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去钴化”浪潮更像是一次资本化运作

——浅析钴市场的危与机

2020-5-18 6:25:1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卢宜冠 何胜飞 孙凯 任军平

当前,钴的LME价格为30000美元/吨,相较于2019年8月28800美元/吨的价格有所上涨,但总体来看仍处于低位。那么,这会是钴行情的起点吗?钴未来市场走势又将如何?

钴的历史

由于钴在合金和催化剂方面的广泛使用,自二十世纪中叶以来钴的产量迅速增长。然而70年代后期,由于刚果(金)的政治动乱,使得钴严重短缺导致价格飞涨,80年代初期由于生产过剩,钴价猛烈下跌。从1950年至2011年全世界钴的产量约增长了一个数量级。从全球来看,刚果(金)钴资源储量最为丰富,约占世界总储量的51%;年产量可达10万吨(2019年),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1%,其他一些钴资源大国包括澳大利亚、古巴、俄罗斯、菲律宾、加拿大等,中国的钴储量和年产量分别占全世界的1.1%和1.4%。

钴作为其他金属类大宗商品(如镍或铜)的副产品开采,生产往往受到铜镍等金属市场的影响。从2009年到2015年,由于钴矿生产项目的扩建和增长,使得这一期间世界范围内钴的生产量大于消费量。因此,价格也出现了一定量的回落。

钴的供给与需求

2015年以来,由于电池行业对钴的旺盛需求,导致钴价上涨。2018年,全球钴消费约12.6万吨,其中电池行业和高温合金是钴最重要的两个消费领域,占总消费比分别为60.9%和13.7%,接近该年世界总的钴产量。在全球范围内,钴主要用于制造可再充电电池(主要是锂离子电池、镍镉电池和镍氢电池)的正极材料,这些电池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储能装置和电动工具。钴价大幅度下跌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供给超预期、产业去库存。钴作为电池领域关键原料之一,资源消耗日益增长。2018年,中国企业在非洲布局的冶炼厂陆续开工,2018年钴产量大幅增长,造成了短期的市场供给过剩。从整体供需来看,2018年全球钴原料产出接近15万吨,同期消费13万吨,过剩2万吨。2018年与2019年钴产量增速在20%以上,需求量增速却在8%左右,供给不断增加造成的市场过剩,短期内难以消化。今年年初,正极材料的备货库存时间从两个月减少到半个月以下,甚至会更低。如此去库存的情况使得钴在需求上出现了很大下滑。

二是钴金属主要在消费电子和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需求萎缩。目前,三元电池是钴消费的一大块,但由于手机销量下滑,电池消费下降导致市场对钴需求的期望下降,高位钴价难以支撑。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审核标准在逐年提高,补贴通过率下降,且平均下来每辆新能源汽车的补助资金出现明显下滑;另一方面,部分城市逐步放开对燃油车的限购政策,在同等价格或条件下,消费者或将首选燃油车。这些因素对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短期发展来讲,必定导致销量的下跌,造成产业缺乏资金难以维持高位钴价的影响。

“去钴化”潮流

目前,全球钴的总资源量约700万吨,其中1/2的钴产于刚果(金)境内,这从很大程度上说,刚果(金)扼住了当前电池技术的咽喉。另外,钴虽然是目前新能源电动汽车的关键原料,但这种资源也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电动汽车的核心聚焦在电池之上,钴则是动力电池的重要成分,且价格极为昂贵,约占整个动力电池成本的10%。基于钴矿的奇缺与价格的昂贵,再加上钴在刚果(金)开采过程中往往会侵犯人权,使用童工采矿这一问题屡见不鲜。因此,目前动力电池领域“去钴化”成为行业研发的方向。2020年伊始,特斯拉便宣布将采用宁德时代的“无钴”电池。这是特斯拉多年来“蓄谋已久”的一次合作。其CEO马斯克早就宣称,他们将在下一代电池中完全抛弃钴,改变“带血的电池”这一名声。

如今,供应特斯拉Model 3的电池钴含量已经下降至不到3%,马斯克在发布的推特中称,特斯拉的钴使用量将从目前的3%降至0%;IBM提出,已经采用一种新的电池技术,该技术使用从海水中提取的材料并且不需要钴;松下也宣布了将研发无钴车用级电池,并将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中的钴含量减少到10%。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锂离子电池单元制造商以及为特斯拉Model 3、Model S和Model X提供电池的重要供应商,松下这则消息的宣布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即使在今天,特斯拉的钴用量对于特斯拉电池的组成也不再是那么重要。特斯拉和松下在降低钴使用率方面显然领先于其他电动汽车生产商。特斯拉长期以来一直是由日本松下开发的镍钴锂(NCA)电池技术的拥护者与倡导者,这与镍钴锰(NCM)电动汽车电池的发展趋势背道而驰。但马斯克依然不断地在重申,物质发展世界的趋势是朝着更高能量、更低钴含量的钴化学品方向发展。

