以为,父亲是一座挪不动的山,遮盖着他望向远处的视线,阻挡着他走向外面精彩世界的路。

他参加工作后,父亲的脾气不再那么暴躁,愈来愈温和了,尤其是在母亲去世后。父亲经常给他打电话,打通了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嗯嗯啊啊几句后,总是很尴尬地结束。他曾将父亲接来同住,但面对面也无话可说。后来父亲执意回了乡下,独自守着小院,他很少回去,总是很忙。

如今他懊悔没有陪父亲多说说话、聊聊天。他说,父亲在时,他没想到死亡会离得这么近。因为感觉只要父亲在,自己就不会老,还是个孩子。现在父亲去世了,他一下子就直面生死了。

周国平曾说:“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上没有了父母,他都成了孤儿。他走入这个世界的门户,他走出这个世界的屏障,都随之塌陷了。父母在,他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他的去路则被遮掩着。父母不在了,他的来路就变得模糊,他的去路反而敞开了。”

父母是我们生命中一道最重要的屏障,好好爱父母吧,趁他们还健在。不要以为他们会一直守在那里,会一直给予我们生命的守护,会一直等着我们回馈他们的爱,要知道,就算是山,也会有没了的时候啊。□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