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朱训与他的找矿哲学

2020-9-3 8:04:5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毕孔彰 杨光坤

1957年从苏联留学回国后在赣东北地质队和江西省地质局从事地质找矿工作25年;1982年~1994年间担任原地矿部副部长、部长;1994年~2004年在全国政协任职期间仍然持续关心地矿工作……这就是原地矿部部长朱训,这位有着深厚地质情怀的老领导,一生都在思考着地质找矿工作,并开创了找矿哲学这一门学科……近日,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朱训回忆录《我的七十年》,书中系统梳理了这位老领导的地矿工作历程,本文将循着书中的足迹,就“朱训与找矿哲学”与大家进行探讨。

一、对“找矿”的认知

1.提高地质调查研究程度是根本

1952年,朱训被中国人民大学公派到苏联诺沃切尔卡斯克工业大学地质勘探系学习金属与非金属矿专业,1955年转到乌克兰第涅伯尔彼德罗夫斯克矿业学院学习,先后在顿巴斯、高加索、阿尔泰地区进行实习与研究工作,并取得了硕士学位和工程师职称。1957年7月回国后,朱训被分配到赣东北地质队做技术工作。之所以去赣东北地质队,是因为那里发现有超基性岩,国家急需找到镍矿资源。“国家急需”这四个字从此成为朱训体内地质“基因”的稳定因素。

在赣东北地区工作期间,通过地质调查和研究,朱训和同事们编制了一套赣东北地区地质矿产图件,为在赣东北地区部署地质找矿工作提供了依据;发现了一条长达100多公里的深大断裂带斜在赣东北中部,并为其命名“赣东北深断裂带”,认为这个深断裂带及其旁侧次一级断裂具有导矿和储矿作用。后来,这个论断被陆续发现的葛源大型铌钽矿、花亭铅锌矿、东乡铜矿、金山大型金矿等所证实。

而立之年的朱训被调到江西省地质局任地矿处副处长和副总工程师,于1964年组织了东乡铜矿会战,作为会战总工程师,朱训提出“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的工作方针,并开展外围找矿,把有发现新矿潜力的永平地区作为重点研究对象。朱训推断,露在地表的铁矿本来不是铁矿,而是一种假象,铁矿是由含铜硫化物氧化而来的,地下深处可能有铜矿。结果第一个钻孔就发现了40米厚的铜矿体。后来,永平铜矿成为了江西省铜工业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惑之年的朱训又成功主持了德兴铜矿勘探会战。后来,德兴铜矿成为中国第一大铜矿和第一大伴生金矿,是生产结合科研、科研结合生产的典型事例。

在江西期间,朱训相继发表了《江西上饶专区地质构造的基本特征、成矿规律与找矿方向》《赣东北旧红岩系及其在找矿工作中的意义》《东乡枫岭铁矿地质构造的基本特征》《赣东北深断裂带及其地质找矿意义》《江西东北部震旦纪地层》等论文,充分揭示了找矿与提高地质调查研究程度的辩证关系,论证了提高地质调查研究程度是找矿的基础与根本。

2.正确对待地质工作程序

1966年3月,朱训基于找矿勘探会战实践发表了《关于地质工作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他认为,地质工作程序是人们对客观地质体的认识逐步深化过程的反映。在地质工作中,之所以要遵循一定的程序,目的在于有步骤、有程序地组织好各项地质工作,提高自觉性,避免盲目性。要以毛泽东哲学思想为指南,提倡唯物辩证法,反对教条主义和形而上学,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朱训提出了合理划分地质工作阶段,正确对待地质工作阶段,正确处理区测与普查勘探的关系问题,正确对待由表及里的原则,正确对待由浅入深的原则,正确对待由疏而密的原则,正确对待由近及远的原则,正确对待先设计、后施工的原则。这些都是地质普查与找矿勘探中常见的问题,朱训提出的对这些问题的处理原则早已融入地质勘探的实践中。

3.按客观地质规律办事

1979年4月,朱训基于江西找矿实践在《江西日报》发表了《按客观地质规律办事就能前进》。他认为,一个省,一个地区有什么矿,有多少,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而都是由客观地质条件所决定。地壳中各种矿产的形成、分布与保存是与各种不同的地质条件相联系的。根据江西的成矿地质条件,采取以铜钨为重点,统筹安排各种矿产普查勘探的找矿方针,比较符合江西矿产资源的实际。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中期和1973年以后大体按照这个方针部署地质工作,成功地发现与勘探了一批大型铜矿和钨矿,而且在铁、煤、磷等矿产普查勘探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江西铜矿、钨矿具有良好的成矿地质条件,这是经过反复实践之后才逐步认识到的。

