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兖矿集团员工保障服务中心播撒“及时雨”

2015-5-19 10:30:3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鑫涛 刘保磊

养老保险科、医疗保险科、职称评审科、培训管理科、技能鉴定科……记者走进兖矿集团公司员工保障服务中心大楼门厅,一份业务科室分布图挂在显眼位置,你想办理什么事情,要到哪个科室,一目了然。

员工保障服务中心是由原来的8个部室23个科室整合而成,承载着兖矿集团公司13万在职职工和离退休人员的社会保险及其他管理服务职责,工作千头万绪,人员少、经费少,工作量却大得惊人。

“让职工门好找、人易见、少跑腿、办成事,享受一站式服务,是我们中心的工作原则。”员工保障服务中心负责人介绍说。

职工利益事最大

4月10日是山东省社会保险事业局审核的退休人员缴费情况公示的最后一天。兖矿集团养老保险科科长吴兆辉使劲揉了揉太阳穴,靠在椅背上长长出了一口气,紧绷了两个多月的神经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

今年1月底,山东省社会保险事业局要求兖矿集团3月底完成3.2万名退休人员信息的采集确认。从1月28日兖矿集团召开退休人员缴费年限规范确认工作会议,到4月10日公示最后一天,整整72天,吴兆辉他们举办信息采集培训班、协调各单位抓好工作进度、审核各单位上报的缴费年限确认资料……全科3个人连轴转。

“我们必须按照退休审批表,细心认真地确认退休人员参加工作时间、退休时间、缴费年限等信息。这将作为今年退休人员调整养老金的重要依据,关系退休人员的切身利益。”吴兆辉介绍说,基层单位的工作人员最辛苦,要把退休人员档案全部搬出来,复印退休审批表,按照缴费年限数据采集要求逐项对照,并将相关信息及工作简历全部录入计算机采集系统。退休审批表信息不全的,还要逐项查阅核对退休人员档案,务求数据准确。

“为了翻查档案,我们每个人都磨破了好几双手套。”吴兆辉说着工作中的“糗”事:“我们科的李厚霞连续晚上加班,本来想闭上眼放松一下,结果一睁眼天都大亮了。”

完成一名退休人员信息确认,最少要把档案比照两遍,3.2万人的档案对我们3个人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为保证按时完成确认工作,他们放弃春节和周六、周日休息时间,自觉加班加点。特别是集团公司离退休管理中心,直接管理各单位划转的退休人员近1万名,工作人员经常加班到深夜。

在他们的努力下,兖矿集团成为第一家完成退休人员缴费年限规范确认工作的省属大企业。他们的工作得到了省局领导的高度肯定,并在全省通报表扬。

放不下的牵挂

每逢节假日,医疗保险科科长李桂华都要掌握科里3个人的假期安排。“要保证我们3个人里有一个在邹城。”李桂华解释说,医疗保险科负责医疗保险卡管理和医疗保险系统的维护工作,她们经常在节假日接到丢卡职工要求挂失的电话。“我们很理解职工丢卡后的焦急心情,只要在邹城附近,我们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回科里办理挂失。”

其实,更让李桂华牵挂的是医疗保险系统的升级维护工作。去年7月份,济宁市要求兖矿医疗保险系统升级,10月7日前并入济宁市医疗保险系统。由于企业的收费、划转、结算等流程与政府新系统不同,必须对每个环节进行重新编程。特别是医院的结算系统,需要李桂华根据医院实际运转情况提出需求,由系统开发商编程,最后她们还要对每项程序测试,验证程序的可靠性。

环节众多,计算公式复杂,海量赋值数据导致系统升级进展缓慢。经常因为修改一项赋值,引起其他程序卡壳,李桂华和编程人员一起编程、测试,再修改、再测试,直到打通这个环节。“到了工作后期,我都快崩溃了。”李桂华回想当时的工作状态:“晚上加班到十点多钟是家常便饭。常常是刚回到家,一个电话过来就要接着加班。”

“五加二”、“白加黑”成了系统升级期间医疗保险科的工作常态。10月7日,系统顺利对接运行,李桂华3人却全部病倒了,打了一个星期的吊针。

“现在晚上接到电话,我就头皮发麻,生怕是系统出问题。”李桂华始终放不下自己对工作的牵挂。

都是自己的亲人

每月25日是发放退休职工住房补贴的日子,也是保障中心电话最多的时候。

“每个月都能遇到几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财务科科长范爱琴笑着讲她经历的奇人异事。3月25日,一名退休老职工气呼呼地找到财务科,冲着范爱琴大声质问:“为什么停发我的住房补贴?”“不可能呀,24日我们已经全部划转到个人账户了。”范爱琴一头雾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啪!老人把手中的卡拍到桌子上:“我不管,反正我没收到!”范爱琴瞬间让老人的蛮不讲理给气乐了。她一边安抚老人,一边查找原因。原来,半个月前,老人的银行卡丢失,补办了一张,却不知道新办的银行卡要与账户关联,导致住房补贴被退回。范爱琴耐心地给他办好关联,把老人送到门口,老人嘴里还嘟囔:“你看还是你们搞错了吧!”

被误解是家常便饭,更窝心的是有时还要背“黑锅”。李桂华就讲了这么一件事。去年冬天,一名鲍店矿职工到医疗保险科为丈夫补办医疗卡。李桂华耐心地给她解释,按照原则应该由职工本人到办卡单位补办。“我老公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急等着用卡,您行个方便。”这名职工恳求着,拿出夫妻两人的身份证。李桂华一看证件齐全,按照“特事特办”的原则,为她补办了医疗卡。

谁知没过多久,医疗卡的主人找上门来,说正在跟老婆闹离婚,老婆偷了自己的身份证,补办了医疗卡,把卡里的钱全花光了,要求医保科赔偿。“我们按照要求保留了当事人和代办人身份证复印件,符合补办要求,我们没有过错。”李桂华庆幸当时是严格按要求补办卡。

“这样的人只是极少数,很多人对我们的服务是满意的。”李桂华表示,看着这些人焦急地来,满意地走,心里有一种成就感。“他们是咱们的职工,是咱们的亲人,受点委屈不算啥。”□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