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听,这首井下的“青春舞曲”

——记冀中能源峰峰集团辛安矿防治水科青年科技攻关小组

2014-4-23 14:42:18 作者:黄 宏

他们从国家重点院校走来,是骄子却没有娇气,是“白领”却奋战在矿井防治水一线。

他们是“80后”、“90后”,有着钢铁般的意志、累不跨的身躯、无怨无悔的精神,用青春和汗水浇筑着奋进的阶梯,向美丽梦想一步步迈进。他们就是冀中能源峰峰集团辛安矿防治水科青年科技攻关小组的大学生们。

对得起“大学生”称号

“给我来5份炒米饭,打包带走!”2013年9月中旬的一天,辛安矿餐厅里一位斯文小伙子一次打5份饭的举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原来,他就是辛安矿防治水科青年科技小组成员赵旭。

自2008年以来,张凯、李莹、刘国仓、王晓方、屈皓、卫皓皓、赵旭等先后分3批来到辛安矿防治水科工作。面对繁重的防治水任务,这些刚跨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们暗下决心:一定要对得起“大学生”的称号,不仅要尽快将学到的理论知识应用于实际工作,还要以高度负责的精神严格把好质量关和安全关。

他们不懂就问,不会就学,每天的工作除了下井跟班解决问题、验收钻探进尺之外,就是井上值班、绘制图纸。宿舍、办公室、井下打钻现场的“三点一线”就是他们的全部生活。有时忙得走不开,他们就安排一个“打饭代表”,边吃边研究探讨施工方案。

安全生产是大事,如何坚持原则考验着他们的职业操守。一次,钻探工作和生产任务发生了冲突,形势相当紧张。但卫皓皓想:“逢掘必探”的安全原则必须坚守。卫皓皓坚持要把这个钻孔打完,伴随着“嗡嗡”的钻鸣声,很快钻到了设计深度,生产职工也准备就绪,只等钻探停工即可开工。这时,刚拔出钻头,“哗”的一声,一股裹挟着煤块的水柱涌了出来,一下子把在场的职工吓傻了!经后续探查,当时此处积水5万余立方米。由此,他们成功消除了一次重大隐患。

2013年至今,他们历时400多个昼夜,设计防治水方案126份,钻探进尺28000余米,注入水泥11500余吨,完成了112121工作面导水构造地段的治理和下伏含水层的改造,为辛安矿安全稳定生产奠定了坚实基础。

坚持“不验收,不升井”

防探水工作的“前瞻性”决定了防治水工作必须超前布置、超前施工,才能减少对矿井生产的影响。

112121工作面是辛安矿重点地区,该区顶底板破碎,存在导水构造,水文地质条件极其复杂,打钻治理任务十分紧迫。艰苦的环境、高强度的工作及地质条件的不确定性导致了钻探进度极不稳定。为此,年轻的大学生们轮流到现场跟班,及时解决疑难问题,保证了钻探效率和钻探质量。

2013年9月的一天,王晓方和刘国仓在112121工作面现场跟班时,扫孔出现故障,影响钻探1个小时。由于临近下班,部分职工产生了松懈情绪。两位跟班技术员看出了端倪,随即做起了思想工作:“咱们钻探任务这么紧张,如果每班都少钻1米,矿上的整体工作就要向后推!咱们还是加把劲,尽量把工作向前赶!”随后,他俩和职工一起干了起来,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共同努力,最终超额完成了当班钻探进尺任务。

现场监督施工质量是他们的职责。青年科技攻关小组成员坚持与职工同上同下,直到当班进尺验收合格才升井,其中最长一次跟班时间达16个小时之久。每当问起这些,主管技术员张凯总是说:“不验收,我们坚决不升井。只有这样,才能保质保量完成钻探进尺,才能为后续采掘打好基础。”

也曾彷偟过

岁月如歌,青春几何。他们何尝不想神采飞扬、对酒当歌!

从大学踏入矿山,从教室步入井下,当笔者问起这些大学生参加工作的感受时,他们的心中五味杂陈。年仅24岁的赵旭说:“现在,每当拿起大学时的照片和现在的照片对比看,心里总感觉酸酸的,原以为大学毕业后会从事轻松优越的管理工作,但却入井到了一线,常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

毕业于山东科技大学的李莹,家庭条件不错。2013年,112121工作面钻探治理任务接踵而来,他也因此忙得不可开交。每当他与远在山东的父母通电话时总是说:“忙过这段时间就回家!”可这话一说就是9个多月,直到112121工作面治水成功,他才回家看望父母。

卫皓皓的女友不远千里从南方来矿探望,本想多住些时间,可卫皓皓没日没夜忙碌,根本没有时间陪她。为不耽误卫皓皓的工作,他的女友仅住了3天就辞别了。看着恋恋不舍的女朋友踏上返乡的归程,卫皓皓的内心感到无比愧疚。

2013年中秋节,忙碌了大半天的青年科技攻关小组,买来水果、月饼等准备好好庆贺一下。谁知,他们刚下班回到宿舍,电话便骤然响起,原来是井下出现了涌水。很快,他们赶到办公室,随即兵分三路,一组到辛安风井观测孔进行观测,一组深入井下现场,一组在办公室收集信息、分析资料,6个多小时后终于查明了情况,并进行了妥善处理。当他们走出办公室时,已是皓月当空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每当回想起这些,他们心中总有无限感慨、无限惆怅,他们的思想也曾动摇过、彷偟过。可每当看到滚滚而出的乌金,他们的心中总会涌荡起一种说不尽的喜悦。□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