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从“劳动力”到“员工”,一字之减传递出什么?

2015-7-16 9:58:3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杨 涛

“采掘劳动力”这个称谓,对煤矿工人来说,是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词,在许多煤炭企业印发的劳动人事管理文件中,制作的橱窗、宣传资料和召开的各类会议上,这个名词出镜频率颇高,俨然已成为煤炭企业采掘工人群体的代名词。

但就是这个看似已经耳熟、眼熟的名词,却让在某煤矿干了近二十年采掘工作的邓庭华师傅很不快。在他看来,“采掘劳动力”这个词让他感到了采掘工人群体与煤矿其他工种群体之间的职业地位差距,产生了一种被歧视的不平等感。

“矿上为什么只是把我们采掘工人称为‘劳动力’,而矿内其他工种人员却被统称为员工?是不是都认为我们采掘工人是只知道干活拿钱的劳动力?还是煤矿采掘工人就是‘傻大黑粗’的代表?”他连续这样反问笔者。

据笔者了解,把煤矿采掘工人统称为“采掘劳动力”这个称谓在煤炭行业由来已久,曾经是各煤矿,也包括建筑、纺织、矿山、冶金、化工等行业约定俗成的叫法。传统或者早期的概念中,劳动力是指从事体力劳动为主的“劳工”,即“工人阶级”或产业工人。马克思理论把劳动力划分为生产部门的劳动者和非生产部门的劳动者。

在过去,没有人觉得这个称谓或者叫法有什么不好,但是为什么今天不断有人质疑这个名词的褒贬意义,甚至还非常反感和反对呢?

在这里,笔者不仅想起了近期我工作的煤矿发生的两件事。

第一件事,我们矿召开了员工队伍稳定座谈会,如何稳定采掘队伍是会议的重点。会上,负责劳动人事管理的劳资科科长首先发言,他说:“目前,我们矿采掘劳动力缺失严重……”“我给你说,‘采掘劳动力’这个称谓我不赞同,我建议你们以后一律称为‘采掘员工’。”不等劳资科长的话说完,矿党委书记就打断了他的发言。结果,党委书记的话音刚落,参会的采掘员工代表就自发地热烈鼓掌。

第二件事,我所在的矿前不久更换了企业形象宣传栏,在其中“员工队伍”介绍专栏里,用了“目前全矿有采掘劳动力多少人”的提法。第二天,有人发现,“采掘劳动力”这个词中的“劳动力”三个字被人用红色的笔给涂鸦了,在旁边写上了大大的“员工”两个字。得知消息的宣传部门在随后更换的专栏里,采用了“采掘员工”这个提法,专栏也就再没人破坏。

这两件事情发生后,在有些人看来,从“采掘劳动力”到“采掘员工”,这两个称谓之间只是一字之减,应该属于旁枝末节的小事。但是,笔者所在煤矿的很多采掘工人却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这说明了矿上对采掘工人群体的人文关怀,让采掘工人群体有一种被重视和被尊重的感觉。

长期以来,煤矿采掘工作给人的印象是事故多、工作环境苦脏累,愿意干采掘的人越来越少。如今煤矿都不同程度存在招工难、留人难的问题,实际上很多煤矿“难招难留”的基本上都是艰苦岗位的采掘工人,而工作环境相对较好的井下辅助、地面辅助、机关管理岗位,也就是煤矿俗称的二三线岗位,往往是不缺人的。

从川东北地区部分煤矿采掘工人招收情况来看,这些年各煤矿招收采掘工人,很多都是面向老少边穷地区,都面临着采掘工人招收难、稳定难、管理难的“三难”处境,甚至有些煤矿出现了采掘工人流失加剧,已不能组织正常生产的困境。

因此,很多煤矿如今都发出了采掘工人“留不住”、“招不进”、“管不好”的呼喊,可这其中的深层次原因探究过吗?

采掘工人除了面临艰苦的工作环境外,岗位身份的不平等,“采掘劳动力”这个歧视性的称谓,以及某些煤矿存在的歧视性制度……俨然成为了采掘工人认同感淡漠,归属感不强的根本原因。

比如,个别煤矿管理干部对采掘工人的看法和管理方式还停留在计划经济年代,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采掘工人,态度粗暴有之,冷嘲热讽有之;有的采掘工人受了伤,有些干部根本不知道,知道了也不去看望和慰问,使人心寒;有些干部只是把采掘工人当成干活拿钱的人,任其随来随走,不主动了解采掘工人的思想动态,采掘工人遇到什么问题也少有人去关心和理会。

实事求是地说,采掘工人干着煤矿最艰苦的工作,却享受着并不算高的工资和待遇。不可忽视的是,个别煤矿过分强调“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挤占采掘工人放假时间组织生产,甚至有的煤矿为了维持正常的生产和完成生产任务,往往通过加班奖励、超产超进尺奖励,或者采取提高采掘队人均月出勤率、提高月度保勤奖的保勤个数等措施,让采掘工人连轴转上班,让很多采掘工人很长时间得不到休息,疲劳上岗。

