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给首都北京造一方碧水蓝天

2014-12-11 13:53: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罗会江 金 光 赵文君

打开中国地图,你会发现,蜿蜒逶迤的永定河发源于山西境内。但永定河,是中国首都北京的母亲河,其河龄高达300多万岁。

永定河,曾被人称为小黄河、无定河,由此可知其旅程之艰,命运多舛。据北京国土资源系统一位官员介绍,20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水资源一直紧缺,为了满足城市用水,三家店以上永定河水几乎全部引入市区,使三家店以下70多千米的河道长年断流。由于根本无水补给永定河,加上人口剧增、工业用水、严重超采地下水等原因,北京西部地区第四纪地下水已经全部枯干,永定河的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

2009年,北京市政府决心整治已断流30年的城市母亲河——永定河。其目标是使这条因人类过度使用而断流的河流重新有水,并在170千米北京段恢复流水。尤其是在37千米城市段形成五大湖面和十大公园,再辅以河道内外园林生态绿化,使河流重新成为景观。这项堪称奢侈的全人工河流计划,将耗费170亿元巨资。每年河流所需的1.3亿立方米水量也全部靠“人造”。永定河改造之所以引发人们的极大关注,是因为该河是中国迄今最大、最长和总造价最高的人造河流。

关于永定河治理,专家莫衷一是。环保专家颇有微词,认为这无异于永定河的豪华葬礼。而水利专家则大为推崇,认为永定河治理思路是政府高层确定的,其设计方案不仅合理,甚至还美轮美奂。

治理永定河,川军献力

2013年6月,四川省地质集团公司通过招标,力挫群雄,拿下了永定河龙泉湾水环境改善工程的第二标段。该工程总造价2000多万元。

四川地质集团公司总经理王明典告诉记者,虽然这个工程从体量上看算不上大工程,但意义重大:一方面表明集团公司北上(内蒙、北京)南下(云南、广西)拓展战略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尤其进入北京地质市场,其门槛之高、难度之大,超出常人想像;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四川地矿局的水工环专业单位参与永定河水环境改善,将为首都北京造一方碧水蓝天,虽然责任重大,但深感荣幸与自豪。

“这样的工程,四川地质集团公司还是第一次接手,虽然技术含量并不算高,但从技术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是专门成立了攻关小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做成精品工程,在首都北京站稳脚跟。”该公司总工程师杨全忠告诉记者:“万事开头难,但既然开了个头,就要开个好头,开个彩头。”

第二标段涉及的工程范围还不到一里地。确切地说,只有475米,但涵盖的内容却是五花八门。这一点,连项目负责人——北京门头沟土生土长的邓龙经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干脆就把合同搬了出来,直接让记者看个仔细。

记者浏览了第二标段的主要内容,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解构:

一是改水防渗工程。主河槽满铺格栅石笼,采用膨润土防水毯与复合土工膜做防渗处理;河道溪流满铺格栅石笼,采用膨润土防水毯做防渗处理;局部开挖深潭、改造雨水口两座、河底平整,铺设给水管708米,3/4"快速取水阀14个,软管和固定给水管接驳口1个。

二是生态修复工程。河道两岸步道以下铺设铅丝石笼和土工石笼袋,覆土放坡进行生态修复。

三是景观艺术工程。包含滚水坝一座、碎石园路、石材栏杆、低栏杆、透水步道,总计24439平方米的绿化面积,主要植物品种有13种,包括五叶地锦、马蔺、蛇莓、委陵菜、玉簪、桔梗、大花萱草、地榆、紫花地丁等。

经过精心准备,2013年10月,永定河龙泉湾水环境改善工程开工。没有彩旗飘飘,没有锣鼓喧天,也没有空标高悬。“当地老百姓也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邓龙经理说:“但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为首都北京造一方碧水蓝天。”

工程开工后不久,记者曾到现场采访。

工程施工的第一项就是挖方,总共有3万多方的工作量。由于施工场地狭窄,白天只能有几台挖掘机、钩机、铲车进行作业。为了赶工期,他们是24小时不间断施工。尤其到了晚上,工地上更是灯火通明,100多台大型运输车穿梭其间,场面蔚为壮观。在施工现场,一位驾驶员告诉记者:“北京管得严啊,白天我们这样的运输车是不准动的,怕洒土、怕扬尘、怕影响交通、怕破坏环境,所以我们只能晚上来多拉快跑。”10月的北京,天已经很冷了,但工地上却一派热火朝天、挥汗如雨的景象。

