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河南四大煤企陷亏损困境 政府“递话”银行求助

2014-8-18 12:39:5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高立萍

作为全国第五大煤炭产区的河南,也正面临一场巨大的挑战,三大煤业集团在亏损中艰难前行。

在2013年亏损的基础上,今年一季度,河南能源化工集团、郑州煤炭工业集团(下称“郑煤集团”)、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下称“平煤神马集团”)和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神火集团”)再次亏损。

然而,煤炭销售不畅、财务费用大增、还贷压力加大、融资困难、现金流极度趋紧等问题都成为煤炭企业扭亏的阻碍。为此河南省政府出面向银行“求情”,希望省内的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八家银行对三家煤炭企业不要压缩贷款规模,并适度给予贷款利率优惠。

河南一大型煤炭企业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这段时间,省内煤炭企业都在向河南省政府反映企业面临的问题,由于煤炭依然是河南的支柱产业和纳税大户,因此在贷款方面,政府会尽力给予支持。

四大豫煤集团陷落

河南省是我国十四大煤炭基地之一,根据中国煤炭资源网的数据,河南省煤炭资源基础储量位居我国第五位,主要分布于豫北、豫西和豫东地区,煤质以无烟煤为主,也保有贫煤、焦煤等。2013年,河南省煤炭产量1.53亿吨,同比增长1.1%;销量1.62亿吨,同比增长3.6%。因此,煤炭工业仍是河南省的支柱产业之一。

目前,河南省拥有四大重点煤炭企业,分别为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平煤神马集团、郑煤集团以及神火集团。重点煤炭企业控制的煤炭资源量占全省民用煤炭资源量的85%以上,重点煤炭企业产量占全省总产量的75%以上。

然而,自去年以来,这四大煤炭集团已经全部陷入亏损的境地。2013年业绩报告显示,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方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为-22.88亿元,平煤神马集团为-5.27亿元,神火集团则为-3.4亿元,就连四大煤炭集团中规模最小的郑煤集团,其亏损额度也达到2.17亿元。

进入2014年,河南煤炭企业的亏损仍然在加剧。据河南省工信厅一位人士介绍,由于河南煤质赋存条件差、煤质竞争力低,在国内煤炭市场不景气、竞争白热化的形势下,河南煤炭根本无法与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等外省煤炭竞争,导致区位优势减弱、省外市场丧失,这使煤炭企业面临更加严峻的市场。

“今年一季度以来,三大煤业集团受电力需求不足、电厂去库存化、外省电煤竞争冲击、发电企业对燃料煤价格下降预期等因素的影响,煤炭库存、应收货款等快速上升,同时煤炭价格却在下降,企业生产经营出现很大困难。”上述人士称。

2014年一季度,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平煤神马集团、郑煤集团以及神火集团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亏损4.85亿元、0.27亿元、1.89亿元和0.91亿元,总亏损额达到7.92亿元。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一位负责煤炭销售的人士则坦言,“现在是煤炭销售最困难的时候,非常不好”,公司下游客户主要为钢厂和电厂,由于对煤价还有下调预期,因此接煤都不积极,同时因省内煤炭成本降不下来,省外低价煤对省内企业冲击很严重。

多位煤炭行业人士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由于河南省矿井开采深度增加,地质条件日趋复杂,瓦斯、顶底板和水害威胁增大,导致安全投入持续增加。再加上材料费、电费、工资等刚性支出增长,吨煤生产成本不断提高,尽管各煤炭企业已经采取内部挖潜、节能降耗、降低工资薪酬等措施来控制煤炭生产成本,但吨煤成本仍然偏高,甚至部分煤炭企业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处于倒挂状态,毫无竞争优势可言。

“失血”

实际上,河南煤炭企业亏损并不仅受煤炭板块的拖累,非煤产业盈利能力差也导致企业转型升级困难。河南省煤炭企业投资的非煤产业包括化工、有色、装备制造、物流贸易、建筑建材及其他产业,由于大部分非煤板块与煤炭板块一样,属于强周期性行业,在目前经济增长放缓、结构调整过程中出现了经营困难,有的板块亏损严重。

河南省工信厅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河南省化工板块亏损近16亿元,有色板块亏损11亿元,装备制造板块亏损1.8亿元,物流贸易板块盈利4.5亿元,建筑建材盈利1.9亿元,其他板块盈利2.9亿元,盈利板块的盈利数尚不足抵消有色一个板块的亏损。