4.从已知出发,实行就矿找矿

1982年,朱训基于在江西25年地质找矿的实践,将广大地质工作者找矿的感性认识“就矿找矿”首次拿到了桌面上,结合实际进行了认真分析,使就矿找矿上升到了一种找矿的指导思想和理念。他认为,就矿找矿仍然有效,就矿找矿的路子在不断拓宽:一是通过评价已知矿点检查各类异常或根据其他线索来发现矿床;二是在已知成矿远景区(带)或已知具有工业价值的矿床周围寻找同类型的新矿床;三是通过在老矿区追索已知矿体在空间上的延展来扩大资源远景;四是在已知矿床范围内寻找新矿体、新的含矿层位和新的矿化类型;五是在已知矿床范围内通过对共生矿产和伴生有益组分的综合评价及综合勘探来扩大资源远景。

朱训认为,实行就矿找矿,从成矿地质理论上分析是有道理的。因为形成某个矿床的某种综合地质作用,在地壳某一地区的出现,通常在空间上有一定的广度和深度。这就是相似的矿床为什么在一个地区内成群出现、成带分布的原因。实行就矿找矿,从哲学上看也是有依据的。因为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实行就矿找矿,从地质经济效果来看,也是多快好省的。同时,朱训提出就矿找矿要注意几个问题:一是要发挥地质理论对就矿找矿的指导作用;二是就矿找矿需要采用先进的技术方法和找矿手段;三是要正确处理就矿找矿与新区找矿的关系。

二、找矿认识的里程碑——《找矿哲学概论》

1982年,朱训到原地矿部领导地质找矿工作,他瞄准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服务国家发展战略,不断进行资源形势分析,积极部署找矿勘查任务。在这一过程中,朱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指导地矿工作,并应邀到长春地质学院干部研究生班作“矿产勘查工作中若干哲学问题”的系统讲座,并在此基础上,于1992年完成撰写并出版了《找矿哲学概论》。

1.找矿哲学也可称矿产勘查哲学

《找矿哲学概论》明确了找矿哲学的性质、任务和地位,系统阐述了找矿哲学的认识论、方法论、价值观、矛盾论和过程论,论述了找矿哲学的系统观、发展观和真理观,提出了找矿哲学内在的主客体一致律、阶梯序次递进律、过程转化律、系统发展协调律、点面结合律等五条基本规律和从实际出发确定找矿方针、多期循环渐进、区域展开重点突破、统筹安排协调发展、注重实效适度超前等找矿基本原则。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邢贲思认为:《找矿哲学概论》是国内外第一部全面系统研究地质找矿领域哲学的专著,第一次从哲学理论的高度系统全面地总结了新中国成立40多年来矿产勘查工作的历史经验,揭示了矿产勘查工作的运动、发展、变化规律,分析了矿产勘查这一客观事物中诸多矛盾的关系,是我国矿产勘查认识史上的一次飞跃。

朱训认为,找矿哲学是研究矿产勘查领域里的哲学问题,揭示与研究矿产勘查活动的一般规律的科学;矿产勘查工作是人们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进而满足人类物质生产和生活需要的一项重要的社会实践活动;找矿哲学也可称矿产勘查哲学。当然,这里所说的找矿哲学与矿产勘查哲学在事实上是有区别的:“矿产勘查”是“找”的过程,“找”的全过程包括“矿产勘查”;“找”更侧重于认知哲学,而“矿产勘查”更侧重于过程哲学。

2.找矿哲学是一门应用哲学

朱训认为,找矿哲学就其研究范围而言,既涉及科学哲学(地学哲学)、自然科学、技术哲学问题,又涉及管理哲学、决策哲学问题,是一门涵盖面很广的综合性应用哲学。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邢贲思认为,找矿哲学从方法论、世界观的高度回答了找什么矿、到哪里去找、如何找矿等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认为,找矿哲学不限于纯粹认识论问题,还涉及价值论问题,找矿哲学的核心就是既要解决人如何最有效地认识自然界的矛盾,又要解决由于主体利益或价值关系的需要而产生的在找矿问题上的轻重缓急之间的矛盾;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黄顺基认为,找矿哲学是对马克思主义应用哲学的开拓与创新,走出了一条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道路,开拓了自然辩证法的新领域,创造了中国特色的地学哲学学科体系。

