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一个找到大矿的地质队——109地质队

——记四川地矿局109地质队

2014-4-21 14:13:40 作者:罗会江 金 光 赵文君

109队队员在野外

深山中的钻机

打开四川地矿局109地质队的网站,首页页眉上赫然出现一行字“1985年,109地质队发现了中国第二大轻稀土矿——牦牛坪稀土矿”,而题图上,一群身着登山装,手拿地质锤的地质队员正迈开大步,坚定执着地走向蓝天下含黛的远山……

2013年,在全球经济滑坡、我国各行业下行的大背景下,四川地矿局109地质队全年却实现了总收入85.86%的增长,进入全局先进行列,令人瞩目。

究竟是什么妙招绝技,让109地质队上演了这场惊天大逆转?

“我们是一个找到大矿的地质队。”在109地质队队长罗其标的办公室里,他给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强调这个身份,不是为了别的,只是要坚定我们自己的定位,只是时时要提醒自己,肩上扛着为国找矿的神圣责任。曾经有一段时期,我们的经营非常艰难,也不知怎么就被局划为工勘队伍了,在四川省启动的新一轮攀枝花钒钛磁铁矿整装勘查中,我们甚至都没有资格参加。为这事,我亲自找到杨茂华局长,慷慨陈词,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为我们是找矿的专业队伍正名。最终我们以钻探的名义进入了整装勘查,而且我们的几台传统钻探设备,居然没有输给那些非常现代化的液压动力钻机,出色地完成了钻探任务。”

探访109地质队近年来的发展轨迹,记者发现,他们的锦囊里有三大妙计。

锦囊妙计之一:注重宣传的力量,始终塑造和经营“一个找到大矿的地质队”的品牌,提升形象,扩大知名度。

这是一个全媒体时代,单位的宣传很重要。但宣传的手段五花八门,怎样宣传109队?拿什么宣传109队?该队领导班子经过反复权衡,觉得就以“一个找到大矿的地质队”作为品牌,既客观实际,又简单响亮,有很强的冲击力。于是,该队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并有专人进行管理和维护更新;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上进行专业性的宣传和推广;派出专人前往全国各省的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毛遂自荐;承担工程的将士甚至也明白自己身上有两副担子:一是要安全高质出色地完成任务,向甲方交出圆满的答卷,二是要在项目所在地以各种灵活多样的方式宣传推介自己的单位;队长罗其标无论是参加四川省的会议,还是全国的会议,抑或世界矿业大会,总是带着109地质队的宣传资料,总是忘不了与各地的代表们沟通交流,让他们了解一个找到大矿的地质队——109队。

有一年,109队没有出席在天津举办的世界矿业大会,但有不少的代表却在大会上寻找打听109地质队,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已经深深地烙上了“找到大矿的地质队”的烙印了。也由于品牌宣传的不胫而走,青海、新疆等地的矿业公司曾专门派人前来109地质队寻求合作。仅2012年,在青海就有6个探矿权是以109地质队作为勘查单位的。一些因矿业权转让而想使用新的勘查单位的老板了解到109队是一个能找到大矿的地质队而继续与109队签订了合作合同,甚至还把其他探矿权的勘查单位都一起变更到109地质队的名下。

锦囊妙计之二:注重提高专业技术水准,从锻造专业技术团队入手,提升核心竞争力。

“地质勘查工作的终极目标就是找到矿,找到大矿,而要真正找到大矿,靠的是地勘单位的专业技术能力。如果一个地质队找不到矿,对矿区做不出准确的评价,即便吹得天花乱坠,也等于零。”该队队长罗其标告诉记者:“一直以来,109地质队都非常重视找矿人员的专业技术提升,领导班子成员带头充实完善自己的相关业务知识。我甚至‘偷偷’参加过总工程师会议,就是想去听听在找矿技术方面有什么新的动向,新的信息。”

据了解,为了提升核心竞争力,109地质队采取了五大措施:一是大抓人才队伍建设,以尽可能优惠的条件以及灵活多样的方式吸引人才。近年来,地勘专业的大学生、研究生源源不断地进入109地质队,甚至一些已经在其他省、局、队就业的大学生、研究生也慕名前来。目前,109地质队已经形成了200多人的地质勘探专业人才队伍,且专业种类齐全,人才结构合理。二是全方位多层次开展技术培训活动,从全队培训到公司(分队)培训、项目培训、班组培训,夯实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针对每年所上的项目不同,该队还将举办指向性更为明确的专业培训,目的就是确保项目运作顺利推进。三是大力开展项目原始资料集中展评专项活动,对重点项目原始资料进行集中展布和评价。各项目部在展评中既要晒自己的工作成果,又要接受其他项目部的“吹毛求疵”。四是开展全队性的地质勘查技术大比武活动。各项目部选派技术骨干组队参赛,根据预先设定的比赛项目进行逐项现场技术比武,野外技术比武结束后,拉到室内进行书面考试。五是在年度考核中逐步加大技术质量工作专项指标的权重,从制度上促进技术质量工作的提升。