“现在公司煤炭板块还是盈利的,其他板块亏损比较严重,对整体业绩也是很大的负担。”前述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人士表示。

随着煤矿盈利能力下降,银行调低煤矿信用等级,企业融资更加困难。因此除亏损外,河南煤炭企业当下最急迫需要解决的还数经营资金问题。

上述河南工信厅人士也表示,在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煤炭库存高位运行的大背景下,下游用户资金紧张,付款不积极,煤炭企业货款回收越来越困难,极大地影响了货款的回收和质量,应收账款大量上升,企业资金十分紧张。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掌握的一份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3月末,平煤神马集团应收账款为134.81亿元,较2013年末增加40.54%;应收票据为51.22亿元,较2013年末减少36.28%。

在经营性现金流方面,河南煤炭企业则面临更大的压力。2013年,平煤神马集团经营性净现金流为-67.10亿元,较2012年大幅下降。这一方面是由于公司出现亏损,净利润为负值,另一方面,煤炭、化工行业景气指数下滑,导致公司收入规模增速收窄,对上下游占款能力减弱,赊销销售方式增加所致。此外,企业的现金回笼率为47.11%,继续下降。

2014年1~3月,平煤神马集团经营性净现金流为6.61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好转;投资性净现金流为5.86亿元;由于偿还债务,公司筹资性净现金流为-9.73亿元。

一位债务分析人士认为,2013年,平煤神马集团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无法对债务及利息形成有效覆盖,而且未来公司还要进行煤炭资源整合,因此还是存在一定对外融资压力的。

而在经营性现金流方面,郑煤集团自2013年以来一直为净流出,也难以对债务和利息形成保障。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一份评级报告显示,2013年,由于存货和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增长以及持续性亏损,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仍然表现为净流出,净流出额较2012年略有下降;另外,由于公司偿还部分债务,筹资性现金流净流入同比大幅下降35.29亿元。

从2014年一季报来看,1~3月,郑煤集团经营性净现金流为-4.56亿元,净流出额同比下降4.48亿元;筹资性净现金流30.89亿元。

为缓解资金压力,今年一季度,郑煤集团银行借款增加导致货币资金较2013年末大幅增长25.42亿元。而且,随着资金需求增大,到2014年3月末,公司总有息债务规模增长至221.56亿元,银行借款和债务融资工具为主,有息债务占负债比重上升至71.27%。公司有息债务主要集中于2年以内,其中1年以内有息债务高达134.11亿元,占比为60.35%,公司存在较大的短期债务偿还压力。

据记者了解,受市场影响,煤炭企业应收账款快速增加,承兑汇票的比重不断上升。今年以来,河南省内煤企货款回收中银行承兑汇票比例约为60%~70%,河南能源化工集团等甚至超过70%。

据煤炭工业协会一位负责人介绍,现在部分煤炭企业存量贷款无法及时续贷,部分企业债券发行受阻,资金压力日益突出,同时由于煤炭行业盈利前景不被看好,银行均要求上浮新增贷款利率5%~20%,企业财务成本不断上升,今年4月末,规模以上煤炭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加40亿元,增长16.2%。

政府“递话”银行

在此背景下,河南省政府出面向银行“求情”放款也并不意外。“这段时间,省内煤炭企业都在向省政府反映煤炭面临的问题,煤炭企业是政府的基础行业,面临这么严峻的形势,在贷款方面,政府会给予支持,但我们也只是利用政府给予的资金政策优惠,暂时渡过难关罢了,长期也不是办法,还是要靠一些具体措施的。”郑煤集团一位人士坦言。

中宇资讯分析师关大利也表示,向银行“求助”主要是针对目前煤炭企业资金情况偏紧、回款压力较大,虽然是政府为煤企减负所做的努力,不过在产能明显供大于求的格局下,作用是有限的。

其实,在去年煤炭价格急剧下跌时,河南省也出台过“救市”政策。当地曾从2013年5月1日起实施“煤电互保”政策。依据河南省的规定,省内发电企业如果采购本省的煤炭将享受到当地政府的奖励。当地政府根据发电单位基础电量占全省比例分摊确定基数,如果超基数采购1万吨省内原煤,奖励电厂1000万千瓦时基础电量;而如果少采购1万吨省内原煤,则扣罚1200万千瓦时基础电量。

彼时,受益于“煤电互保”,河南省每吨煤炭变相上涨50元左右。然而,变相上涨的几十块钱迅速被大幅下跌的煤炭价格所掩盖,河南省煤炭企业再次陷入劣势。

编辑:张继勇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