朱训从六个方面提出了“找”的辩证法。一是用系统观部署找矿工作,也就是用系统的整体性原理部署矿产勘查,用系统的结构性原理指导矿产勘查,用系统的层次性原理指导矿产勘查,用系统的开放性原理指导矿产勘查,用系统的最优化原理指导矿产勘查。二是用协调发展原则指导找矿,也就是矿产勘查要与后续产业协调发展,矿产勘查要与先行工作协调发展,各类矿产的勘查工作要协调发展,矿产勘查三个阶段要协调发展。三是用联系的观点指导找矿,也就是联系国家经济建设考虑找矿工作布局,联系周围地区区域地质背景来选择找矿靶区,联系一个地区的综合地质因素来选择找矿靶区,运用联系的观点来具体指导找矿。四是运用过程论指导找矿,也就是合理规划与把握矿产勘查工作阶段,遵守矿产勘查工作程序,缩短矿产勘查工作周期,用过程的发展规律指导找矿。五是运用发展变化的观点指导找矿,也就是找矿要考虑到现代化建设对资源需求的发展变化,找矿要考虑科学技术的发展变化,找矿要考虑地质条件的变化,找矿要考虑主体认识的变化。六是遵循已知规律探寻新的领域,也就是探寻新的成矿远景区,探寻新的矿床类型,探寻新的含矿层位,探寻新的含矿构造,探寻新的找矿领域,探寻矿产新的用途。

三、找矿哲学的内核——就矿找矿

就矿找矿之于现象,之于感觉,之于认知,之于理念,之于实践。或许已存在许久了,并且成为找矿人的口头禅。自1982年朱训发表《论就矿找矿》以来,虽然在他的一些论著中多有论述,但直到2016年才形成并出版《就矿找矿论》。该书认为,就矿找矿的理论基础包括地质理论基础、哲学理论基础、经济理论基础和物质基础,并且提出了就矿找矿的本体论、主体论、认识论、方法论、价值论和矛盾论。这是对就矿找矿的科学总结和理论提升,是找矿哲学的理论基础。

1.就矿找矿是找矿人的智慧结晶

什么是就矿找矿?朱训给出了两个定义:一是在已知矿山的深部和周边地区进行的找矿工作;二是依据已知找矿线索而开展的一种找矿。因此,前一个“矿”字包含着“已知矿山”和“已知找矿线索”两个内容。我国古代先贤们依据“上有丹砂,下有黄金”“上有磁石,下有铜金”“山有葱,下有银”“草茎赤秀,下有铅”“草茎黄秀,下有铜锡”等开展的找矿活动就是依据“已知找矿线索”开展的找矿活动。当然,这种总结已经触及到了“成矿分带性”的更深层次的内涵。近代洋务运动时期,钢、铁、煤等初创时,都是在老矿山的基础上开发的。新中国成立初期,在有限的人力物力条件下可进行的找矿工作基本上都是在老矿山周围进行的。

20世纪60年代,原地质部组织广大地质工作者和地质专家,认真研究现有的矿床,总结它的成矿规律,分析它的成矿条件,探讨它的找矿方向,曾经在全国划出了115片成矿远景区,并依此布置开展工作。20世纪70年代,国外发现的20个特大型矿床中,有12个是在老矿区周边实施就矿找矿找到的。1991年,原地矿部又启动了54个矿床的第二轮成矿远景区划工作,到1995年固定成矿远景区1208处,并依此制定了铜、钾盐、金刚石的特别找矿计划。就矿找矿早已成为矿产勘查工作的一条指导方针。

2.就矿找矿是找矿哲学的内核

朱训指出,“找”的起点是客观存在的矿产,“找”的过程是调查研究的过程和认识逐步发展的过程,“找”的方法是利用找矿标志和成矿规律,“找”的实践进入了科学化系统化的臻于成熟的阶段,找矿“认知”哲学的起点就是客观存在的矿产,找矿“认知”哲学的方法就是调查研究,找矿“认知”哲学的高级阶段就是找到找矿规律,这正是就矿找矿的实质,是找矿哲学的内核。毛主席在《实践论》中指出,理性认识依赖于感性认识,感性认识有待于发展到理性认识,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就矿找矿这一千百年来的实践的感性认识,正是经过了思考作用,不断地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终于形成了就矿找矿论,跃进到了理性认识。这个认识的规律是随着社会生产活动的发展而发展的,认识的过程也是循序渐进的。这就是就矿找矿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

