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金融机构助力“去产能”工作的思考

——以山西晋城市为例

2016-12-28 16:41:3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 峰

山西晋城市是全国无烟煤主产区之一,也是一个因煤而兴的城市。全市含煤面积4654.4平方千米,占全市总面积的49.01%,煤炭资源量达458.8亿吨,其中,无烟煤储量超过全国无烟煤总储量的25%,煤炭产业实现增加值提供了地区生产总值的1/3,提供了财政收入的2/3。近年来,煤炭市场需求持续低迷,煤炭价格不断下跌,晋城市煤炭企业利润大幅下滑,偿债能力明显下降,煤炭企业融资出现新的变化。特别是随着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政策的实施,煤炭企业如何进退?银行业如何支持?是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亟须解决的课题。为此,笔者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有关设想,谨供参考。

一、基本情况

2016年10月末,晋城银行业机构共向辖内67家煤炭企业融资852.8亿元,较好地解决了全市煤炭企业的融资需求。晋城市煤炭企业融资呈现四大特点:

(一)贷款仍是煤炭企业获得融资的主要来源。2016年10月末,全市67家煤炭企业贷款余额603.4亿元,占融资总额的70.8%。此外,全市银行业机构对煤炭企业表外融资余额249.4亿元,占融资总额的29.2%。

(二)大型煤炭企业融资能力强。大型煤炭企业融资能力优于县域煤炭企业。2016年10月末,某大型煤炭企业融资总额达579亿元,占全市煤炭行业融资总额的67.9%,涉及全市12家银行业机构。而6家县域煤炭集团企业融资总额116.04亿元,仅占全市煤炭行业融资总额的13.6%。

(三)大型煤炭企业融资方式多样。大型煤炭企业除传统的贷款、承兑汇票等融资方式外,还有跟单信用证、信托产品、金融衍生品、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等融资方式。而县域煤炭集团融资主要还是通过贷款、银行承兑汇票等传统方式。

(四)银行融资呈分化态势。煤炭企业融资呈现大型银行支持大型企业,地方法人机构支持县域企业的格局。以某大型煤炭企业为例,工行、农行等大型银行以及兴业银行等股份制银行共为其提供融资支持324.41亿元,占该企业融资总额的56%,而地方法人机构,仅有城商行提供融资11.83亿元,农合机构提供融资支持2.16亿元,仅占该企业融资总额的2.4%。再以县属某煤炭企业为例,2016年10月末,该企业融资26.87亿元,大型银行与股份制银行中仅有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提供融资10.25亿元,占该企业融资的38%,而农合机构、晋城银行、晋商银行等地方法人机构共为该企业提供融资16.62亿元,占该企业融资的62%,地方法人银行业机构是县域煤炭企业融资的主要提供者。

二、面临的风险

(一)市场风险。在去产能政策影响下,全市无烟煤洗块煤平均价格为每吨850元左右,同比增长17%;全市无烟末煤平均价格为每吨400元左右,同比增长14%。然而,由于煤炭市场长时间低迷,部分煤炭企业仍存在资源价款欠缴、基建进度缓慢、职工工资停发、资金链紧张等问题,经营较为困难。同时,通过煤炭资源整合,历经几年的产能建设和技术改造,新增产能正在集中释放,加以煤炭进口继续保持大规模增长,致使煤炭供需失衡,短期内煤炭企业经营困难的局面难以改观。

(二)财务风险。目前,全市煤炭企业财务风险主要表现在:一是成本价格倒挂。陵川、高平、泽州等地3#煤可采量减少,大多数矿井为9#、15#煤,该类煤含硫量高、灰分高、发热量较低,成本与价格倒挂,呈亏损状态。二是多头融资。2016年10月末,在三家以上(含三家)银行业机构贷款的煤炭企业有20家,贷款金额214.28亿元,占全市煤炭企业贷款总额的35.51%。其中,有1家煤炭企业在本市贷款涉及12家银行业机构,同时,该企业在债券市场也有融资。三是负债率高。全市煤炭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达65%以上,最高的1家煤炭企业资产负债率达80%,财务成本上升,企业面临较大还本付息压力,造成资金链紧张。

