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我们个个都是黑金刚

——皖北煤电钱营孜矿职工烈日下坚守工作岗位小记

2016-8-30 16:33:2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继峰

连日来,皖北地区持续出现高温天气。热,酷热!是户外给人最真切地感受。

为了确保矿井生产工作的顺利开展,皖北煤电钱营孜矿惟一的户外工种——拆架工,正顶着烈日以固有的节奏和方式奋战在自己的岗位上。

在这钢铁的森林里工作,就像进蒸笼一样。这是对拆架工工作环境的真实写照。

“由于综采支架被太阳暴晒,时刻都往外散发着热量。我每次摘钩头,都要戴手套,不然烫手。”拆架工陶恒堂说。

推车、起吊、摘钩、挥手……每个动作他们都做得那么娴熟。尽管持续的高温天气令拆架工工作难度加大,但是大家的工作进度却从未落下。

拆架工是煤矿工作中一个很小的环节,但却是矿井生产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

烈日下,机厂室外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地面和支架体表温度达60多摄氏度,拆架作业时工人们手扶车皮既烤脸又烫手。为了缩短支架在广场上停留的时间,他们扛着十几千克重的千斤顶和手制动器穿梭在支架间,调整勾位、上车定位等。

由于环境需要,作业现场他们必须穿着矿上统一发放的长袖棉布工作服,手上还戴着厚实的帆布手套。别说干活,即使是穿着这身行头徒手在股道上走一趟,汗水都会在工作服上“画”满盐巴图,贴在身上直蛰肉。

“我们早已百毒不侵了,太阳越晒越健康。如今,我们拆架班的12个人个个都是‘黑金刚’。”陶恒堂笑着说。

“不怕热,就不热了。我刚刚回队部,在空调屋里蹲一会,反而感到不舒服。”陶恒堂一边用手在支架拍一拍,一边说:“井下一个工作面的支架都要排着队的上来了,都在赶时间。”

烈日锤炼着人们的意志,汗水在陶恒堂和他的伙伴们黝黑的脸颊不断流淌。渴了,大家就喝大桶里加过盐的绿豆茶。累了,就坐在支架旁休息一会儿。

在机械厂广场上,拆架工陶恒堂从下午8点一直忙到下午2点,笔者粗略算了一下,他们要拆除10座支架。由于工作繁忙,一个班下来,他们几乎没有稍停的时间。

室外温度高,室内员工的工作环境是怎样呢?

在不远处维修车间厂房内,笔者看到正在焊接钢网的唐怀化。他浑身被汗侵透了,像刚从水里跑出来一样。

“唐师傅,这里有多少摄氏度呀。”

“有42摄氏度,这焊接机散发的热量也不少。焊接台上的温度有45摄氏度。”

“你为什么不等天气凉快一点再干?”

“现在才10点多,温度不是最高的。我在12点到下午4点这个时段会休息。井下大会战,每天需要的钢网特别多。我的工友有的转岗分流了,我每天都要加班,才能满足生产需要。”

“天气热,你出汗多,要防止中暑。”

“没事,我每天都特别注意休息的。宿舍有空调,每天都能喝绿豆茶。我没有感到有什么不舒服的。”唐师傅自信满满地说:“我们厂里安排了防暑时间表,最热时都要强制休息。”

据维修车间主任王林介绍,为了降低成本,矿上有百分之九十的材料取消外购,矿用加工件的任务在成倍的增加。像唐师傅加工的钢网,由每月1500多片,增加到4000多片。

矿山是一台高速运转的大机器,员工就像高效运转的大机器上一枚小小的螺丝钉,虽然看着不起眼,但是却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工作着。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冬,即使再苦再累。□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