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新冠疫情下的东南亚矿业

2020-5-7 9:12:4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书生 张向飞

东南亚地处欧亚板块、印度板块、太平洋板块三大板块的汇聚区,是特提斯成矿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复杂的地壳运动演化成多期次、多方向的沟-弧-盆体系复合叠加构造格局,赋予东南亚地区丰富的锡、镍、铜、金、铝土矿、钛、石油、天然气、钾盐等矿产资源(图1、图2),与我国具有很强的优势互补性。据资料统计,东南亚锡矿探明储量154.1万吨,占全球总量的14.12%;镍矿探明储量2841万吨,占全球总量的31.92%;铜矿探明储量1.17亿吨,占全球总量的14.08%;金矿探明储量10239吨,占全球总量的5.58%;铝土矿探明储量61.1亿吨,占全球总量的20.33%(表1,图3)。

图1 东南亚重要成矿带及主要矿产分布图

图2 东南亚优势矿种权重统计图

图3 东南亚优势矿种占世界比重饼状图

东南亚是矿业公司投资的沃土,巴西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巴里克、纽蒙特等世界矿业巨头落户东南亚,五矿集团、金川集团、中国镍业、赤峰黄金、中国有色、中国钢铁等中资企业和东南亚国家开展矿业合作。每年有14.66万吨锡矿、75.8万吨镍矿、101万吨铜矿、161.2吨金矿、1160万吨铝土矿等从这里输向全世界,支撑着全球经济增长。然而,今年3月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在东南亚迅速蔓延,对当地以及全球矿业造成了重大影响,东南亚矿业何去何从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东南亚矿业对GDP贡献

2010~2019年,东盟GDP保持5%~6%的稳定快速增长,高于世界GDP平均增长水平,目前已成为继美国、中国、欧盟、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矿业对东南亚社会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影响,是基础设施发展的推进剂,目前东南亚直接的矿业从业人员超过1200万。《东盟2019年地区经济一体化报告》显示,东盟矿产贸易占贸易总额的8.9%。此外,矿业在多数东南亚国家GDP中占有较高的比重,文莱占GDP近60%,印度尼西亚占20%以上,马来西亚、缅甸、越南、老挝等国占GDP10%~20%(图4)。2013年以来,东盟矿业贸易处于低迷期,2017年开始出现快速回升,并保持9.0%以上的增长势头,2018年东盟矿业贸易达2498亿美元(图5)。

图4 东南亚国家矿业产值占GDP的比例(%)

图5 东盟矿业出口数据统计图

东南亚疫情防控

3月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续扩散升级,东南亚国家确诊病例大幅上升,且呈现一定的本地社区感染趋势。截至4月27日,新加坡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4000例、印度尼西亚超过9000例、菲律宾超过7700例、马来西亚超过5800例、泰国超过2900例(图6)。尽管各国已经开始采取不同程度的“防控隔离”政策,但从目前新增病例的发展趋势上看,大多数国家仍处疫情演变的早期阶段,形势较严峻。

图6 东南亚国家新冠确诊病例趋势图

为了应对新冠疫情的快速蔓延,东南亚国家主要从“锁定”本地活动方面采取相应政策措施。3月中旬开始,东盟各国采取了暂停针对外国人的签证发放、禁止外国人入境或过境、暂停所有国际航班、关闭边境口岸等措施。3月下旬开始,东盟各国将重心转向本地,实行全国范围内的“隔离封锁”措施,进一步限制本地的群体活动,停工停课,尽可能将生产生活降到最低。此外,还积极开展区域合作共同遏制疫情蔓延。4月14日,东盟轮值主席——越南总理阮宣福主持由东盟、中国、日本、韩国通过视频会议参加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问题东盟+3特别峰会》,会后发表了《东盟与中日韩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领导人特别会议联合声明》,提出了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密切配合和加强“东盟+3”在医疗、经济、政策等多方面的务实合作等18条应对新冠疫情扩散的具体措施。

新冠疫情对东南亚经济影响

新冠疫情对东南亚国家的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受影响最明显的是旅游业、零售业和其他服务行业,商业也面临供应链断裂的危险,就业和正常生活受到威胁,消费者的信心受到沉重打击,为东南亚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浓重阴影,除文莱外,其他东盟国家针对疫情纷纷下调了2020年度GDP预期(表2)。

