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扎尕那,听水磨经轮的永恒念诵

2020-4-3 7:46: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吕敏纳

天空的第一道彩霞,映照着迭部,将万道圣光,洒向这座由山神涅甘达娃在群山层叠中用大拇指摁开的一块宽阔之地。白龙江就在它身旁,闲散地流淌。

我知道,此生有一次去过扎尕那的人,定是幸运而幸福的!

冥冥之中,一定是神性的石头做了指点和引领,把即将发生的擦肩和错过修改为生命中的一次偶遇。扎尕那,成为我在最美季节里邂逅的一场华美意外。

扎尕那,藏语意思为“石匣子”“石头城”,在藏区,人们认定每座山都是神灵的居所,每一块石头都有生命的灵性。涅甘达娃在摁开迭部时的山崩石倾中,定是被扎尕那的奇美所陶醉,就在距离县城28公里之外的莽莽群山中,保留了一座石头城作为自己的居所,在那里安放灵魂。

去看石头,在布满神迹的扎尕那;去找寻神灵的影子,在风马旗装点七月的风的唱诵里;去和一双安静清澈的眼睛对视,让心灵舒展成一面布满小黄花的草甸;去听水磨经轮在如雪的白浪里吱扭,永恒的诵经声穿越石头的前世今生。

沿着洮跌古道南北走向的十里峡谷,车穿行在高耸直立的崖壁夹缝间的谷底,忽然两扇百米高的岩壁犹如巨大的城门呈现在眼前,仰头欷歔间,想象这两扇天然石门所保卫的城内的宫殿里,安放着多少神秘和安宁。

左弯右拐,不觉间进入石门。自然界的巨幅画卷瞬间在面前舒展,耸立的山峰群落,青灰的岩石骨架泛着白光,起伏连绵的曲线给天空划出一道道冷峻的波浪。峰回路转,层次分明的不同景象渐次展开。一片干净清亮的阳光将西南面的山包裹在臂弯,从山腰开始,蓊郁葱茏的森林给裸露的山岩穿上一条裙子,严严实实盖住了山的筋骨,山体也变得柔和了许多,距离被拉近了不少,山似乎降落在人间成了可以靠近可以触摸的山,石头呢,素描一般继续在接近天空的高处站立。桑烟缭绕在树木的上空,苍劲挺拔的古柏,绿荫如盖的古杨,诗意婆娑的白桦,刚正笔直的古松,浓密茂盛的杉木,是盛夏在扎尕那浓墨重彩的绿意点染和石灰岩的山顶一起成了一个巨型的盆景。

顺山势往下,一片开阔的草场,牛羊散落其间,山花烂漫争奇斗艳,山风送爽,绿波荡漾,沁人心脾草味花香。诗意包围的缓坡上,东哇藏族村寨的榻板屋温柔的木质骨架支撑起信仰升腾的天空,密密匝匝散布在古朴神秘的拉桑寺周围,鳞次栉比,错落安放着安多藏族民众的无忧生活。屋顶的经幡一直在风里飘飘荡荡,诵经声穿透石头的胸膛。

蕨麻猪崽玲珑小巧的身体泛着油亮的光,奔跑在草肥叶嫩的小径上。目光悠远的老阿妈,身着厚重的藏袍,背着一筐木柴棒,旁若无人不急不忙地走向家的方向,把盛夏午后的时光拉得很长很长;身后的孩子,紫红的圆脸,黑白分明的眼睛投射出无垢直白的光,他打量着一个个天外来客一般花花绿绿的游人。

村边的潺潺溪流,顺着北面陡峭的山势奔流而下,清澈透底的淙淙浪花,如雪,如玉,如云,如絮,剔透晶莹,飘忽变幻,浮光飞溅。泠泠之音如欢歌,叮咚之声似笑语。循着美好缥缈的水声,在河谷里踩一片洁白,踏浪逆流,忽有一道清净微妙的梵音仿佛自天际而来,巨如雷细如丝,清澈远播,闻而快乐。抬头间看到,一座座小木屋盛放着金光闪耀的经筒水车,沿溪水流淌的姿势横卧在急流之上,山体变换,流水蜿蜒,错落有致的木屋经筒下,澄亮的山溪水伸出修长柔软的手指拨动水磨轴轮。石头矗立成山,滴水汇聚成河,山有多高,水有多长,只要山在,就有水流,流水不歇,经轮便转动不息,诵经声就一直响彻扎尕那布满神迹的大地。

在扎尕那溪流的经轮声中,尘世越来越远,时光累了,在此歇脚,听这高耸入云的石头讲故事,听与世无争的流水诵经,看天高云淡,孤鹰滑翔,看草甸上一朵花绽放。暂时抛却喧嚷繁华,让内心得片刻虔诚与安闲。□

作者简介:吕敏讷,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首届自然资源系统作家研修班学员。散文作品见于《大地文学》《鹿鸣》《延河》《东渡》《岁月》《飞天》《散文选刊》《海外文摘》等。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