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0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致那片最美的叶子

2021-2-5 8:23:35 来源:中国矿业报

编者按

新年将至,春韵愈发浓烈。本报与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共同组织了“生态诗歌”专刊,以飨读者。

敕勒川之秋

□ 胡红拴

沿天际线,裁剪

苍穹的锦缎

玉带素袍,还有

阴山做成的领袖

马头琴悠扬

阳光的丝线

织出了秋的阑珊

微醺的醉意

让深深的秋景

抓牢心头

行大运河

□ 育邦

借助风与水,我们

从南方向北方运送

狮子,与犀牛角。

当然,也运送

阳光,沉默的盐,

以及不断消逝的雪花。

黑暗从未驻足,

在河面上行走千年。

从清河县码头到武松墓前。

他从绸缎下,拿起

那本尚未完成的小说。

写下欲望,迷楼……

琼花如昙花般的幻灭。

帝国的血脉,闭合之环。

升起烟霞与雾霾。

他走出船舱,饮下

最后一杯烈酒。

写意,或一首短歌

□ 华海

凤凰木,在风中飞

绿叶的羽毛,抖开红绸子

乌龟比野兔笨

蜗牛跟在兔子后面

春天的丛林,让一只猴面鹰

在此安居,别无他求

道长的罗盘失灵,所有方向

都是一个方向,空山即心灵

蘑菇的耳朵,聆听时间

泉水的喉咙,吟唱寂静

你走出洞观,放生一个冬天

和一只笼子里受伤的兽

是眼泪的慈悲

野菊花打开收藏的光

比金子珍贵的光,随意撒开

苔藓点点,铺晾在石板上

焦虑的花籽被风吹开

做跳伞状飘落,在泥土里获救

在彼此目光里安居,山岗上

大榕树随风展开双臂……

稻城亚丁

□ 王国良

空中,一轮圆月轮转

碎金片片,波光流霞

珍珠湖依恋着情人似的夕阳

姑娘濯着秀发,归去得迟

马儿迍迍地行,撩袍泽衣

小伙儿的心尖上露珠在滴

掬抔春阳,是圣洁的“密洛陀”

于莽苍林海,于草甸

撒播上雪山的灵辉

含羞草简史

□ 臧棣

在它周围,野兽的出没

可以忽略不计;包括人

究竟能感到多少原始的恐惧

也已淹没在践踏的混淆中;

越轻盈的,越难判断;

而世界,还剩下多少

值得信赖的角落

仿佛和你遭遇它的次数有关;

遵循同样的视角,暴力的根源

仿佛也同我们对它的无知有关;

如果它想用最直观的东西

来安慰你,那一定涉及

深奥的反面比朴素还朴素——

豆科植物的直根性,可是

连刚和霹雳亲过嘴的雨神都惹不起呢。

更别提,只要轻轻一碰,

奇妙的压力便会主动构成一种传递,

它碧绿的羽叶会当着你的面,

毫不客气地,将生命的羞涩

作为一种单独的礼物,强加于你。

你必须保证从此以后

你会格外反省我们是否辜负过

生命的敏感。说到就要做到,

至少每一次闭合,它都干得很漂亮,

反应迅捷的像是一点也没拿你当外人。

垃圾山

□ 粥样

这次,看到的还是垃圾山

但是,是分类垃圾山

看得心生愉悦,看到里面

生长童话故事、惊险小说

看到神话史诗、战争和平

山上生长一个新世界

谁也不当国王。响亮铿锵

方正结实,智慧美丽

循环的慈恩,造山的人

在我眼前形象英挺

如同用垃圾

再造星球的倩影

剥开露珠见三明

□ 林忠成

清晨 天刚透亮

一只斑头鸺鹠啄破露珠包裹的三明

该醒啦 亲爱的主人

今天你要驾哪辆马车

到哪座森林采蘑菇?