中国电池厂商比亚迪也宣布了将三元电池镍钴锰的比例调整至8∶1∶1(811电池),宝马有望在2021年采用该配方比例的电池。此前,主流三元电池镍钴锰的配比是5∶2∶3,而后逐渐提高镍的比例、减少钴的用量,比例达到6∶2∶2或8∶1∶1。有预计显示,未来低钴电池将占据电动汽车电池总量的7%,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增长至57%。

钴的未来走势

不过,松下虽然喊出了去钴化的口号,但却订购了3倍于此前钴的用量,这从侧面体现了钴的不可替代性。有人甚至将钴称为“新时代的石油”。钴是动力电池的稳定元素,钴减少后,电池的生命周期也会缩短,安全性也随之降低。这是目前811电池虽然有高续航而被诟病安全性差的原因所在。

从工程角度来看,解决无钴化电池的安全问题和生命周期问题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一件事情。基准矿物情报公司(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分析师罗尔斯称,当前的NCA(镍、钴、铝)技术还将在未来10年内主导产业。从技术角度讲,在镍钴锰的比例为8∶1∶1时,电池300瓦时/公斤的能量密度已经达到“天花板”,而且这个“天花板”可能未来10年都无法突破。因此,这波掀起于2020年年初的“去钴化”浪潮,在没有实质性技术革新的情况下,或许只是一次喊出技术趋势的口号,更像是主导轻钴而重磷酸铁锂的一次资本化运作。

从供需层面来看,也传递出积极的信号。根据SMM全球钴供需平衡表,2020年全球钴供应约为16.33万吨,需求15.51万吨,供过于求0.82万吨。而从嘉能可关厂可以看出,现在钴价已经触及厂商的成本价,再往下跌的可能性很低。嘉能可计划暂停全球最大钴矿之一Mutanda项目,目前处于护理和维护状态。2018年Mutanda矿产钴2.73万吨,占全球供应链的20.8%。该项目的停产在一段时间内将会促进钴价进一步反弹。另一方面,需求端也可能出现边际改善。一是5G手机迎来换机潮。2020年5G正式商用,手机出货量将会形成一个质的飞跃,由此带来消费领域电池增长,从而钴的需求端大幅上升,有益于促进钴价进一步上涨。二是新能源汽车虽然暂时受阻,但新能源汽车的方向不大可能转变。新政策不断出台将更有益于需求端增长,从而影响三元动力电池需求增长,促进钴价进一步上涨。

不同于金属类大宗商品铁、铜、铝等,像钴这类小金属,应用范围比较窄,只要应用范围有大幅增长,对其的需求量提升会很明显。换言之,如果我们相信5G手机和新能源汽车是方向,那么未来对钴的需求必然上一个量级。中信证券认为,受益于消费型锂电池市场回暖,2019年底春节前备货对钴需求拉动显著,叠加下游低库存状态,钴价止跌反弹。2020年,钴行业供需格局改善趋势明确,钴价有望持续反弹至30万~35万元/吨位置,较2019年抬升20%。钴行业公司同时受益于钴价上涨带来的营收增长和存货升值,业绩弹性大,2020年盈利有望大幅改善。另据中信证券测算,根据特斯拉国产Model 3未来稳态销量30万辆的判断,预计年钴用量为2100吨。若其中20%的车型采用磷酸铁锂,影响钴消费量约400吨,不会改变钴消费长期增长的趋势。大部分中高端电动车还是以使用三元锂电池为主,钴的使用量有望不断增大。

钴价出现低位波动

按照此前的预期,今年5G手机及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将会迎来“爆发”式增长。但新冠肺炎“黑天鹅”飞来,钴下游3C产品及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在全球都受到严重影响。因此,原本预期钴需求本应在今年放量增长的时间点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顺延。

国内相关的新能源汽车上市公司公布数据显示:1月~2月,累计新能源汽车销量为9936辆,同比下降76.95%;北汽新能源2月汽车销量为1002辆,去年同期为2867辆。1月~2月,累计汽车销量为3008辆,同比下降59.24%。原本预期中的钴价上行已然失约,年内难以再见。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对全球经济以及商品市场(包括钴在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各国政府纷纷出台相关防控措施,自3月份以来,已有多家钴生产厂停产检修。作为全球主要的钴生产地,非洲受疫情影响较大。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短期内钴价格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低位波动。但从目前来看,钴仍然在动力电池领域具有不可替代性。世界主要国家均对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绘制了宏伟蓝图,并制定了行动路线图。5G通信技术的到来也将持续拉动钴资源的需求。因此,除非“去钴化”电池技术领域发生革命性变化,否则动力电池产业的持续发展不会改变钴消费长期增长的趋势。□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调查局国际矿业研究中心、中国地质调查局天津地质调查中心)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