(三)政策风险。据调查,全市60座建设矿井中,停建、缓建矿井27个,建设规模3020万吨/年,在停缓建矿井中有的为9#、15#煤矿井,该类矿井煤质差、价格低,目前处于停产状态,尚未产生现金流,要完成建设还需投入大量资金。同时,由于综合生产成本与销售价格倒挂,即便投产以后也会出现亏损,难以在金融机构继续融资。今年,山西省确定了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任务,个别煤炭企业因列为过剩产能已关闭。从目前全市建设矿井来看,建设规模低于60万吨/年的矿井还有20座,其中,已停建、缓建矿井8座。按照去产能相关政策,此类矿井极易被列为淘汰过剩产能,随时面临整合、关闭的风险。

(四)信用风险。目前,全市煤炭企业信用风险主要表现在:一是出现不良贷款。2016年10月末,全市煤炭企业不良贷款余额1.15亿元,欠息1200万元。由于煤炭企业煤质差,成本与价格倒挂严重,未能落实相应的抵押条件等原因,导致贷款出现不良。二是到期融资多。2016年底,全市煤炭企业融资到期90.8亿元,占全部融资的10.6%。煤炭企业利润收窄,还款压力增大,面临较大信用风险。

三、对策建议

(一)地方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要积极优化融资环境,为煤炭企业融资创造条件。一是加强统筹协调,做好“三去、一降、一补”过程中的政策协调,稳步实施煤炭僵尸企业的退出,保护银行债权,提高银行放贷积极性。二是提供政策扶持,严格落实各级政府出台的煤炭行业扶持政策,严禁违规收费,切实减轻煤企负担。对于经营十分困难的煤炭企业,可以探索尝试缓交土地复垦费、减免资源价款滞纳金、缓交可持续发展基金、缓交“五险一金”等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三是协调成立企业还贷周转基金,用于煤炭企业还贷时资金周转使用,增强银行放贷信心,解决企业资金周转难的问题。四是加强资本市场建设,支持煤炭企业走出去。积极组织煤炭企业开展资本市场专业知识培训,推动煤炭企业直接融资,争取辖内煤炭企业在A股市场、创业板以及新三板市场上市。五是建立良好的信用环境。加大对恶意逃废债务等金融失信行为的打击惩戒力度,曝光典型案例,净化金融生态。

(二)银行业监管部门要加强排查,密切关注煤炭行业信贷资金安全。一是按季组织对辖内煤炭企业进行风险排查,实地了解银行业机构对煤炭企业的授信管理和风险评估,及时掌握煤炭企业的生产经营和财务变化情况,摸清风险底数。二是对出现风险苗头的企业要及时向辖内银行业机构进行通报,并协调做好风险化解工作。三是指导辖内银行业机构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妥善应对化解“三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信用风险。四是引导银行业机构落实“降成本”政策要求,加强督导,切实减轻煤炭企业财务负担。

(三)商业银行要加大煤炭产业支持力度,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一是银行业机构要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以及监管部门要求,合理满足煤炭企业资金需求,帮助煤炭企业渡过难关,在经营良好的企业遇到暂时性资金困难时,做到不停贷、不抽贷、不断贷。二是加强贷前调查,主动对接地方政府还贷周转基金,帮助企业完成相关流程,支持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续贷,减轻企业资金压力。三是开展金融产品创新。要根据煤炭企业不同特点,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发贸易链融资、供应链融资、融资租赁等多种金融工具,推出适应不同企业的产品,提供差异化的金融服务,简化各项手续,缩短审批流程。四是对债务规模较大并有3家以上债权银行的客户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由债权人委员会按照“一企一策”的原则集体研究确定增贷、稳贷、减贷、重组等措施,确保形成合力,统一行动。

(四)煤炭企业要科学定位、分类施策。一是对于已达产、效益好的煤炭企业,要在立足煤炭主业的前提下,积极探索煤电、煤焦气化、煤变油、煤层气应用等发展路径,延伸产业链条,开辟新的市场,提升煤炭产业附加值,做大做优做强。二是对于未达产、前景好的煤炭企业,要加快技改步伐,争取尽快达产达效。三是对于煤质差、成本高、技改任务重的煤炭企业,要及早谋划,积极探索资产重组、转让资源等方式,必要时稳妥退出,积极适应新常态,走“关、停、并、转”之路。四是进一步提升管理水平。煤炭企业在集团化、多元化发展过程中,要更加注重加强内部管理,不断降低企业成本,努力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避免盲目建设、重复建设、无序投资。同时,要重点关注财务指标,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合理控制资产负债率。□

(作者单位:山西晋城银监分局)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