龙栖山有竹筒狸等几十种保护动物

仙人谷国家森林公园有522种珍稀植物

有白鹇、猕猴、穿山甲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它们会联合起来偷走你篮子里的蘑菇

拆掉马车轮子

让你回不了家

把全家搬入森林才好呢

三明说 我早已把整个城市搬入森林啦

不然我为什么称为“中国绿都”

在龙高山涧行走

□ 陈计会

水芋和凤尾草装饰的涧水

清冽、澄澈,无意间泄露

山的秘密:乱石纵横

苔藓爬满古老的心事

跳跃的脚步,穿越

一涧危险的名词,追溯流水

未抵达源头那口清泉

之前,一双足

已尝遍世间的滋味

金丝湾即吟

□ 卢辉

整座大佑山都是我的,我吻她

我就是金丝湾

挂上一滴,看着树苗长大

这个早晨,雾很新鲜

鸟是过渡时期的

故交,我在树皮上面

有个记号

这么多山的随从,我就爱影子

秋的影,水的影

崖壁、青藤、苔藓、枝条

时间的影

一年又一年,我顺着影子攀爬

比枝条更高的果子

比诗歌更远的

金丝湾

库布齐沙漠抒情

□ 陵少

是一匹骆驼,把我们带进

库布齐。沿着沙蒿的

足迹,我们听见了

杨树林里的鸟鸣

新垦出来的绿茵

一步步逼近。倒车镜里

我们和流沙一起后退……

突然,有人在屏幕里

看到了白鹭,有人听到了

螃蟹撕破白云的声音

一条大河在这里停顿

“这就是从22公里闸处

修建的分凌引水渠。”