就矿找矿是从“已知”到“未知”。“已知”就是朱训所说的“已知找矿线索”和“已知矿山”。当然,这里的“已知线索”是广泛的,已知的找矿标志、矿体、岩性、构造都是线索,前人的实践、经验、总结也是线索,前人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也是线索。从“已知”到“未知”,从新的已知再到新的未知,以至无穷。探索“未知”是地质工作者的永恒主题。就矿找矿是“否定之否定”。“找”的过程就是在实践中不断否定的过程,在认识上不断否定的过程,然后逐渐地去逼近实际,逼近“真理”,这也是事物发展的普遍规律。就矿找矿是对立统一的。朱训专门论述了就矿找矿中的矛盾关系。他说,这些矛盾关系有些是“矿”自身的,如类型、大小、优劣、深与浅、单一与共生等;有些则是认识论上的,如找什么矿的矛盾关系,到何处去找矿的矛盾关系,用什么方法去找矿的矛盾关系,如何才能找到矿的矛盾关系。

四、找矿哲学的升华——阶梯式发展论

1991年,朱训在中央党校学习时提出了“阶梯式发展是矿产勘查过程中认识运动的主要形式”的论断,并在1992年专著《找矿哲学概论》中做了进一步阐述。朱训指出,我国矿产勘查工作过程一般分为普查、详查、勘探三个相互联系又具有不同任务安排的阶段,每个阶段又包括野外工作和室内工作。野外工作阶段以获取更多的地质资料,室内工作阶段则是对野外工作阶段获取的地质资料进行处理、分析,进而升华认识,以指导下一阶段的工作。这种“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不断地从量变到质变的推进,使得矿产勘查工作的程度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逐步深化。朱训将这种台阶式的发展方式命名为“阶梯式发展”。朱训认为,这种“台阶式”的发展形式与“螺旋式上升”和“波浪式前进”这两种事物发展形式不尽相同,是一种客观存在,是此前未为人们认知的新的发展形式。

此后学界围绕“阶梯式发展”进行了多次研讨,各方人士进行了多方论述,大家取得共识:阶梯式发展是事物发展的重要形式,是事物发展的普遍规律,对事物的发展具有重要指导意义。2014年,朱训发表了《论阶梯式发展》,系统总结了阶梯式发展的提出、基本观点、广泛性、科学性和实践性,论述了阶梯式发展的哲学内涵,阐明了阶梯式发展的指导意义和实践意义,初步形成了阶梯式发展论的体系框架。2019年,朱训主导撰写的《阶梯式发展论》顺利出版,系统梳理了阶梯式发展论的提出与形成过程,阶梯式发展的存在形式、内涵与外延,阶梯式发展的基本特征,阶梯式发展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对比研究了阶梯式发展与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等形式的不同,并将阶梯式发展论融入当代中国的发展历程中,深度剖析了阶梯式发展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充分反映了中国地学哲学研究的最新进展。

阶梯式发展论认为,阶梯式发展是客观事物随时间由一个台阶跃进到另一个台阶的发展,在空间上表现为台阶性,在时间上表现为阶段性,即阶梯式发展是质量维度的量变与质变在时间维度上形成一个一个的台阶或阶梯;发展是一个过程,过程是有紧密相连而又具有不同质的几个或若干个阶段组成的;发展不是直线型的前进运动,发展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相统一的运动,发展是不平衡的,不平衡是发展的普遍规律;阶梯式发展不仅是客观物质世界和人类主观认识运动的重要形式,而且反映了人们的认识来源于实践的客观规律,以及认识对于实践的能动指导作用。

总之,朱训深植“地质找矿”和“为国服务”基因,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指导生产和工作,创造性地推动了地质矿产工作,开创了中国找矿哲学学科,为哲学与自然科学、技术科学、决策科学的有机结合摸索出了一条新途径。

(作者简介:毕孔彰 系中国地质科学院原党委书记 ;杨光坤 系中国地质大学能源学院党委副书记)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