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19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最忆儿时年味浓

2019-2-18 9:14:4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怡华

儿时矿区年味,是很浓厚的。

进入冬月,矿区便开始弥漫着年的气息了。矿工们来自五湖四海,大多数家庭男人在矿里上班,女人是家属,操持家务,一年四季劳作在矿区四周山坡上,地里的红薯、苞谷都已收获,院里的鸡鸭也已肥壮。进入冬季,养猪的家庭开始计划着杀年猪,最拿翘的当属矿区里的“杀猪佬”,请他们杀猪还得预定日期,今天张家请,明天李家接,排下日程,今天走矿区山上,明天到矿区山下。

天刚刚亮,东家早已烧好了开水,清好了场子,架好了长板凳,摆好了长腰形木桶,备好了硕大的簸箕,而“杀猪佬”的勾、锥、刨、瓢、绳索等十八般武器都放在了油光铮亮的竹篮里,从猪栏里拖出拼命嚎叫的大肥猪,过年的好戏就开场了。

喜欢看热闹的老老少少早已围了一大圈,孩子们禁不住好奇,也跟着赶来,抱着大人的腿,挤在人缝里,又想看又怕看。那时的矿区,也没什么稀罕热闹,而家家户户的杀年猪倒像是一个节日,女人们看东家的年猪养得肥不肥,关心有多少斤两,男人们看“杀猪佬”的活做得利不利索,心里把矿区内外的“杀猪佬”手艺来个顺序排列,轮到自家杀年猪时就请这把式最好的。

不一会儿,硕大的簸箕里堆满了白花花的猪肉,而东家的一桌“年猪肉”饭也整治得差不多了。喝完东家泡的一缸子绿茶,平日里要好的工友、有“身份”的领导、隔壁邻居、杀猪佬,便被东家请上饭桌,倒上米酒,道声辛苦,“年猪肉”饭便开吃了。女人和小孩是没有座位的,席间坐着的大人,热情地为阿嫂、孩子们夹着大块大块的肥肉和菜肴,道谢声声,其乐融融。

整个冬月,不光“杀猪佬”忙,矿里有身份的人也忙,男人们也忙,今天这家请吃“年猪肉”,明天那家杀年猪请帮忙。

矿区的“年”,就在这一家接一家杀年猪、吃“年猪肉”中开始了。

到了腊月,猪血粑粑已经做好,香肠已经薰好,长长短短的猪肉也挂到了柴火灶上的木棍上,木棍两头梱上了杉树枝,防止老鼠侵扰。

山里的冬天来得早,大雪应时而下,年味儿便愈来愈浓了。

孩子们盼望着过年,眼看着新衣服做回来了,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枕头边,每天睡前起床都要看一下摸一下,就盼着到了过年的那一天好穿新衣服。灶屋里香气一阵阵飘来,逗引得孩子们玩耍都不尽兴,一会儿便往家里跑,看妈妈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眼巴巴地摸到灶台边,指望着妈妈往嘴里塞上一口,便有滋有味地品尝着,欢呼着又跑出去玩耍了。

矿山的年,充溢着不一样南北风俗民情,这里既有北方人新旧交替“更岁交子”的饺子风情,更多的是南方人的腊肉、腊鱼、腊肠,就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浓浓的腊味。妈妈们有条不紊地筹备着年货,她们交流着各自家乡团年的习惯,也适应着矿区大多数家庭过年的风俗民情。小年一过,便开始煎炒烹炸煮;腊月二十五开始炒花生、炒瓜子;二十六和面粉,炸兰花根、麻花、猪耳朵糖、华肉、薯片;二十七做扣肉、蒸菜;二十八做肉丸,北方人做的粗壮个大,叫做狮子头,南方人做的个头小,叫雪花丸子;二十九煮腊肉、泡粉条……样样都是鲜香四溢,样样满载年的滋味。

团年饭是过年的压轴戏。从腊月二十九起就有人家开始吃团年饭,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响,即可判断该矿工家庭来自那个省份或地区。大多数家庭的团年饭在大年三十。来自湘中的新化人,大年三十很清闲,中午大人催促孩子们到矿区公共澡堂洗澡,说是要在年三十这天洗得清清爽爽,预示来年一切顺利。妈妈将桌子底下火盆里炭火烧得旺旺的,爸爸将平日里25瓦灯泡换成了60瓦,不大的房子里顿时明亮了许多。三十晚上砧板肉(腊肉)和红薯粉,是新化人餐桌上的主菜,砧板肉或清或煮,或条形,有巴掌那么长,或方形,有拳头那么大,吃在口里香喷喷的,油而不腻,回味无穷。晩饭后,妈妈端出花生、瓜子、红薯片,还有油炸的“兰花根”、“麻花”、“猪耳朵”糖,一家人围四方桌而坐,母亲为姊妹们依次发放压岁钱,边发边送上祝福,小小的房子里洋溢家的温馨。

我家是新化人,团年饭在正月初一早上,天还没亮,睡得迷迷糊糊的孩子们,在父母亲切的“满崽”声中,换上了期待已久的新衣裳。不管平时生活如何,矿山人家的团年饭是非常丰盛的,四方桌子上层层叠叠,摆满了鸡鸭鱼肉,父母坐上席,兄弟姊妹排排坐,热热闹闹的吃起了团圆饭。

过年,孩子们是很开心的。吃完团年饭,天已大亮,穿上新衣服,跟着同学们开始满矿区跑着拜年了。串东家吃西家,时时刻刻都挺着饱饱的肚子,一天下来,吃了个肚儿圆溜溜。

冬去春来,流年似水。欢欣,期待,忧愁,岁月在炊烟弥漫的香味中悄然而过。已有两个外孙的我,依然像孩子一般期待着春天,期待着春天的节日,那么轻盈,那么快乐!

“新年好,新年到,家家户户放鞭炮”。这不,刚进腊月,耳畔似乎又响起儿时矿区那噼噼啪啪热热闹闹的鞭炮声……□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