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5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城市的活力,藏在曼妙的夜色里

2020-6-11 9:04:0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陈华文

武汉南北交汇,是大江大湖之城,加上荆楚文化“不服周”的历史传统,使得这座城市的性格既柔顺又强悍,这里有的是包容和热情。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武汉三镇的夜市停摆长达半年之久,可如今按下了“重启键”。武汉和北上广深等城市相比,有自身的城市气质,简而言之,就是人间的烟火气。以时尚购物为亮点的江汉路、以批发服装闻名于世的汉正街、以宵夜遐迩的吉庆街、以“过早”为特色户部巷,还有无数的街道车水马龙,已经焕发蓬勃生机。

武汉回来了!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夜市和地摊经济回到了我们的视线。江汉路附近的夜市固然是城市的身份和名片,其他的一些街道也是毫不逊色的。周末,我在小区附近的鲁磨路,逛了一下久违的夜市。

疫情发生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夜晚来到鲁磨路上。虽然这条街上的店铺我都熟悉,但是一百多天后,我再次到来,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若不是人们戴着口罩,我都忘记这座城市,曾经历经一场劫难。街上的超市、面馆、火锅店、小吃店、烧烤店、水果店、面包店应接不暇。这些店铺边上,则是一溜子的地摊,售卖的东西让人眼花缭乱。

令我不解的是,以高校师生云集著称的这条街,按理说还不会出现密集的人流,毕竟大学生还未返校。而呈现在我眼前的,依然是那么多的男女老少。在一个卖服饰的地摊上,穿着吊带裙的年轻女卖主,她涂着大红的口红,露着大长腿,一看就是那种时髦女子。她用地道的武汉话,泼辣地叫卖五颜六色的裙子。一位太婆将裙子一件一件地拿在手上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旁边的孙子很不耐烦地扯着太婆的衣角。婆婆哄孙子:“你莫吵,等哈子我给你买臭干子吃。”这时孙子消停下来,岂料又在地摊上索性打了个滚。这一时把卖主逗乐了,她哈哈大笑:“你这个小兄娃,真的是蛮俏皮呢。”

太婆由于过于肥胖,挑不到合体的裙子,只好买了两元钱一双的袜子扫码付账。她牵着小孙子没走两步远,一个穿着保洁服的中年嫂子,满头大汗,拿着裙子在脏兮兮的衣服上比试,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镜子,看着自己的脸,然后用手顺一下头发。此时,卖主没搭话,头也不抬地看着手机。随后,两个女人为了几元钱,大声地讨价还价。路人也不瞟一眼,因为这在地摊边司空见惯。

这条街上的宵夜,在周围有些名气。夏季的夜晚,正是吃小龙虾、吃烤串、喝啤酒、吹牛皮的良辰。我看到一家一家的烧烤店和大排档,在街边摆着桌椅,男女食客们惬意得很,有的用手掰着小龙虾,有的咬着大虾球蹦蹦作响、有的甩着胳膊使劲吃肉串。

有四个中年男食客,光着膀子吃着虾肉,满嘴都是油,也许是虾肉太辣,赶紧大口喝冰镇扎啤,很是豪爽。其中一个光头食客,额头上的汗滴落在凸起的肚子上。右手抓着热乎乎的小龙虾,左手握着手机忙着微信视频,他辣呵呵地说道:“伙计,我们半年都没有出来宵个夜,你赶紧出来一起吃。”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机摄像头对着餐桌上的佳肴。

银白色的节能路灯下,夜市上的一切看得很清楚。这里的各种小吃摊真不少。有小孩排队买凉粉喝,还有皮肤白皙的美女,边走边吃黑乎乎的臭干子。说实在的,武汉大街小巷的吃食不但品种多、味道好,价格也不贵。我也是嘴馋,买了十串香喷喷的土豆片,慢慢吃、往回走。

曾几何时,我们生活的城市,为了街道的整洁美观,对夜市和地摊经济进行“一刀切”。如今,历经疫情大考之后,我们开始反思原来的城市治理模式。这样的夜市、这样的人间烟火,要一分为二地看待。一方面,夜市和地摊经济,对城市综合治理具有潜在压力。另一方面,喧嚣的夜市和地摊经济,解决了一些人的就业囧况,也许一个烤串小摊,维系着一个家庭的吃喝拉撒。

当然,对于夜市也好、地摊经济也罢,显然不是任其发展,要对症下药进行治理。在法律法规框架下,在城市环境承载力范围内、在不影响交通和不搅乱市民正常作息的基础之上,做好垃圾处置、文明消费、强化市场监管等,夜市和地摊经济,不仅方便市民的生活,还有助于城市走向全面复苏。一座城市的活力,往往藏在曼妙的夜色里。□

作者简介:陈华文,博士、副编审,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目前任职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近年发表文学评论、随笔、论文若干,著有《大地文心》《最是书香》《家国书事》《书山问道》《山河气韵》等。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