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矿业欲何往,“头脑风暴”释疑解惑

——来自第245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的报道

2017-4-10 18:48:54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刘艾瑛 通讯员 苏杭 田郁溟

4月10日,由中国工程院主办,该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中国矿业联合会和中国地质科学院共同承办的第245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在京举行。在这场主题为“矿产资源形势与发展矿业对策”的科技论坛上,来自政府管理机构、科研院所、行业协会的代表各抒己见,掀起一场科技与行业发展的头脑风暴。

论坛现场

搭建矿业工程科技领域交流平台

创办于2000年初的中国工程科技论坛是中国工程院为我国工程技术领域中青年科技工作者展示其最新科技成果搭建的技术交流平台。在此次举办的第245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上,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刘旭,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中国矿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彭齐鸣、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金发出席并致辞。全国政协第八届委员会秘书长、原地矿部部长、中国矿业联合会名誉会长朱训作为特邀嘉宾,作了题为《新形势下矿业改革探索》的大会主题报告。

刘旭在致辞时表示,中国工程院历来高度重视我国矿业工程科技领域的重大战略问题,先后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战略咨询、考察调研和学术活动,形成了数十份研究报告,为国家战略决策提供了许多重要的咨询意见和建议。当前,全球矿业进入新的发展周期,主要表现为需求增速减缓,总体供大于求,矿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能源资源需求从全面高速增长进入差异化增长时期,矿业发展面临挑战。此次论坛将进一步推动我国矿业工程科技领域的学术交流与合作,更好地推动该领域科技创新,为我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建成世界科技强国做出贡献。

李金发表示,近年来,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科学院积极参与国家资源能源战略研究,全力配合中国工程院咨询工作,鼎力支持院士承担国家各类咨询项目。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及有关科研人员,协助陈毓川院士等专家,先后参与了三轮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产资源战略咨询研究,在科研支撑国家决策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同时,中国工程院战略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以及院士们的高瞻远瞩,对地质调查与研究的发展方向和改革创新,起到了很好的指导和引领作用。

据了解,此次论坛分为大会特邀报告和研讨会专题两大部分。大会特邀报告有8个,研讨会有4个专题,每个专题又有4至6个主旨报告,主要内容包括国内外矿产资源形势及矿业形势与趋势、发展我国矿业的重大政策、矿业市场建设对策、矿产勘查形势及国有地勘队伍体制改革、发展矿业与环境保护等。论坛上,近30位院士、专家作了精彩报告,报告密集、内容丰富,而且会后将形成论坛建议呈报国家有关部门。

对当前矿业形势要有清醒认识

“从目前全球形势来看,为了促进经济复苏和稳定增长,发达经济体的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升级,新兴经济体的工业化与城镇化进程,全球范围内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正在推进,将保持对矿产资源的稳定需求。”论坛上,彭齐鸣对当前矿业形势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彭齐鸣称,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当前经济形势总的特点是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约6.5%);中国发展的基本面没有变,工业化城市化的历史任务没有完成,发展仍然是“硬道理”,但是需要以新的发展理念来统领。目前,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坎坷,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多。但是,主要预测和分析机构对大宗商品市场都持乐观态度。实际上,从去年第三季度末开始,矿产品价格不断走高。我国矿产品价格指数从去年9月份开始,价格水平开始回升;之后,上升之势明显。今年一季度末,矿产品交易价格指数接近120%,煤油电超过120%,而我国价格总指数小于110%。这主要源自于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品消费需求的强劲表现。

彭齐鸣表示,实体经济从来都是我国发展的根基,从我国工业化发展阶段来看,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资源的消费需求基本面没变。自第一次产业革命以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强度和深度空前发展,矿业已成为人类现代经济社会发展中不可替代、不可或缺的基础产业。

他指出,我国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虽然,一些大宗矿产的生产与消费已进入高峰时期,但可循环利用的金属消费积累与循环利用还未达到大规模替代原矿生产的消费水平,对原矿生产的消费需求仍然很大,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大宗矿产品的消费需求仍处在高位运行。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实施、制造业结构调整以及产品升级换代的不断推进,一些矿产,如锂、稀土、钴、钒、钛等,对战略性新兴产业至关重要,其消费量呈现上升的趋势,个别矿产随着技术突破和新应用涌现,其消费需求将急剧增长。

他提醒,应该清醒地看到我国矿业发展面临的问题,大而不强,创新不够,健康的市场竞争行为与市场环境有待改善。自觉遵循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遵循自然规律的可持续发展、遵循社会规律的包容性发展的能力有待提升。

矿业体制改革怎么改?

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我国矿业体制改革的路子该如何走?对此,朱训在作大会主题报告时提出矿业体制改革4点建议。

一是矿业应确认为独立产业。联合国制订的产业分类《国际标准行业分类ISO-4.01版》中,农业和矿业(包括探矿和采矿)均属基础产业。世界矿业大国和矿产消费大国大都把矿业作为一个独立产业,但我国长期以来一直未将矿业作为独立产业,而是与工业混在一起。受制于可供开发矿产地所处的地理位置,矿业布局惟一性;工业原料可以到市场购买,但矿业原料是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矿业劳动环境艰苦;矿业处于生产链的最前端,矿业产业的先行性。鉴于矿业与一般工业有着不尽相同的特点,矿业应从工业中分离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

二是矿业应定位为第一产业。矿业是为工业提供粮食和血液(石油),没有矿业工业成无米之炊。矿业定为第一产业也是国际通行做法,俄罗斯、美国、巴西、澳大利亚、加拿大、南非等世界矿业大国和消费大国大都把矿业作为第一产业,而在我国长期以来一直未将矿业视为第一产业。2003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三次产业划分规定》将属于矿业在后一阶段工作的采矿业划分为第二产业,将属于矿业第一阶段工作的矿产勘查与科学研究业、技术服务业列入第三产业。目前,我国对矿业的划分法扭曲了矿业产业的性质,将同属于矿业产业的两个阶段人为地划分为两类性质不同的产业,显然是不合适的。

三是国家应由一个部门统管矿业。由于目前管理体制,我国矿业依然是多头管理,没有一个统一部门管理矿业,对矿业进行统一规划、指导和管理。世界大多数矿业大国都由一个部门管理矿业,我国也应由一个部门统管矿业,有利于将矿业作为一个整体纳入国民经济体系当中,有利于制定矿业统一发展战略和发展规划,有利于制定统一的具体的方针政策和行业行为准则,有利于协调不同行业间的矛盾,有利于解决行业内遇到的共同问题,有利于矿业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有利于矿业发展。

四是国家设立“矿工日”。矿工是我国产业大军的重要成员,劳动量大,条件艰苦,在我国革命史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史上做出过重大贡献,考虑把每年的2月17日定为“矿工日”,就是这一天即1950 年2月17日毛泽东主席在莫斯科为留学生题写了“开发矿业”,这个题词几十年来一直激励着千万矿业职工为开发矿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论坛上,彭齐鸣也强调,发展做强我国矿业,关键是创新引领的产业结构升级。一是面对供给侧结构改革,要依靠创新驱动发展,提供研发和技术水平,持续提高市场竞争力。创新是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源泉,也是企业在市场竞争取得优势的关键因素,矿业也只能依靠创新驱动发展,才能持续提高市场竞争力。二是面对生态文明建设,资源环境生态红线管控硬约束,要绿色发展,自觉践行生态文明建设,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高效利用、矿区和谐的发展道路。三是面对国际资源新秩序,要打造新型资源开发利用关系。“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为矿业“走出去”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中国矿联受国家发改委委托正在建立的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将为矿业企业“走出去”创造更好的条件。□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