在有些煤矿的采掘区队,采掘工人工资分配缺乏及时有效地监管,分配基本上是管理干部说了算,采掘工人普遍反映分配的透明度不高,各种扣、罚款名目繁多,管理上以罚代管。比如,完不成当班任务要罚,完不成月度出勤率要罚,就是学习笔记没记好也要罚,采掘工人怨言颇多。

还必须指出的是,在有些煤矿,采掘工人住宅楼和管理干部住宅楼生活环境泾渭分明,界限明显,依然存在采掘工人住宅楼环境卫生保洁不力、居住条件狭窄拥挤的现状,还有些采掘工人因为买不起房,一家老小挤在煤矿提供的简易周转房内,与干净整洁的管理人员住宅条件形成反差。

特别是在当下,很多煤矿生产经营举步维艰,纷纷采取了欠发、减发、缓发工资,甚至降薪等手段,采掘工人因为家庭负担重、家庭没有多少积蓄、整体抗经济风险能力差等原因,他们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导致很多采掘工人内心失落,萌生去意,纷纷离开煤矿另谋生路。

有位刚刚辞职的采掘工人说:“我在矿上干着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老婆要照顾老人和孩子,没法出去工作,我一个人养着一大家子,孩子读书要钱,老人生病要钱,一家人吃饭要钱,但矿上现在却开不出工资,真是没办法了。”他接着说:“而且我总觉得自己在矿上低人一等,现在矿上要求我们与企业共渡难关,可我拿什么与企业共渡难关?我的动力在哪里?”

可以说,这位刚辞职的采掘工人道出了他的真实心声。我们必须看到,采掘工人是煤矿安全生产和安全发展的主体和中坚力量,采掘工人纷纷流失对困境中的煤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和慢性自杀。因为,离开了采掘工人的煤矿还算是煤矿吗?煤矿还能存在吗?毋庸置疑,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正视采掘工人的呼声和诉求,切实提高煤矿采掘工人的地位,力所能及的帮助采掘工人解决一些问题,让他们真正感受到煤矿给予他们的人文关怀,应该成为煤矿各级管理者的责任、义务和必须面对解决的问题。

采掘工人在煤矿安全生产的主体地位必须靠制度来保障,煤矿要从制度上明确采掘工人的责任和义务,保障采掘工人的合法权益。鉴于采掘工人从事着煤矿苦脏累且高风险的工作,煤矿的福利、待遇、分配、住房、奖励等要适当向采掘工人倾斜,为采掘工人提供良好的职业环境,提高煤矿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当下是市场经济,物质和收入固然很重要,但是职业带来的存在感、价值感、荣誉感、自豪感同样重要,很多采掘工人眼里并不全是钱,也有对煤矿的感情、感恩、热爱、回报和奉献。所以,煤矿要提倡感情投资,做到以心换心,以情留人。

平日里,各级干部要多关心采掘工人的工作和生活,倾听他们的意见和诉求,积极改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采掘工人出现因公受伤或者因伤致残,煤矿党政工团各级组织和相关部门要及时去探望、去慰问,对由此导致的家庭困难,要多给予关心和关爱,让采掘工人从心底感受到组织和企业的温暖,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汗水没有白流,最终化为回报煤矿的不竭动力。

要重视、尊重和保障采掘工人在煤矿管理中的话语权、知情权和参与权,做好党务公开、矿务公开、队务公开和班务公开,经常性地举办职工座谈会、基层走访、矿长接待日、基层意见征集等活动,分配、奖惩、考核、职级评审、岗位调整要做到阳光透明和公平公正,引导采掘工人继续传承和发扬好企业主人翁精神,在当下和企业共渡难关。

在此基础上,煤矿要积极讴歌安全生产中的采掘工人先进典型,让他们感受到生产者的光荣与自豪,让采掘工人充分享受自己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新劳动所带来的荣光,尽显劳动的澎湃力量,在煤矿营造出劳动光荣的良好氛围,鼓励每位采掘工人都不断提高自身素质休养,自觉成为煤矿安全发展的建设者和参与者,成长为适应新常态和新形势的煤矿采掘工人。

同时,我们也欣喜地看到,相对于过去,知识经济时代脑力与体力劳动者的差别已不表现在劳动的本质特征上,“员工”这一范畴被企业以及各类组织广泛使用。很多的煤矿也在为此做出改变,包括笔者所工作的煤矿也已开始采用“采掘职工”、“采掘员工”来代称原来的“采掘劳动力”,得到了包括采掘工人群体在内的广大煤矿员工的认可。

从“采掘劳动力”到“采掘员工”,这两个称谓一字之减的变化,或许并不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但至少是一种进步,折射出的不仅是采掘工人根扎一线、奉献煤矿职业精神的觉醒和重塑,也传递出采掘工人对煤矿发展方式的期盼和渴望。煤矿应该顺势而为,积极引导和行动,让采掘工人成为煤矿安全生产的中流砥柱,继而成为煤矿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

(作者单位:川煤集团达竹煤电公司小河嘴煤矿)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