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5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遗漏矿业权审批” 怎么办?

——压覆矿产资源审批专题报道之四

2020-3-30 7:43:3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申升

建设项目压矿审批的法律性质是行政许可。所谓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既然是行政许可应当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也就存在可能审批错误的问题。

就压矿审批而言,从程序上讲,在审批之前需要由建设单位委托专业勘查机构进行压矿调查并出具压矿报告、相关专家对压矿报告进行专家评审、矿政机关进行压矿评审备案,最终由矿政机关进行压矿审批。但在压矿审批过程中,也会因某一环节的相关人员工作出现纰漏,造成遗漏审批矿业权的问题。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笔者认为首先应当分析问题出现的原因和相应的法律责任划分,及压矿审批矿政机关是否存在过错和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结合压矿调查、对压矿报告进行专家评审,直至矿政机关做出压矿的批复,其中既涉及到项目的建设单位、进行压矿调查和作出压矿报告的勘查机构、配合调查的相关单位、组织相关专家评审的单位、参与评审的专家,也涉及到对压矿报告进行评审备案的矿政机关和最终做出压矿批复的矿政机关等较多的单位和人员。但不管参与的相关单位和人员如何众多,应当明确的一点是,对于建设单位和相关矿业权人产生直接影响的是矿政管理机关的压矿审批结论。该结论直接决定了拟建设项目从压矿许可的角度是否合法的问题,同时也决定了相关矿业权人是否会因为矿政机关代表国家放弃其矿产资源所有权而失去矿业权的问题。在较多的建设项目压覆矿产纠纷案件中,包括最高院在内的相关司法裁判机关通常认定建设项目是否存在过错的关键,就是审查该建设项目是否履行了法定的压矿审批,是否取得矿政管理机关同意压覆的批准文件。

从法律责任上讲,笔者认为“压矿审批”是属于行政许可的法律性质,那么“遗漏矿业权审批”就应当放在行政许可具体行政行为的基调下予以考虑。虽然我国《行政许可法》对于“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设置了行政和刑事等不同的法律责任追究,但作为受损方而言,最主要的应当是赔偿问题。《行政许可法》明确规定,“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给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给予赔偿”。

因此,在压矿审批许可中作为被遗漏的矿业权人应当基于“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的原因,要求作出压矿审批的矿政机关予以国家赔偿。但需要注意的是,根据目前我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国家赔偿的原则是“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对于“被遗漏的矿业权人”而言,不能不说,这显得不够合理。

因此,笔者认为,“遗漏矿业权审批”的情形和建设用地使用权与矿业权冲突的情形通常情况下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均是因为相关主体特别是负责审批的矿政管理机关在压矿审批中存在过错,致使合法存在的矿业权没有得到应有的审批。在此情形下,对于矿业权人的损失也可以考虑根据压矿审批环节中各个参与主体的过错情况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