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煤炭保供要加快物流体系现代化

2014-8-1 11:30:49 来源:中国能源报

我国煤炭资源较为丰富,加之近年来煤炭新增生产能力保持较快增长,进口持续快速增长,保障煤炭稳定供应难点并不在于资源不足或产能不足。但在煤炭生产重心进一步西移后,煤炭产需空间分布不均衡的问题将愈加突出,煤炭供应链整体抗风险能力差的问题将进一步凸显。与此同时,煤炭进口的大量增加,新阶段煤炭需求波动性的增大,空气污染日益严重对煤炭清洁利用提出更高要求等新形势的出现,意味着未来几年煤炭供求,与“十五”和“十一五”时期将存在明显差别。因此,要以加快煤炭流通体系建设和煤炭流通模式创新为突破口,通过建立现代化的煤炭物流供应体系,建立新型煤炭流通主体、优化煤炭流通方式、优化煤炭资源配置、提升煤炭物流运作效率,实现提高煤炭稳定供应能力、降低煤炭流通成本和提升环境效益等目标。

第一,进一步加快煤炭流通基础设施建设。

高效、充足的物流基础设施是构建现代煤炭流通体系的基础和前提。根据2020年前我国煤炭供求格局变化情况,未来几年要重点加强三类基础设施建设。

一是加快煤炭运输通道建设,提高西部地区煤炭运输保障能力。山西、陕西和内蒙古是我国煤炭的主要调出省区,“十二五”时期的新增煤炭供给将主要来自以上三省区,因此,“十二五”期间要加快内蒙、陕西和山西主要运煤通道建设进度,提高主要煤炭外运地区运输保障能力。从中长期看,新疆煤炭供应量和外运量将会增大,要提早规划新疆煤炭外运通道。

二是着眼于煤炭进口格局的变化,建设和改造一批煤炭专用码头,提高煤炭进口保障能力。2009年,我国煤炭净进口突破1亿吨,到2013年,煤炭净进口量已达到3.2亿吨。煤炭净进口量的快速增长对保障我国煤炭供应,特别是对长三角、珠三角的煤炭供应发挥了重要作用。考虑到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海运条件好,在进口煤炭方面优势明显,未来长三角等煤炭主要消费地煤炭进口量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需要关注的是,在煤炭进口快速增长的过程中,煤炭进口的结构将会发生变化。由于印度尼西亚和越南本国煤炭资源不足,加之这两个国家对煤炭出口的控制不断增强,预计未来来自印尼和越南的煤炭数量可能会减少。由于印尼和越南离我国较近,在运输成本上具有优势,加之来自两国的煤炭运输船只吨位较小,对停靠港口的条件要求相对较低。未来随着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进口煤炭数量的减少,澳大利亚、美国、南非等国的煤炭进口量将会进一步增加,由于运距延长,进口煤炭运输中大吨位船舶的比例会不断提高,港口建设要提早做好应对煤炭进口结构变化的准备。此外,要着眼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的煤炭资源利用,提早做好与以上三国陆路铁路运输的规划。

三是加强铁路运输重要节点建设。煤炭运输网络越发达、运输效率越高,煤炭供应的稳定性越有保障。要根据煤炭供求变化趋势和煤炭流向的变化,加强铁路物流网络节点建设,逐步改变货运站布局零散、大中型货运站少,专业装卸设备设施较少的状况,构建与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的发展要求相适应的铁路运输网络布局,不断增强流通加工、配送及信息服务等现代物流功能。

第二, 重点建设新型煤炭物流基地。

煤炭生产和需求空间分布的不均衡,决定了保障煤炭供应的重点要放在提高煤炭调入省市的保障能力,而实现煤炭的清洁利用也需要找到有效载体。煤炭市场的波动主要受供给和需求波动影响,对煤炭主要消费地来说,保障煤炭市场的稳定运行,很大程度上要通过提高物流保障能力和储备能力来对冲生产波动和需求波动的影响。因此,有必要在煤炭主要消费地、多种煤炭资源汇集地建设新型煤炭物流基地,通过科学优化和整合物流资源,实现“多对一”及“一对多”的煤炭资源整合、集中运输和配送管理,不仅可以提高物流规模经营的经济效益,采用现代化技术设施,节省物流资源、降低物流成本、改善物流环境,还能通过物流中心的集中、适量煤炭储备,优化煤炭资源的配置,提高对下游煤炭消费企业的供应保障能力。

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是我国煤炭净调入量最大、综合运输交通体系(特别是低成本的海运和水运优势突出)最为发达、煤炭供给来源最为多元化的地区,也是我国经济最为发达、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建立新型煤炭物流基础设施的条件也最为成熟。建议及早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选择同时具备海运和内河运输条件,能够满足转运、现代化仓储和流通加工、配送所需的码头(岸线)布局建设新型煤炭物流基地,以此提升煤炭供应链的整体效率和安全性,并通过对物流中心的集中、适量储备,增强煤炭持续稳定供应的保障能力。需要指出的是,建设新型煤炭物流基地要突出两方面的功能创新。

一是新型煤炭物流中心的建设要突出对煤炭资源的优化配置,有利于提升煤炭流通价值。要通过建设新型煤炭物流中心,创新物流模式,搭建起集煤炭商交流信息服务、物流的运输、加工配送服务以及物流金融服务为一体的新型煤炭流通平台,创新优化煤炭物流资源,进一步提升煤炭资源配置效率和物流运作效率,通过提升煤炭供应链的稳定性,增强保障煤炭稳定供应的能力。

二是新型煤炭物流中心的建设要体现安全、绿色、环保的要求。煤炭易燃、易挥发和扬尘,安全隐患大、环保问题突出。长期以来,我国煤炭码头、仓储中心等煤炭重要物流储运基地的环保问题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特别是随着人们对环境问题的日益关注,一些煤炭码头、仓储中心与城市定位不协调,与周边产业发展和居民生活发生矛盾的问题日益突出。有必要借鉴荷兰、日本等国的经验,建设安全、绿色、环保的新型煤炭物流中心,最大程度解决煤炭仓储、流通对环境的污染。

第三,引导传统煤炭流通企业转型升级,加快培育新型煤炭流通主体。

目前我国煤炭贸易和流通企业数量众多,但受煤炭流通基础设施不足等因素制约,煤炭流通仍以传统的煤炭贸易和流通运输为主,缺少新型煤炭流通主体,煤炭流通行业总体上还无法实现对煤炭贸易、流通加工、存储、分拨的系统化组织,即煤炭流通企业在煤炭资源优化整合配置中的作用尚未真正体现,现代煤炭流通方式尚未真正形成。

随着煤炭市场向供过于求转变和煤炭价格的回落,依靠买入卖出赚取贸易差价、业务流程单一的传统贸易流通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而在煤炭来源日趋多元化、煤炭清洁利用要求越来越高的新形势下,煤炭生产企业和终端用户对煤炭流通企业提供更多增值服务的要求在增加。而且新型煤炭物流基地的建设和有效运营,也需要具有现代化物流理念和思维,并具有高效运作能力的市场主体来运营。建议及时引导和支持传统煤炭贸易流通企业不断优化和创新业务流程,向有能力提供专业化的信息服务、煤炭流通加工、分拨配送和供应链服务的新型煤炭流通主体转型。

(作者邓郁松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编辑:王宏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