流到这里,它走了38.5公里

捧着潮湿的泥土

你仿佛听到库布齐沙漠里

几代人的哭泣

他们的泪水,一望无际

就像被芦苇白发覆盖着的

湿地

乡间小路

□ 庄晓明

一棵树,一棵草,无论如何衰败

总不会有猥琐的气质

纯朴的大自然

映衬着许多人类的不配

小路在前方弯曲,隐没

又跃上土丘,随和着人的心境

无边的麦浪,微风中

起伏着还乡人的愉悦

有一处居所,水青色的砖瓦与记忆

静默于田野的某个距离

小路神秘而没有尽头

每一棵树,每一棵草,都摇曳着故人的亲切

小路没有尽头,我只能赶其中一程

我们的躯体,已不适霜露下的睡眠

我读着一本展开的书,没有一扇窗户

能明亮过草叶上的光线

最好看的叶子

□ 于贵锋

夜幕降临,万物暗了下来

突然觉得可以肯定

今天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

悬铃木的叶子是雁滩公园

最好看的叶子。准确些说

是在公园和湖水的南边

老干部活动中心东侧

几棵火炬树向右

一小片竹林的西边,步道北

两棵垂柳中间,——两棵

悬铃木的叶子,在半空,

阳光照着,宽大,安静,

黄中带绿且有隐约的红色

美和明亮更清晰,更真实

比起低处的微暗,天空的蓝

云的白,荷叶枯黄,水波纹

雨中遇惊蛰

□ 黄礼孩

晨钟带着深夜的雨徐徐到来

它的谜比得上打盹的梦

湿的黑树枝长出庞德的花瓣

被理解的民歌缺一个音符

惊蛰日,自然之门费力缓缓敞开

草木鱼虫的起伏声,爆裂的力

从遗忘处蔓向即兴闪耀的事物

那个度量的人,如果得以往复

光变换角度,扩大了春的词汇

他要阻住灵巧的舌头

不轻易说出水东流

留意水中树枝的倒影吧

鸟,信赖飞翔时的轻,而不是停栖

一尾鱼第二次绽放,它的兴奋

让浪花颤动

在罗江大井村

□ 成路

蜀地的秋阳里,适宜散步

适宜寻访,适宜让身体上

沾满疲倦的诗人,坐在

闲置很久的石槽上,如同

刚生长的植物,如同

槽里春天萌生的窄叶棕竹

仅为摇摆,无所事事地摇摆

三步之远的老妇人,仰头

似盛接天蓝,似把脸上纹壑里

溢出的微笑传给谁。还有

两枚核桃,还有一副旧门闩

传给谁,他乡的疲倦身体

固执地缩在“贵妃枣”核里

享受着传递中的温热

雨中游上林湖

□ 安琪

从江南山水中走出的湖

都有一个古典的名字,江南的雨

敲打着江南的湖

湖名上林,有越窑产于此

启程于此,去往东南亚

去往黑非洲。瓷有秘色

秘色是言语难以抵达的颜色

慈溪的颜色

你只要到慈溪,像我

你只要像我一样到慈溪,就能在

蒙蒙细雨的轻声呼唤下见到一枚

沉睡千年的珍藏——

是的,它一直珍藏在

你心灵的某一处

宜兴竹海

□ 野松

方圆万亩的华东第一竹海还没到临

远远就有花香扑来。循记忆的小径

走近镜湖,秋风吹皱了一泓碧绿澄澈

不见裙裾飘飞,青春靓丽的倒影

唯掬一捧濯洗男儿的忧愁

挥一挥手,告别湖中的云彩

走进绿色海洋,潜入天然氧吧

让心肺拼命吸纳清新的负离子

吐出不应存于肉体与灵魂的浑浊

我已远足三千里,此时仍背负沉重行囊向上攀爬

气喘吁吁的时候就歇歇脚,仰视一下那些挺拔的腰杆

让热汗自微躯飘逸成海中的浪花,我爱你的高呼

在海中回荡,竟有你娇柔的回应

阳光照媚了正在洗沐的玉女。驻足苏南之巅

俯瞰连绵的山脉,绿浪起伏的大海

和苍茫大地,一种气概再次萌生

到了山脚,我却用长焦镜头

对准花草盛开的嫣然,蝴蝶翩飞的悠闲

静听岁月的波涛轻拍我的心岸

心境,或一棵红柳

□ 王若冰

我不准备将你带回家

那么辽阔的天空

那么多沙粒

都是你的

那么多寂寞和孤独

也是你的

我不准备让你放弃这

干渴和寒冷的生活

那么多细碎的叶片

留住了一缕清风

留住了那么多

鲜血一般殷红

燃烧的颜色

如果你留在了这里

就会有春天到来

我迷失了方向的心

就会被一个黑点

一丛由绿变红的颜色

留在空旷的大地之上

留在一望无尽的沙漠深处

今世的桃月

□ 杨梓

冬至河唱着童谣,你在河边梳着长发

一轮红月亮,讲述着一个部族的变迁史

雨在赶路,东南风带来大海的味道

祭扫祖坟,孩子们紧闭嘴巴跟着磕头

桃花坡上,十万个酒窝一起闪光

满脸粉红,十万个铃铛挑逗八荒

踏青的男人,风筝飞向水库一方

俯首花丛的女人,做着蝴蝶的梦

雨水生出五谷。云朵吉祥百花如意

丁香君临,浓烈的芳香霸占肺腑

连同所有的花香,我的匆匆行色

今生来世,千年风云万里星空都是你

一只鹰的掠过

□ 刘将成

风,沿着大渡河流淌的方向

吹,吹开一座山的伤口

有人在伤口上

打钻,往钻眼里放钢筋

在丹巴,给一座山疗伤

需要怎样的胆量和手艺

在我仰望的片刻

一只鹰,从一顶

红色的安全帽上掠过

黄南夏拉草原

□ 章治萍

此时,新的牛羊正朝我走来

不管我是否准备了足够的粮草

在分辨清彼此的魅力之前,我不会

把你当成是我撒娇的温床

这是天性吗?仿佛所有我认得的花卉

都在我离开时绽放。我承认我认识的局限性

在你辽阔的胸怀中,我竟然手足无措

不知站于何处,不知望向何方

此地,没有突如其来的高崖或者低谷

却能听到黄河咆哮之前蜿蜒的前奏

以及浪漫到无我之境的猛然一抱

松开,已然是难舍难离的家乡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