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之策

2018-5-21 11:43:1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维宸

2017年6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环境保护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印发了浙江、广东、江西、贵州、新疆5省(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总体方案,不仅拉开了G20杭州峰会后中国金融体制机制改革的序幕,而且在体制机制上将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至此,中国成为了全球首个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国家。

一、绿色金融的内涵

绿色金融尚没有统一的概念,强调环境利益和规模较小乃其基本特征。《美国传统词典》称“绿色金融”为“环境金融”,是使用金融工具来保护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在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中,绿色金融是指“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经济活动,即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

在我国,绿色产业发展还未形成一定的规模,绿色金融也仅仅处于起步阶段,绿色金融的理论和实践尚未达成共识,我国绿色金融还仅仅体现在“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证券”、“绿色债券”、“绿色信托”、“绿色发展基金”、“碳金融”、“绿色股票”等几个方面,但各金融机构和各地方在具体实施中尚没有可复制的模式,存在较大的金融风险。

二、我国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省级绿色矿山建设规划

矿业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柱型产业,矿山企业转型升级和“去产能、去库存”为绿色矿山建设创造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机遇,绿色发展已经成为时代的风向标,也成为了未来矿山建设的重要参照物。作为绿色发展重要组成部分的绿色矿山建设,不能没有资金的支持。在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浙江、广东、江西、贵州、新疆5省(区)的“十三五”矿产资源总体规划中,已经明确要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道路,不断探索总结绿色矿山建设的经验和教训。

(一)浙江省将力争到“十三五”末,绿色矿山建成率达到90%以上,建成1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十三五”期间,浙江省将进一步提高矿山准入门槛,以“绿色勘查和绿色矿山建设”为抓手,在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利用和治理过程中,加强综合勘查开发与高效利用,加大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和土地复垦,全面推动矿业绿色发展,继续在全国发挥示范引领和模范带头作用。力争到“十三五”末,绿色矿山建成率达到90%以上,加快实施湖州市国家级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工程。通过全面提升绿色矿山建设水平、优化矿业布局结构、整体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大力推进矿山生态环境治理。到2020年,示范区绿色矿山建成率达到100%,大中型矿山比例提高到90%以上,矿山“三率”水平达标率达到100%,废弃矿山治理率达到97%以上,将湖州市建设成为布局合理、集约高效、生态优良、矿地和谐的国家矿业领域生态文明建设样板区。鼓励其他有条件的地区开展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集中连片推动绿色矿业发展。

(二)广东省到“十三五”末,将建成200个绿色矿山,建成两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十三五”期间,广东省将坚持多方联动、共同推进,发挥地方政府的主观能动性,落实企业责任,加大政策支持和服务,形成政策合力,加快绿色矿业发展。建成11个国家级绿色矿山,并制订符合广东省实际情况的绿色矿山建设标准和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方案,推进省级绿色矿山建设。到2020年,建成200个绿色矿山,基本形成全省绿色矿山格局。以韶关仁化、河源连平等两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稳步推进曲江大宝山铜多金属矿、连平大顶铁矿、云浮大降坪硫铁矿、仁化凡口铅锌矿、连平锯板坑钨锡多金属矿、广州珠江水泥有限公司石灰石矿等11个绿色矿山建设试点项目,为全省绿色矿山建设发挥示范作用。

(三)江西省到“十三五”末,将建设162个绿色矿山,建设1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十三五”期间,江西省将以已有绿色矿山试点、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和示范工程为基础,以重要矿产集中分布区为重点,从点到面再辐射到区,建设铜、钨、铁、金、银、稀土、煤、盐矿、水泥用灰岩、高岭土、萤石等重要矿产绿色矿山建设162个,其中鄱阳湖地区3个,赣东北地区27个,赣西地区74个,赣中南地区58个。并以赣州市12个国家级、6个省级绿色矿山试点和钨、稀土两个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示范基地为基础,重点建设赣州市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四)贵州省到“十三五”末,将建设40个绿色矿山,建设8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十三五”期间,贵州省将结合矿业转型升级与绿色矿业发展指标要求,建成国家级绿色矿山40个,并在资源相对富集、矿山分布相对集中、矿业秩序良好、管理创新能力较强的矿区建设8个布局合理、集约高效、生态优良、矿地和谐、区域经济良性发展的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由点到面、集中连片地推动绿色矿业发展。