为应对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保障国家经济复苏和社会稳定,各国制订了相应的经济刺激计划,3月31日印度尼西亚政府拨款246亿美元应对新冠疫情,4月22日印度尼西亚又宣布第二轮财政刺激方案,对19个行业实施税收减免措施;3月31日马来西亚政府推出价值为58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3月越南银行为企业提供285万亿越南盾(123亿美元)的一揽子信贷计划;3月17日菲律宾推出逾5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4月10日菲律宾计划筹集230亿美元应对疫情对社和经济的影响;4月19日泰国政府发布了为期5年的《2020年金融稳定与经济安全紧急法令》,授权泰国财政部和泰国国家银行,在初期投放不超过4000亿泰铢(约867亿人民币)的经济刺激计划。

3月10日,东盟发布了《加强东盟应对新冠肺炎危机的经济恢复力声明》,共同应对疫情给东盟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在此基础上,4月9日《东盟政策简报》重申了维护东盟开放经济和一体化政策的承诺,并决心采取集体行动减轻新冠疫情的影响,包括保持市场开放、加强信息共享和协调,以及与行业利益攸关方密切合作;推迟所有债务,以防止公司在危机期间破产。4月14日《东盟与中日韩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领导人特别会议联合声明》重申,进一步加强“东盟+3”之间贸易和投资市场的开放,保障粮食等生产生活物资的安全,确保区域供应链正常运行。总之,东盟目前正在采用一系列积极措施,防止经济衰退的潜在风险。

新冠疫情对东南亚矿业影响

新冠疫情对全球矿业市场造成重大影响,据矿业网统计分析,全球排名前50的矿业公司损失已高达2820亿美元,下降幅度达28%。

对矿业勘查和开采的影响。为了响应国家防疫管控政策,东南亚多数矿业公司推迟了项目并关闭矿山,有些公司甚至关闭了总部,实行居家办公。印度尼西亚煤炭生产商巴彦资源公司在4月30日之前停止其两家矿业子公司的生产;马来西亚丰碑矿业有限公司宣布将遵守马来西亚的行动控制命令,继续中止其在马来西亚彭亨州瑟琳鑫金矿的生产活动,直至采矿禁令解除。菲律宾亚洲镍业公司和环球镍铁控股有限公司于4月1日起暂停了北苏里高省的采矿和出口业务。

对矿产品价格影响。受疫情影响,今年1月煤炭(HBA)价格在65~67美元/吨,据澳大利亚市场反馈,4月14日报价53美元/吨,下跌幅度达20%。据伦敦金属交易市场实时数据,铜金属价格从1月16日最高价6300美元/吨一路下跌至3月23日的4617美元/吨,下跌幅度达27%,但从3月24日至4月17日开始稳步回升至5176美元/吨;镍金属价格从1月16日最高价14285美元/吨一路下跌至3月23日的11055美元/吨,下跌幅度达23%,但3月24日至4月6日经历了两周稳定期后,于4月7日至4月17日开始稳步回升至11887美元/吨;锡金属价格从1月20日最高价17750美元/吨一路下跌至3月19日的13375美元/吨,下跌幅度达25%,但从3月24日至4月17日开始稳步回升至15205美元/吨。

对矿业投资的影响。新冠疫情增加了东南亚矿业投资的不确定性,造成了经济下滑的潜在风险,可能会引起国内政治和社会局势的动荡,对矿业企业带来投资、生产、开发以及安全等风险,但同时这也是矿业投资难得的一个窗口期,矿业投资危机与机遇并存。众多专家预测,疫情过后,东南亚各国会加大对矿产勘查、开采和出口力度以快速拉动经济的复苏,保护本国经济发展,这为矿业投资带来了新的机遇。

东南亚各国均具有较为雄厚的资源“家底”,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增加矿业开发和出口将成为东南亚各国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抓手,中国作为东南亚最大的矿业贸易合作国、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与东盟毗邻的得天独厚优势,将成为推动东南亚矿业发展、抵御新冠疫情、促进东南亚经济复苏的重要国家。□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