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废弃地上“破茧化蝶”

2020-9-10 7:56:1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世奇

提到“废弃”,人们的印象常常是破败的、凌乱的、荒凉的,有一些感概,有一点惋惜。如圆明园遗址、楼兰古国、吴哥遗址、罗马斗兽场等,都承载过历史的辉煌,现代人们对它们的任何一点“修缮”,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救的亵渎与破坏,也许任它守旧如旧才是最好的尊重和传承。至于普通的废弃矿山、厂房,像无人收拾的遗骸,“撂荒”的原因多是出于再无利用价值,或者重新启用面临的经济考量。如若超越经济利益考量的,那必是追求生态环境美的理念。

去年,我跟随“大昌杯·节约集约利用资源、共建昌邑美好家园”采风团,来山东昌邑采风,领略了昌邑秀美的风姿,更为昌邑废弃地上培植出来的时尚元素所折服。

当走进AAA级博陆山风景区时,着实让我们“失望”,眼前被称为博陆山的地方,根本不能称之为山,甚至称不上丘陵和山包,有人调侃这海拔88.48米的昌邑最高峰,只比珠穆朗玛峰多了一个小数点。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里不仅是汉朝博陆侯霍光的封地、商周文化遗址,还是许世友将军指挥胶河战役山阳阻击战的主战场。硝烟散去,尽显祥和之美。昔日的防空洞如今变成了山阳战役纪念馆;2500亩梨园漫山遍野,数百上千年的古梨树千姿百态,绿叶虬枝间挂着硕大的茌梨、马蹄黄、谢花甜,大的足有一公斤重,或甜香浓郁,或汁多清冽,成就了“山阳大梨”的地理标志产品品牌,被称为“镇山之宝”的“千年梨王”,树上的梨子更是珍贵到论个卖。

博陆山最大的变化还是生态环境的改善。开采了40多年的石英矿被村里主动关停,引水上山、修路、植树、平坡、造景,水流从山顶贴着巨石奔腾而下,“红石飞瀑”经过阶梯变缓,进入矿坑改建的红峡湖,飞云阁的倒影拍打着清澈的水面;不远处的牡丹园、玫瑰园早已过了花容绽放的季节,但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花盛时的美艳和熙熙攘攘的游客;二月兰嫩绿的幼苗,像一群丑小鸭散布在草丛中,静待来年春天绽放成蓝紫色的精灵;荷花、荷叶、蒲苇、垂柳,氤氲了荷塘周围不小的清凉气场。从山下到潍河,铺绿如毯,没人相信,这里曾白石粉尘笼罩如雾。如今的潍河东岸山水相依,花树相伴,梨花水镇,地上仙境。

博陆山风景区一览

沿河堤北上5公里,到达青山秀水风景区。这里也曾是一个废弃的采石场,整理绿化后建成了植物园、动物园、百鸟园、儿童游乐场。竹海漫步,耳畔生风,仿佛游荡在江南的山野。到动物园参观,必须沿着一个缓坡走到石坑的底部。“目中无人”的猛虎雄狮慵懒地低头踱步,器宇轩昂的长颈鹿把辖区当做了T型舞台,斑马一直炫耀着穿了几辈子的黑白杠衬衫,只有新来的狐尾猴懂得扬长避短,高高竖起问号似的长尾……俨然把一个矿坑,浓缩成了大型动物们生活的“群山”。鸟类的乐园是矿坑上面罩了一个半圆形的铁丝网顶棚,坑内高低不等的支架造就了鸟儿梦中的“层林”,孔雀、红馥山鸡、鸽子各有领地,也有欢聚的“广场”,饲养员一声呼唤,一把玉米粒撒出,空中、地上挤满了争先恐后的会餐者,食相都不优雅。唯独与世无争的鸳鸯游曳在低洼处的水塘里秀恩爱,旁若无人。

正如一位朋友在采风笔记中感叹说,“文似看山不喜平”,废弃矿山的修复不一定都要费力去高补低、填平铲平,与旅游开发结合起来,因地势不同巧妙利用,更是一种全新的思维。

文化产业的采风选择了城北10公里的柳疃,不仅因为柳疃“是一个把天上云霞织成丝绸的地方,一个看见海浪听见涛声的地方”,更是受到“丝路绸语文化创意园”的诱惑。柳疃与丝绸结缘,源于康熙时代的昌邑籍官员姜士桢(被赐姓李),他曾担任苏州制造,把江南的植桑养蚕织绸技术传回家乡;更因为与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同朝为官,把一个女儿许配给曹寅,也就是曹雪芹的祖母。据专家考证,《红楼梦》中的一些饭食、服饰、礼仪、方言都与昌邑有关,这也为昌邑柳疃丝绸披上了一层文化色彩,昌邑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

“丝路绸语”一定是继承了苏州吴侬细语的基因。一面砖墙被涂上了七彩的颜色,一个“飞天”的形象张开双臂,将要飞出墙面,身后飘逸的丝带仿佛有微风吹过,大家猜测,这可能是柳疃丝绸的象征,正如博陆山上高贵典雅的梨花仙子雕塑一样,背靠千亩梨园。在接下来参观“半屋伴读”的时候,领队介绍说,名曰“半屋”,是因为室内地面设计得比室外地平面低一些,纺纱织绸就可以减少噪音,不扰四邻,冬天还可以保暖,显示了建造者的善良和智慧。如今的“半屋”已被改造成图书室,希望有人来相伴读书,寓意浪漫而温暖。那个称为“时光记忆”的电影院,摆满了上个世纪能找到的电影胶片、录像带、录音带和光盘,我们进门时,周璇的歌声、张润发的领夹、赵雅芝的酒窝正在回放,作家们忙不迭地走向自己的“年代专区”,从眼前的介质通道去寻找心灵记忆中的那个年代和“我”。

丝绸博物馆是柳疃的骄傲。从纺纱织绸的老织机器具,到丝绸销售用的票据、账簿,到海上丝绸之路的地图,到昌邑人背着包袱下南洋的历史图片和影视资料,像一位老祖母在讲述柳疃版的《百年孤独》。

博陆山景区、青山秀水风景区、丝路绸语文化创意园都是循着时代的步伐,从远古走来,从“废弃”和“死亡”中走来,破茧化蝶,昌邑人点播的梦想的种子,正孕育着创意无限。□

(作者单位:山东省昌邑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