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繁荣地质文化的思考

2016-7-20 16:20:2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宋宏建

一、文化的定义和功用

关于文化的定义,中国见于最早的典籍《周易》的《贲卦·彖传》的象辞上讲:“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意思是说天生有男有女,男刚女柔,刚柔交错是天文,即自然;人类据此而结成一对对夫妇,又从夫妇而化成家庭、国家、天下,这是人文,是文化。现代人对“文化”的解释见《现代汉语词典》:“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总和,特指精神财富,如文学、教育、科学等。”

本人认为,“文化”不是一个名词或概念,而是一个“文而化之”的过程。套用《易经》中“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解释,“文化”顾名思义就是“文明+人化”,即通过观察人间百态而提炼出的理论。从实践到认识再实践再认识,最后升华为稳定的观念和价值观,再拿来指导人们的行动。简单概括,文化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创造的各种文明对后人所产生的正能量的教化与影响。有文无化的民族是可悲的,缺乏主旋律文化的民族是可怕的,这里所谓的正能量,就是指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积极因素,比如古代的酷刑酷吏、男人留长辫、女人裹小脚之类绝对是文化糟粕。

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的主要功用如下:

一是打造软实力。有句话叫:硬实力不行不打自败,软实力不行不打自败。文化既然是“文明的人化”,就不仅影响到每个人,还与国家、民族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息息相关。《三国演义》里,曹操把文化用到了军事上,产生了“望梅止渴”这个成语。《史记》中总结,刘邦把文化用到了政治、经济、治理国家和干部制度上(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响,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人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最后当上了皇帝。而他与项羽在“光宗耀祖”的共同认识上,诞生了不朽的文学《大风歌》和“锦衣夜行”这个成语。二是培育主旋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发展最终应以文化概念来定义,文化的繁荣是发展的最高目标。”实践证明,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如今的社会,连讨饭的乞丐都知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三是凝聚正能量。因为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必须担负文化铸魂、文化启智、文化塑人、展现人们正向追求的功能。《水浒传》里的“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明眼人都知道宋江是在利用文化来糊弄人,而《史记》中记载没文化的陈胜和吴广,起义前也会“往鱼肚子里塞布条”来装神弄鬼。

二、地质文化与地质调查

什么叫地质(地勘、地矿)文化?首先说明这是一种行业文化。我们知道,一个行业的文化,历史才是其灵魂和根基。再从“文明”和“人化”的角度讲:地质文化应是由地质人所创造的1具有鲜明行业特点的物质、精神、政治、社会、生态“五位一体”文明的总和,是地质人的生存状态、美好愿景,以及最终归属的真实反映。

地质文化研究的对象是宇宙,包括天体、陆地、海洋。天体是星体和星际物质的通称,领域涉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许多前沿学科,所以通贯古今,包容万物,博大精深。地质工作者长年累月奔波于荒无人烟的崇山峻岭,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有着艰苦的行业经历。色彩斑斓的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熏陶和对灵魂的撞击,无疑是创造与弘扬地质文化独特的优势所在。

去年受国土资源作协副主席郭友钊先生委托,作者为其最新出版的报告文学《国家大宝藏》撰写书评,复制几段文字如下:

自1999年开始的地质大调查历经12年,25个单位以每年上千人次的数量奔赴青藏高原,以相距4千米的路线拉网式考察荒凉原始的无人区,在“血与汗、冰与火”中徒步行走50万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12圈半),不仅填补了我国中比例尺地质空白区,而且获得了让世界震惊的重大发现:青藏高原并非5条缝合带而是21条;青藏高原并非无边无际的大洋而是由多岛弧与多海盆构成。这一地质理论的创新和创新历程之艰以及折射出的人性光辉,均似耸立于喜马拉雅山上的珠峰,达到了令世界仰视的高度!

青藏高原的新一轮地质调查,十二载艰苦卓绝的“开疆拓土”,踩踏着一代代地质人为共和国奠基的坎坷足迹,穿梭着祖辈们或详或略、可歌可泣的筚路蓝缕,创新着理论与实践的反复验证、突破与形成;洋洋30万言的宏大叙事,洒洒千百组的详实数据、几十号鲜活人物形神兼备的点睛笔触,宛若一曲沉雄、流畅的《勘探队员之歌》贯通始终。所以说地质文化是地质行业的DNA,是地质人优秀品质代代传承的最有效载体和精神家园,要永远占领并且坚守这片精神高地,记载其历史,光大其传统,弘扬其精神,必须靠行业的、专业的地质文化才能完成!

三、地质文化大繁荣正当其时

在中国文化琳琅满目的历史长廊中,既可称得上地理学家又能称得上文学家的,也可谓是明星璀璨。如汉代的张衡、西晋的葛洪、北魏的郦道元、北宋的沈括、明代的徐霞客等。还有现代文学家的旗手鲁迅先生,也是矿务铁路学堂毕业,且与人合作著有《中国矿产志》。另外新中国的一大批老地质学家如李四光写过小说,杨钟健写有文学著作《去国的悲哀》和《西北的剖面》,黄汲清著有散文集《天山之旅》,冯景兰、关士聪、王鸿祯、刘光鼎等都堪称文学表率等等。至于今天,仅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的旗下就有会员近千,知名作家近百,成为繁荣地质文化的一支劲旅。

在目前的国土资源系统里,地质文化正如雨后春笋焕发出勃勃生机。主要表现在以提升物质文化(包括劳动环境、施工设备、生活措施、产品形象)为主线,以规范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包括领导体制、组织机构、规章制度)为两翼,全面推进观念文化(包括行业精神、行业道德、行业目标、行业价值观念、行业团队意识)的与时俱进与创新。仅就国土资源作协麾下活跃的省厅作协分会、省局地矿文联就有七八家,至于主办有网络平台和报刊杂志之类新闻和文学的新媒体,可以说在国土资源系统早已实现了全覆盖。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我们社会主义文艺要繁荣发展起来,必须认真学习借鉴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优秀文艺。只有坚持洋为中用、开拓创新,做到中西合璧、融会贯通,我国文艺才能更好发展繁荣起来。

这是新世纪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要求,也是对地质人实现地质文化大繁荣的要求!□

(作者单位:河南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