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年的回声

2019-3-4 10:44:0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胡云峰

矿区附近的铁路,是我每次从内蒙古返回后必去的地方,不为别的,就为走在铁路上,内心感觉踏实、宁静。这样的感觉,越来越难得了,在铁路上来回走上几趟,看看泛青的麦田,眺望远处的村庄,这些再平凡不过的景物,好像能把我和这个世界隔离开来,让心灵得到彻底的放松和休憩。不得不承认,我爱走在铁路上的感觉,也享受从走向铁路到从铁路返回的过程。

生而为人,都是有缺憾的吧,就像对门那位奶奶的离去,于我来说,就像少了什么,至于到底少了什么,又说不明白,道不清楚。许是因为我和她的孙子年龄相仿,这位年近九旬的老奶奶每次见我回家都是欢喜的,常常是动作夸张地和我打着招呼,那份欢喜在动作、声音、眼神里四处奔跑,给了我特别的抚慰。就如王阳明所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想想虽从老奶奶那里窃取了重视,但也同样回馈老奶奶于欢喜,内心还是暗自喜悦的。

从铁路向西行走,是可以抵达矿上的原煤装载点的,不过需要经过一个有人看护的铁门。过去,矿上红火时,铁门都是敞开的,等待装车的火车皮在这段铁路上排得满满的,经过时,照例要被盘问一番,但只要讲清缘由,还是可以通行的。而今,这处通往矿上的门户已被上锁的栅栏门完全封闭,要想故地重游,只有从旁边的小路绕过去了。

来到矿门口,已是薄暮时分,本以为会被门卫人员盘问一番,谁知就那么用眼神交流一下就被放行了。许是都明白有些东西是要常常拂拭才能保持本真的,就像我这样,毫无迹象毫无目的来了。或者是前来凭吊一段往事缅怀一段年轮的过往,就像一位朋友在朋友圈发送的视频,推开的门里,只剩残桌弃凳,分流时的慌张表情都藏在了地下凌乱的纸中。

矿上的公开栏由玻璃防护,保存还很完整,只是里边的内容斜着肩、蜷着腿,再也没人帮她矫正。四楼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黑着灯,但总觉着里边还有人在忙碌着,一会在文件柜里拿个资料,一会坐在桌前盯着电脑……那是留下的我吗?我很想冲进办公楼,爬上四楼一探究竟,但终究还是在一把铁锁面前却步了。况且,就算没有这把铁锁,我是否有勇气冲入这片黑暗,还要打上个问号。如果真的和过去的自己撞个满怀,我又如何面对呢?说“你好”不妥,说“你还在啊”也不妥,还是这样,各自安好,最为稳妥吧!

2018,走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不平凡的事。就像走在去往铁路的路上,塌陷湖边那些鱼的尸骨,就记录着2018那场百年不遇的暴雨。所谓看海,在没有海的地方来到有海的地方是一种心情,如果家中和路上都成“海”了,恐怕这只是一味无奈的调侃吧!我的确是有过闭上眼睛,把一方鱼塘当成海的经历的,从田野上呼啸而过的风掠过我的耳边,就当成海风了,因风而相互撞击的水波,进入耳朵,也当成海浪了。不知这种感觉是不是可以称为傻,但我知道讲出去是要被人笑话的,笑话我是那只坐在井底的蛙,没见过天的广大,自然也不知道海的辽阔!

那条矿区附近的铁路,我走了无数回,每次走时,心情都会莫名激动,当站在铁路时,心一下子宁静了,这就是我要的感觉!下次回家,我还要去走一走,不为别的,就为在这里,可以安放我的灵魂,可以让我思考,然后担负起生而为人的一些责任!□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