从气势上看,滚水坝的建设也算得上吸引大家眼球的。一位负责安全的技术员告诉记者:“这些用于滚水坝的石头,是一种很稀有的文化石,随便一块就重达好几吨甚至几十吨,关键是这种石头是专门从100多千米以外的河北易县购买过来的。”几台大型吊车联合作业,将一块块巨石举起来,再慢慢转动,平稳前移,而后稳稳地放到指定的位置。

如果说土石方开挖、滚水坝建设算得上大手笔的粗活的话,那么制作铅丝石笼、修建步道、安装栏杆、铺设防水毯则是细致活了。在铅丝石笼编制工地,施工人员一丝不苟,每个石笼都是严格按照规定的尺寸进行加工制作,铅丝与铅丝的连接都非常紧固,即使填满石块,石笼也依旧保持原型。而步道的地砖铺设、栏杆安装,则完全是在测量监控下进行,步道上的任何一个图案,也绝对与设计完全吻合。

记者离开时,北京已经正式进入冬季,整个北京城已经开始供暖了。站在刺骨的寒风中,邓龙呼出一口热气,搓了搓双手,而后扫视了一下工地对记者说:“马上就会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了,但天气再冷,我们也不能停工,我们必须赶在2014年4月以前全面竣工啊!”

永定河如愿碧水连天

今年8月30日,记者再次前往龙泉湾工程现场采访时,龙泉湾工程已经竣工差不多半年了。

漫步在新修的步道上,抚摸着光滑的石栏杆,远望月牙式的拦水坝,放眼雕塑群一般的滚水坝,记者分明觉得,这就是放置在首都北京门头沟区的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

在龙泉湾,记者偶遇一对母女。小女孩看见一湖碧水大声叫了起来:“妈妈!妈妈!我看见海啦!我看见海啦!”记者趁机采访了年轻时尚的妈妈,她告诉记者,她家就在这永定河河边。永定河早先也不是没有水,只是水量很小,由于河床渗水严重,常常几近干涸。更要命的是,疏于管理,杂草丛生,滥采砂石,到处遍布深坑,永定河两岸成了一片狼藉的垃圾场,永定河也就成了人人掩鼻的臭水沟。

而眼前,经过治理后的永定河,已经找不到年轻妈妈讲述里的半点影子了。一潭一潭的碧水,像一方一方无边无垠的玻璃镜子,从记者的脚下一直铺展到了遥远的地平线。要么山水相接,要么水天相接,都是一副副空濛淡雅的水墨画。干涸的永定河,只有今天才成为了永远的河。此刻,永定河宁静得像一位沉思的哲人,风若不来叨扰,水面上手舞足蹈的“打油的”(一种昆虫)也画不出半点涟漪。水面下还有鱼群游弋,据说都是官厅水库“流放”过来的,水的清澈见底,让人觉得那鱼儿不是在碧水中,而是在云朵里。沿河两岸,来自陕西蓝田郁郁葱葱的白皮松的翠绿,与婀娜多姿的门头沟柳的淡绿,是一曲接着一曲的绿色男女生二重唱。尤其是滚水坝景观石群,层层叠叠的纹路,像一摞摞线状的厚重的历史书,为你诉说着永定河的古今奇闻。每到“过水”的时刻,滚水坝景观石之间便有了飞瀑流泉,那场景恰像一千万双手同时拨动琵琶古筝,大珠小珠落玉盘,美得不可名状。远处有游船,近处有钓翁,树梢有白鹤青鸟,路上是红男绿女,而藏身于花草丛中的音响设备正放着《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这让人忘记了自己身处北国,而误以为是在江南水乡呢!

很凑巧的是,记者在北京采访时,四川地质集团公司总经理王明典也正好路过北京,他此行是应蒙古国有关方面的邀请,前往该国洽谈有关合作项目的。王明典告诉记者:“在今年4月龙泉湾项目竣工后,我们又趁热打铁在北京拿下了一个建设项目。北京市场的门槛是有点高,但只要你唱得好跳得好,就总会有你的舞台!”□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