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浅论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

2016-7-6 16:29:2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维宸

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我国特殊资源国情、特殊发展阶段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伴随着人类社会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国土资源被大量消耗,以致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土地与矿产资源供应瓶颈。同时,“节约”的内涵已经不再仅仅针对消费而言,而是不断被赋予时代特征,充斥于人们活动的方方面面。资源节约是指在生产、流通、消费等领域,通过采取法律、经济和行政等综合性措施,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以最少的资源消耗获得最大的经济收益和社会收益。资源节约有两层含义,一是相对浪费而言;二是对资源、能源需求实行减量化,即在生产和消费过程中,用尽可能少的资源、能源(或用可再生资源),创造相同的财富甚至更多的财富,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回收各种废弃物。节约就是“分阶段有步骤地利用、节省”,强调的是减量化,重在方案的最优化。而“集约”是一种生产经营方式,是相对于粗放型而言,强调生产的“低成本、高产出”和规模化,目的是实现效率和功能的最大化,重在模式选择。集约是实现节约目标的一种有效途径,建立资源节约型社会要实现“资源节约”和“经济增长”的“双赢”,而不是以减缓经济发展来换取资源利用量的下降,否则违背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宗旨。

一、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的理论基础

我们之所以提出“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这是国土资源的有限性(稀缺性)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彻底转变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的必然选择。

1.资源稀缺和可持续发展理论。人类无法回避资源稀缺的客观现实,稀缺是相对于既定时期或时点上人类的需要而言,资源是有限和稀少的,也是不均衡的。1789年,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中提出了自然资源极限思想,从供给和生产成本的角度来建立自然资源的稀缺及其效应理论。他认为:地球上的自然资源,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自然资源具有物理数量上的有限性和经济上的稀缺性,这两个性质不会因为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而改变。如果人类认识不到自然资源的有限性,仍然继续大规模消耗自然资源,自然资源与环境就将遭到破坏。1817年,李嘉图从自然资源的不均质性和收益递减规律出发,否认自然资源的绝对稀缺和人类对自然资源经济利用的绝对极限。1848年,穆勒在《政治经济学原理》中提出,尽管资源绝对稀缺的效应会在自然资源的极限到来之前就会表现出来,但是社会进步和技术革新会拓展和推迟这一极限。19世纪70年代,以马歇尔、庇古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学派将研究重心从注重研究资源的稀缺程度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转向关注资源稀缺条件下,实现在不同的资源配置状况下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的途径。1972年,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丹尼斯·梅多斯等学者组成的“罗马俱乐部”所发表的《增长的极限》报告,认为自然资源与环境是有限的。1987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向联合国提交了名为《我们共同的未来》的报告,对“持续发展”作出的表述是,“持续发展是在满足当代人需要的同时,不损害人类后代满足自身需求的能力”。

2.经济增长方式理论。经济增长方式,是指通过生产要素的分配、投入、组合和使用的方式的变化,包括数量增加、结构变化、质量改善等,实现经济增长的方法和模式。经济增长方式理论对于破解“什么是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怎样建设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这一课题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从经济增长效益层面来划分,经济增长方式分为粗放型和集约型。集约型经济增长方式的实质是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经济效益为核心,依靠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通过提高生产要素的质量和使用效率,通过技术进步、提高劳动者素质以及提高资金、设备、原材料的利用率而实现的增长。

二、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的法律规制

《宪法》第十条规定:“一切使用土地的组织和个人必须合理地利用土地”。第十四条规定:“国家厉行节约,反对浪费。”

新中国出台的第一部征用土地办法《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办法》规定:凡征用土地,均应本着节约用地的原则。《土地管理法》规定了“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实保护耕地是我国的基本国策”。

与此同时,有关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的相关法律不断出台。现行的《矿产资源法》第三条规定:“国家保障矿产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矿产资源。各级人民政府必须加强矿产资源的保护工作。”第七条:“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实行统一规划、合理布局、综合勘查、合理开采和综合利用的方针。”第三十条:“在开采主要矿产的同时,对具有工业价值的共生和伴生矿产应当统一规划,综合开采,综合利用,防止浪费;对暂时不能综合开采或者必须同时采出而暂时还不能综合利用的矿产以及含有有用组分的尾矿,应当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防止损失破坏。”同时在第二十四条、二十五条、二十九条、三十条中,对综合勘查开采都作出了规定。

《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规定:“全国矿产资源的分配和开发利用应当兼顾当前和长远、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实行统一规划、有效保护、合理开采、综合利用。”

《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三条规定:“国家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防治,实行减少固体废物的产生量和危害性、充分合理利用固体废物和无害化处置固体废物的原则,促进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发展。”

第三十六条规定:“矿山企业应当采取科学的开采方法和选矿工艺,减少尾矿、矸石、废石等矿业固体废物的产生量和贮存量。”

《循环经济促进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矿山企业在开采主要矿种的同时,应当对具有工业价值的共生和伴生矿实行综合开采、合理利用;对必须同时采出而暂时不能利用的矿产以及含有有用组分的尾矿,应当采取保护措施,防止资源损失和生态破坏。”

《节约能源法》第四条规定:“节约资源是我国的基本国策”。□

(作者单位: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