这些措施有力地促进了109队的技术进步。有一年,109地质队角逐某省一个项目,比选时,旁落入一低价中标单位。后来,这家承担单位在施工中偷工减料,造成了人员伤亡的重大安全事故。工程被迫搁浅,甲方需要重新物色施工单位,于是他们非常诚恳地找到109地质队。109地质队明知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但还是勇敢地承接了下来并交出了圆满答卷。109地质队曾拿下一个厂房基础强夯工程,不仅时间紧,任务重,关键是1800多个点的强夯,对于109地质队来说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为了做好这项工作,他们针对人员不够就加紧培训人员,设备没有就分别从山西和河南远程调集,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最终出色地完成了施工任务,受到甲方的高度评价。

锦囊妙计之三:注重抓项目,依托大公司,抓住大项目。

今年的1月13日,江西铜业集团(简称江铜)香格里拉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维正一行不远千里,专程将一面鲜红的锦旗送到了109队队长罗其标的手中。锦旗上“雪域高原雄鹰 地质探矿尖兵”十二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原来,109队为该公司承担的香格里拉子尼铜多金属矿勘探项目,从2013年3月19日进场,4月17日正式开钻,40多人的地质技术团队挥汗如雨,30多台钻探设备昼夜轰鸣。他们在施工中克服了山高坡陡、工区缺水、搬运困难、大雪封山、水管冻裂等重重困难。截至2014年1月5日,该队共完成钻探任务33370.49米,超额完成原合同计划11620.49米。刘维正认为,该项目是江铜集团运作矿山以来,单矿点、单年度完成任务最好的项目,同时也是云南省整个地勘行业有史以来单矿点、单年度完成任务最好的项目。

近年来,109地质队与江铜合作完成上千万元的大项目已经是第四次了。而子尼项目,最终完成价款超过5000万元。

“大抓项目,抓大项目”是四川地矿局党委近年制定的寻求市场异军突起的战略指导思想。109地质队的领导班子反复领会,认真权衡,确定了依托大的矿业公司,以大公司为合作对象的市场定位,以详查和勘探为目标市场,以矿山建设作为延伸服务的市场开拓方向。

江铜集团是国有特大型企业,2012年的产值超过1580亿元。但要与这样鼎鼎大名的国字号企业合作,如果自身不具备什么优势的话,那无异于痴人说梦。江铜集团拿下四川冕宁稀土矿后,109地质队便主动跟进,随时关注着江铜的一举一动。109地质队之所以对合作充满信心,一个其他任何竞争对手都不具备的先决条件是,冕宁稀土矿就是109地质队发现的。这一重大发现,不仅改变了中国稀土的分布格局,更重要的是让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可以自豪地向全世界说: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在江铜冕宁稀土,我们拿到的第一单是稀土的勘探工作,有些人认为我们胜出是顺理成章的事,其实不然,依旧是历尽艰辛,甚至做出了不小的让步。”罗其标队长说:“但我们在工作上一点也不含糊,在成果上连迈三大步。我们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为江铜探明了相当于3个大型稀土矿的储量,再一次用实践证明了109地质队的确是一个能找到大矿的地质队。”

在与矿山企业的合作延伸上,109地质队队长罗其标的一番感悟,也许对很多地勘单位实用。罗其标说,地勘单位以地质找矿为主业,往往在矿产勘探工作完成,提交成果报告后,即认为工作宣告结束。其实,完成勘探工作后的矿山开发建设,动辄投资几十亿元,包括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矿山道路、采场、选厂、办公区、生活区、尾矿库的地基勘查和整个矿山建设范围内的地灾勘查与评估,厂区的基础处理、地质灾害的治理和大量的土建工程,是一个非常大的勘查施工市场。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由109地质队完成勘探任务的江铜冕宁牦牛坪稀土矿,矿山开发建设的前期投资达到40亿元,109地质队再度与江铜合作,承担了大量的矿山水工环调查、厂房基础勘查、矿山测量、供水井施工、厂房桩基工程、基础灌浆工程、边坡勘查治理等项目。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109地质队可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要可持续地“靠”,你还得为“大树”培土施肥做点什么才成。109地质队这张牌,直接打向了人心最柔软的地方。

江铜在向云南扩张的过程中,109地质队作为其地质勘查方面的技术支撑,更是主动向其推荐和提供项目信息,并且免费为其提供前期的项目踏勘和咨询论证服务。在109地质队的技术支持下,江铜于2013年4月成功收购了云南香格里拉必司达吉子尼铜矿,109地质队自然而然地成为其勘探单位,一举签订了详查、勘探及外围预查合同4000多万元。2013年11月,江铜又请109地质队派出专业技术人员在相距云南香格里拉必司达吉子尼铜矿约70千米处帮助他们考察新的铜矿项目,经109地质队的技术人员认真踏勘,情况较好,一旦交易成功,109地质队成为其勘查单位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或许妙计、锦囊人人都有,但关键是用心、见行、有信,勇于担当,立言立行。109地质队——一个曾经找到过大矿的地质队,也继续着这样的使命,而今又怀揣了这样的锦囊妙计前行。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还会找到大矿富矿,因为他们踌躇满志充满了信心,所以我们翘首以待吧!□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