(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到“十三五”末,将建设26个绿色矿山,建成11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十三五”期间,新疆将推进国家、自治区、县(市)三级绿色矿山建设,建立完善的、分地域、分行业的绿色矿山标准体系,在按照绿色矿山标准推进新建矿山设计和建设的同时,推进老矿山改造升级。建设绿色矿山试点单位26个,建成国家及自治区级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11个,使新疆绿色矿业发展成为常态。

三、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策略

绿色矿山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的工程,是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的新思想,也是深入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新发展理念的深刻革命,还是构建“生态功能保障基线、环境质量安全底线、自然资源利用上线和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开展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的重要环节。保证绿色矿山建设的基本条件是可持续的资金投入,绿色金融的功能正好为绿色矿山建设提供了一个资金“接口”,理应成为绿色矿山建设的强动能,但在缺乏风险补偿机制和税收优惠财政性存款倾斜激励政策的现实基础上,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尚存在较多的不适应性,需要进行不断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需要打通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的“最后一公里”。

(一)绿色矿山的饼大而不圆,绿色矿山建设需要政策法律的支持

1.绿色矿山的饼大而不圆

通过5省(区)的“十三五”绿色矿山建设规划可以看到,绿色矿山建设的目标非常明确,既有绿色矿山建设目标,也有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目标,可以说“绿色矿山建设”这个饼很大,但因各省(区)的基础条件不同,绿色矿山建设的目标又有较大的区别,也就是说“绿色矿山建设”这个饼并不圆。

2.绿色矿山建设需要政策法律的支持

从新中国成立到本世纪初,受“有水快流”思想和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品需求不断提升的现实国情影响,我国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速度也在不断加快,同时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在不断加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日益凸显。而在大力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形势下,对矿山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绿色矿山建设成为了时代的宠儿。没有政策法律支持的绿色矿山建设永远是一张白纸,当务之急是建立健全绿色矿山建设的政策法律体系,从规划、设计、建设、运营、闭坑的矿山发展全过程入手,形成不同阶段不同政策的闭环空间,形成绿色矿山建设是矿山发展的常态化局面,在正在进行的《矿产资源法》及其配套法规修改中,为绿色矿山建设留足制度空间。

(二)绿色金融的羽毛尚未丰满,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需要完善的标准体系

1.绿色金融的羽毛尚未丰满

2007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落实环保政策法规防范信贷风险的意见》。该《意见》的出台,标志着“绿色信贷”政策在我国的正式确立,但没有“绿色信贷”的相关配套措施跟进,实施效果并不明显。准确地说,我国的“绿色金融”源于2015年末的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同时发布的绿色金融债的公告和《绿色债券项目支持目录(2015版)》,允许发行绿色债券。2016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2016年9月,G20峰会首次将绿色金融列入议题。2017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门联合印发浙江、广东、江西、贵州、新疆5省(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总体方案。我国的“绿色金融”真正得到金融政策的支持尚不足2年,一个不足2岁的孩子也只能蹒跚走路,不足2岁的绿色金融体系还是萌芽的、零散的,对绿色金融的发展及未来路径选择尚未明确,加之绿色金融具有很多的不可测性,绿色金融组织体系尚未搭建完成,幻想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前行,但“河中”并没有“石头”可“摸”,因此只能经过反复试错,通过试验区的大胆探索走出一条适合国情的绿色金融发展之路,而不是所有的金融都被“绿化”。

2.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需要完善的标准体系

绿色矿山建设的总体目标已经明确,需要动用大量的“真金白银”。金融机构是践行绿色金融的主体,但由于绿色矿山建设的投资期限较长,金融机构缺乏既熟悉金融理论、金融政策、金融风险防控知识,又熟悉绿色矿山建设的地质、采矿、环境评价知识的复合型人才,难以对绿色金融项目把控、识别和研判。加之受政治因素影响较大,经济效益难以在短期内实现,而国内的银行平均负债期限一般为半年,绿色矿山建设的信息披露制度尚未建立,绿色金融和绿色矿山的标准和评价体系缺失,金融机构无法判断投资绿色矿山项目的价值所在,容易出现期限错配风险。在加快5省(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的基础上,需要对绿色金融的内涵和外延进行明晰界定,找到金融机构践行绿色金融的介入口,加快绿色金融标准化体系和绿色矿山标准化体系建设工作,形成特色鲜明又可复制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和绿色矿山标准体系,设立“绿色金融专柜”,专营“绿色矿山”等绿色金融产品,在建立绿色信用体系的基础上,探索精准有效的金融风险防范机制,提高绿色信贷风险的容忍度,确立绿色金融优先偿还机制,严守金融风险防控底线。

