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温州两章

2021-3-23 7:16: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江江

楠溪江

远山,寂静无边。

楠溪江上,艄公在卖力地摇着船橹,溪水打湿了他脚上的草鞋。我们坐在蚱蜢舟上,静静地看着楠溪江两边的风光。

楠溪江因为夹岸生长着许多名贵的楠木而得名。现在的楠溪江的山间,依旧能见到楠木。楠溪江位于温州永嘉县,这里是古东瓯之地,于晋置永嘉郡,以其水长而美。唐改名温州,因为这里的天气温热。这里群山环绕,外面通向大海。层峦叠嶂,群壑万山,遍地是生香的草木,以及空灵的飞鸟游物。无处不透露着一种中国古典之美。

想起年少时读书,闻余杭有人,在船上置一小窗,然后顺江而下旅行。这样便可以移步换景,透过小窗随处都是一副山水画。在楠溪江上面,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楠溪江的水中有不少深潭,水越深的地方,江水的颜色就越呈墨绿色,墨绿色江水加上挺拔的群山环绕,像极一幅极其淡雅的水墨画。两边的风景会让自己想起许多往事,间或与人纵谈古今,神思激越。

借问同舟客,何时到永嘉。这是艄公衣服背后印制的诗句,诗句的作者则是中国古代山水诗的开山鼻祖谢灵运。

谢灵运就是在楠溪江写下了中国最早的山水诗,并在古代形成了山水诗这个流派,这个诗派一直影响了唐宋元明清几代诗人。谢灵运在永嘉只呆了短短的两年,但他留存于世的山水诗作,共有40余首,而其中却有20篇是写楠溪江的。

楠溪江还是一个世界地质公园,它东临雁荡,西接缙云,有着数十处大小滩林,平坦和缓,逶迤漫长,多层次和变化。

没有了电力发动,小船就这样随波而下。水声潺湲,水鸟远飞。这个时候的我们也不再匆忙。我把手伸入水中,任一江之水,洗涤尘世之心。

江水似乎要流到天边,而我则想在这样的风景中寄了余生。

江心屿

这一次,船程不久,我们就到了江心屿。

江心屿位于温州市区北面瓯江之中,呈东西走势。南朝宋初郡守谢灵运曾登上孤屿,写下“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名句。江心屿遍布殿堂亭榭,甚富古迹,且古木葱茏,风景秀幽,一直有“瓯江蓬莱”之称。

一登上江心屿,我就发现岛上都是高大的榕树。榕树是温州的市树,它冠大干粗,枝叶繁茂,四季常青。老枝干上的气根下垂,细者悬空飘曳,粗者落地生根,形似支柱,妙趣横生,耐人寻味。既能在水边或平地上霸踞一方,又能在悬崖峭壁或石灰岩上挺立招展,在酸雾弥漫的环境中也能正常生长,还有着吸氯抗二氧化硫的特性。而散布于市区庭院、街头、桥头、江河路旁的61株古榕树,已福荫数代百姓,为温州良好的生态环境作出了贡献。

尤其是江心屿东塔顶的一株榕树,枝叶蓬勃丛生,覆盖塔尖,气根悬垂塔内,成为奇景。东塔始建于唐咸通十年,直上塔顶,可俯瞰瓯江澎湃,饱览风光旖旎的鹿城全貌。这株榕树已经自然生长100多年,全年常绿,也像东塔一般巍峨雄伟,像一座饱经风霜、历尽沧桑的历史丰碑矗立在东峰之巅。

远远望去,碧水蓝天,全身披绿的山峰托着砖红色宝塔。塔刹直入云端,蔚为壮观。就近处,江风吹动42个檐角的铜风铃送声,四周枝头飞禽脆鸣,交响成趣。塔每层每面均有小佛龛,内置石雕佛像,造型精致,神态自然。

临走时,寺庙响起晚钟。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江水上面,榕树下坐着三三两两的人。这个时候万木扶疏,幽静的情景引发了人们无限的遐思。

钟鸣何处寺,日落满溪船。

(作者简介:王江江,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生态文化研究者)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