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水煤人眼里的幸福

2014-4-25 8:42:32 作者:欧阳宝塔 左亚鹏 施小锦

对于幸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定义,但在新矿集团水煤公司职工眼中,幸福又是什么呢?

出力干活是幸福

22岁时,李遵义就来到煤矿工作,这一干就是19年。对他来说,在井下踏实工作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李遵义认为,作为农民的儿子,能有机会通过招工参加工作很不容易,现在又被转为劳动合同工,近两年企业还给了他金牌班组长、劳动模范的荣誉,这已经是他莫大的福气了。他认为荣誉是授予劳动者的,自己又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唯有在岗位上尽职尽责才是对企业最大的回报。到百米井下工作对李遵义来说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牵挂。“只有多做一点,多看一眼,感觉班里是安全的,我心里才踏实。”李遵义说。

大家眼里的李遵义其实很另类,很“憨”:他会在完成工作任务后主动去帮助身边的工友,简直是“没事找事”。对于这样的误解,李遵义一笑了之,他觉得大家能在一起工作是种缘分,对别人伸出援手很正常。作为劳动模范,他更应该多干点,多吃点“亏”,如果站在一边看着别人忙碌,他会不舒服。

李遵义认为,公司现在的工作环境与以前相比有了极大改善,职工的劳动强度、劳动难度也相对降低,安全有了保障。因此,他准备让孩子报考矿业学院,希望孩子今后也加入到煤矿职工队伍中,“子承父业”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幸福就是舒心笑

现年51岁的水煤公司综放队职工刘元景,每天穿上胶靴,戴上安全帽,背上矿灯和自救器,到井下作业已整整28年。还有3年多的时间他就要退休了,谈到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刘元景说:“现在生活在不断改善,我们的安全保障和工资待遇也是越来越高,对我来说能舒心笑着回顾自己的经历和收获,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能舒心笑着回顾自己的经历和收获,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这些年在综放队,刘元景的实干是出了名的。一次在3807工作面,刘元景在检修时发现后溜头减速箱链子老化,为了防止耽误生产,他立刻与工友对其进行更换。作业环境狭窄,减速箱体积大,个个部件又如同铁疙瘩,使得更换链子异常艰难,原本3个小时的活,他们整整用了5个小时。回顾起这样的经历,刘元景很坦然,这些辛苦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路走得很扎实。

作为一名煤矿工人,刘元景忙忙碌碌了大半辈子。去年,50岁的他主动要求从一线岗位上退下来。“自己年龄大了,既要在业务上多带带年轻人,还要给他们创造施展才华的舞台。”这是刘元景的心里话。

从一线岗位上退下来的刘元景没有闲着,工作时间安排得紧凑而有序。一有时间他就跟年轻人交流业务上的心得,在技术上指导帮助他们成长。看着逐渐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看着企业发展越来越好,刘元景笑得很灿烂。

平平淡淡是幸福

原机运工区的皮带机房女工杨凯,前年办的退休手续,问起现在的生活,爱说爱笑的她笑得半天合不拢嘴。说起卸下的工作和现在的生活,杨凯打开了话匣子:“现在的条件以前根本无法想像,就拿住的条件来说吧,以前我们刚来时,住的是临时板房,我和老伴是双职工,也没有条件住在一起,每天过着分居的生活。”她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现在我们把家都搬到这了。”

“如今,女儿工作稳定,也到了快成家的年龄,我们老两口也没有什么企盼的,只要他们好好的,我们健健康康的,比啥都强。”杨凯的丈夫王军说:“等我也退休了,就领着老伴出去旅游,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去老年俱乐部打上几圈麻将,要不就在健身广场转转。现在生活好了,吃喝不愁,咱也该讲个生活质量了,对不?”

“那么,你们感觉幸福吗?”笔者问。

“幸福!”老两口洋溢着一脸的幸福回答:“企业给了我们幸福生活的保障,让我们实现了幸福生活,我们一辈子都会铭记。”□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