(三)绿色矿山建设的投资风险较大,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需要统一的社会信用信息平台

1.绿色矿山建设的投资风险较大

矿产资源的价值最终体现于矿产品的价格上,当矿产品被作为商品销售后,矿产资源的价值也随之“清零”。绿色矿山的抵押物不是矿产品,而是矿山的未来。金融机构投资的前提是对投资对象信息的全面拥有,金融机构敢不敢将资金投向绿色矿山建设,关键是要解决绿色矿山建设的信息不对称问题。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具有很强的专业性,“隔行如隔山”,绿色矿山建设即使对于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专业人员来讲都是一个崭新的课题,风险的隐蔽性和滞后性非常明显。对涉足该领域的金融机构而言,无论是绿色矿山信贷,还是绿色矿山信托、绿色矿山保险、绿色矿山债券、绿色矿山建设基金、绿色矿山股票以及碳金融等,都将面临认知上的巨大挑战,加之绿色矿山建设的抵押物的价值甚至可能为负值以及很难确定绿色矿山建设的未来收益能否覆盖成本,在项目投资前期营销成本较大,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在项目运营过程中所需资金量大、期限长、风险大,若依据“成本—收益”权衡逻辑,面对盈利性不是很高的绿色矿山建设投资,金融机构未必具有很强的投资绿色矿山建设的内生动能和意愿。

2.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矿山建设需要统一的社会信用信息平台

持续的资金投入是保证绿色矿山建设的基本条件,金融机构需要不需要投资绿色矿山建设,有无投资绿色矿山建设的意愿,还需要对客户的资信状况、偿债能力等方面进行准确把握,以强化双方责任和增加互信。尽管G20峰会后国内绿色金融投资“风生水起”,但是从长远可持续的角度看,这种在实体经济复苏缓慢情况下的“兴趣”未必是金融机构最真实心愿的表达。要真正激发金融机构开展绿色金融的动能,需要加快推进统一的社会信用共享平台建设,这一点需要在5省(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过程中得到实质性进展,完成统一的社会信用共享平台建设需要试验区的地方政府持续发力,不断推进和完善社会信用评级制度建设,用制度的“笼子”来加强政府管理和中介组织建设,对于绿色矿山建设而言,需要加大对金融、自然资源、住房城乡建设、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部门的统一信用体系建设,实现信息共享,并明确第三方评估的作用、地位和标准,为金融机构投资绿色矿山建设,把控绿色矿山建设风险提供底气。

(四)绿色金融需要完善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划支撑,绿色矿山建设需要博得绿色金融的眼球闪光

1.绿色金融需要完善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划支撑

从央行等7部委选择的5省(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看,在5省(区)试验区的主要任务中,绿色金融支持绿色矿山建设的主要任务存在些许差别,目的是为了在探索中加快完善绿色金融相关的法律法规制度建设。如在江西省赣州市,新疆哈密市、昌吉州和克拉玛依市试验区将支持“绿色矿山”作为创新发展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贵州省贵安新区、广东省广州市试验区将支持“绿色矿山”作为拓宽绿色产业融资渠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浙江省湖州市、衢州市将支持“绿色矿山”作为构建绿色产业改造升级的金融服务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5省(区)试验区强调的是合作,而不是竞争,是为了通过试验区的不同任务的总结达到在全国范围内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并将这些经验上升为法律法规,制定并实施《绿色金融促进法》,修改《商业银行法》、《保险法》、《证券法》、《信托法》、《基金法》,疏通绿色金融的相关法律规定,用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保护绿色金融发展。目前来看,亟待完成的是5省(区)试验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规划和实施细则,没有完善具体的绿色金融规划和实施细则的约束,试验区的“洗绿”和“漂绿”风险将得以扩散,绿色金融发展很可能出现高开低走、做多动能降低的尴尬局面。

2.绿色矿山建设需要博得绿色金融的眼球闪光

绿色矿山建设是一项工作量较为庞大、技术较为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仅应按照绿色矿山建设规划,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实各项规划任务,而且需要政府加大政策、组织保障、资金的支持力度,在矿产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以及环境保护等相关工作中,不断提升矿山企业自身的实力,尽快完善绿色矿山建设规划、标准和政策制定与实施,还要科研机构和大学院校开展科技攻关,不断提高资源综合回收利用水平,保障绿色矿山建设顺利、圆满完成。同时,加强绿色矿山建设人才与绿色金融人才的培养和交流合作,已经成为绿色金融助力绿色发展的必然。□

(作者单位: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