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迎着风沙上,迎着困难上

——记河南豫中地质勘察工程公司豫19钻井队

2014-5-4 13:33:24 作者:王伟灿

队友们在下套管

位于毛乌素沙漠南缘的宁夏盐池平均海拔1600米,沙丘连绵,沟壑纵横,年平均气温只有9.2摄氏度,环境十分恶劣。然而,即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仍然活跃着一支“迎着困难上”的钻井队伍。他们就是河南豫中地质勘察工程公司豫19钻井队。

下套管绷紧了神经

豫19钻井队操控的是一台庞大的钻井设备:4000米的石油钻机,他们承担的资源勘探任务非常艰巨。

记者近日在该钻井队进行了为期3天的蹲点采访。当时,记者正好赶上最后一口井钻过了油层达到设计位置。按理说,这口井的工程应该算是结束了,但工人们在测井时,仪器却下不到井底,他们只好重新下钻具进行透孔。然而,3000多米深的井下一趟钻具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井队职工在经历了下钻、透孔、起钻、测井等繁琐的程序后,总算完成了测井程序,接下来就该下套管了。

当他们按照预定的程序下技术套管时,项目经理刘国卫、井队长王兆刚的心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随着一根根套管的下入,他们的心也越发紧绷了。他们深知,3000多米的套管下入,一旦有井壁掉块或者遇到其他情况,后果将不堪设想。果不其然,当套管下入距井底还有60多米的时候卡住了。

因为有急事不能马上赶到现场的刘国卫得知情况后,非常着急,他告诉井队长王兆刚:“你们要沉着,每下一根套管都要多冲冲,操作上要慢……”

这一夜,对刘国卫来说是最难熬的。他不停地打电话询问,一夜不知打了多少个。其实,像这样的情况他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回了。1988年3月,刘国卫参加工作后,先后从事了煤田勘探、煤层气钻井等工作,虽然他带领弟兄们多次完成了我国最深的煤层气预探井和多个参数井,可最深也只达到1500米。对于3000米深的石油钻井,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正如该公司总经理李云峰所说:“超过了钻井范围,往下多打一米就多一份风险。”

深井施工齐努力

为了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钻井二开后(二开就是在钻机钻过表层,下入套管用水泥封住,凝固后再向下钻进),刘国卫就把副经理石希民派到了井队。石希民一到井队就开始与大家商量制订施工方案,解决施工中遇到的各种困难。特别是在井深2000米以后,石希民和井队长轮流值班,吃住都在井场上。他们对每一个施工环节都严格把关,精心指导,并要求各个岗位明确分工,相互协作,积极应对施工中的各种困难,从而保证了一口口3000米深的石油井顺利竣工。

一项项工程的顺利竣工,凝聚了项目组成员的汗水和智慧。这其中不能不提的是素有“定向专家”之称的高世举、王磊。他俩年龄虽然不大,但在定向造斜方面可有独到的见解。每当井队二开钻进后,两个小伙子也就进入了临战状态,他们往往要在井队从开工一直住到工程竣工。在定向施工中,两个人轮流值班,遇到难题相互商量,共同研究,确保了一口口井定向顺利中靶。有一次,在井深2300米的定向造斜中,由于井斜偏小,方位一直扭转不过来。高世举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认为遇到这种情况只有活动钻具才能奏效。于是,他果断命令司钻开始活动钻具,经过几分钟的活动后,定向终于步入正常轨道。

27岁的王磊,孩子出生才三四个月。由于离家远,加上工作忙,去年他只回了一次家,这还是在孩子出生时回去的。初为人父的王磊,把对孩子的思念化作他干好工作的动力。“有一次,儿子发烧住院了几天,家人怕影响我的工作,并没有告诉我。”王磊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对家人的愧疚。

井队能否正常生产,后勤保障部门也是至关重要的。有一天,井队在搬迁过程中,由于下了几天雪,路上的积雪很厚,车辆在路上被搁浅了。刘国卫知道这个情况后,带领项目组成员很快就赶到了现场。他们用铁锨铲雪,用扫帚扫路,用钢绳拉车,刺骨的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似的,每挪一步都非常艰难,但他们硬是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一点一点把一辆辆搬迁车送到了井场……

向创新要效率

豫19井队施工区块为推覆体地层,这种地层非常坚硬,造成了钻进效率低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刘国卫在这一区块走访了多家井队了解钻头的使用情况,并对多个钻头进行试验,一个多月后,他逐步掌握了多个钻头的性能特点。在14-30井钻进中,他就大胆采用了PDC复合片钻头新工艺。这一新工艺的使用,使钻进效率平均每小时达到了40米,工程效率大幅度提高。刘国卫高兴地说:“这种钻头比其他钻头钻效提高数倍以上,以后就用它了。”

初战告捷,刘国卫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又开始和井队职工在泥浆改进上动脑筋了。在10-93井钻进中,刘国卫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对泥浆性能、配比进行反复试验,并不断改进。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努力,泥浆性能终于调到了最佳状态。有了好的泥浆做基础,他又根据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大胆采用低钻压、高钻速、大排量的钻井新方法,使钻进效率直线上升。2012年 5月19日,钻进效率一路高歌猛进,日进尺一举突破820米大关。

尝到甜头的豫19井队人,对技术创新的热情更高了。2013年,豫19井队人仅用3个月时间,便优质高效地完成了5口定向井的施工任务。

刚承接这些工程时,井队职工对3000米深、位移大、井斜度高、方位难掌握的定向井还心存疑虑与压力。不过,随着工程的开展,他们的信心越来越坚定了。就拿14-30井来说吧,这口井设计靶点为3020米,造斜点为2100米,靶心距为21.73米,定向难度可想而知。经过一番商量后,他们决定在施工中推广应用MWD无线随钻工艺。为保证定向一次成功,刘国卫和工程技术人员日夜坚守在现场,及时进行测斜,随时监控方位的走向,遇到技术难题就和大家一起商量对策。

豫19井队人的技术创新能力,得到了业主的广泛赞誉。在2011年长庆油田开展的石油钻井队等级评选中,该队从参评的120支钻井队伍中脱颖而出,以总分第一的优异成绩,荣获钻井工程服务“甲级钻井队”称号,并且得到了油田每米15元的奖励。

不向困难低头

宁夏盐池地区风沙特别多,尤其是在春冬两个季节,几乎天天都刮风。为了不影响生产,他们都要戴着口罩、防风镜进行作业。2012年10月下旬,第一场雪降临后,气温一下子跌到了零下十几度,夜间的风如同狂奔的雄狮从大家身上掠过。在7.5米平台上工作的钻工们,衣服被风吹得不停地飘荡,挪一下脚都困难,再加上晚上光线不好,他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工作着……

由于推覆体地层坚硬,钻头磨损严重,造成起下钻次数增多,起下钻多了,他们的劳动强度也就增大了。特别是在施工的mc21p/1井时,这口井从开工到竣工起下钻达到31次,而在2000米以后起下钻一次就需要二十几个小时,可见施工难度非常大。面对如此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们总是争分夺秒,以最快的速度换好钻头,然后尽快把钻具下到井里,确保生产正常运转。

感动的事每天在这个集体里上演着。2013年7月24日,队友们正在向mc21p/2井搬迁。当时天空阴沉沉的,井队长王兆刚、毕松涛满脸倦容地指挥着大家装车。不一会儿,天空就下起了雨,并且越下越大。“大家停停吧,等雨小了再搬吧。”但是,大家似乎并没有听到王队长的命令,仍然在一件一件地装着车。司钻李凯歌带领着小班几名同志将3台柴油机、3台泥浆泵一一装到车上,不一会儿,大家身上就被雨水淋湿了……几个小时后,活动房、柴油机、泥浆泵、泥浆罐、钻井平台、钻具管材等整整装了55车,这些车辆浩浩荡荡地搬到新进场后,他们又一次投入了紧张的安装工作中去。

一次 ,mc22p/1井刚开钻时,泥浆池突然发生坍塌,司钻李小龙带领人员立刻赶到了池边,赵佳伟手拿铁锨二话不说第一个跳进了池内,紧接着,李小龙和班中的其他同志也相继跳到了池里。他们挥动着铁锨开始清理池里的塌方,把泥土清理干净后,又找来袋子一个个装满沙子,装着装着他们都脱掉了上衣,赤着上身干起来了。两个小时候后,八九百个装满沙子的袋子已将30多米的泥浆池筑得严严实实,保证了钻井的顺利进行。

据了解,该钻井队4年来共在这一区块施工20口井,总进尺66769米,无论是施工效率、安全生产,还是施工质量都在这个区块十几台井队中处于领先地位。

在广袤的毛乌素沙漠,在风沙劲吹的西北大地,这支英勇的地勘健儿,为了祖国的地质找矿事业,用坚定的信念放飞着希望,用拼搏的精神实现着心中的梦想。□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