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如何挤掉能源泡沫?

2016-3-17 9:19:29 作者:瞿剑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谈及能源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表示,首要工作就是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加快中国煤炭行业脱困步伐。

他用“痛下决心”来表达国家能源局解决煤炭企业小、多、散这一老大难问题的坚定意志,并透露,根据部署,从今年起,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同时加快淘汰落后产能,今年力争关闭落后煤矿1000处以上,合计产能6000万吨。目标就是使煤炭的产能和市场需求相匹配。

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只是能源领域类似问题的一个缩影。

2016,能源去产能元年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十三五”时期经济改革的主线,在能源领域的体现,就是2016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确定的“进一步优化结构,统筹优化增量、调整存量,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供给体系”。其中,去产能是调整存量的核心,也是优化结构的前提。所以,把2016年称作“中国能源去产能元年”,是毫不为过的。

从经济学角度看,产能过剩10%~20%,有利于优胜劣汰的良性竞争;如超过20%,将会引起行业性亏损。作为基础、先导性产业,能源领域的产能过剩,既有其适度超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内生原动力,亦有近年来工业化、城镇化强度渐低“天花板”的外部推力,更有前些年宏观刺激政策下的集中爆发,可以说是积重难返。

专家分析,“新常态”大背景下,没有需求侧的奇迹发生,未来能源去产能主要路径,就剩下供给端压缩这一条。煤炭、油气、光伏、风电等,产业集中度都将进一步提升。与之相伴的,则是一些企业的倒闭和“出清”。产业“洗牌”必将提速。

能源泡沫究竟几何

前不久,高端智库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连续第8年在京发布《2015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该报告预计,到2020年,中国炼油能力预计达到8亿吨/年左右,过剩炼油能力仍高达8000万吨/年。

跟“日子还算好过”的油气行业相比,煤炭产能过剩最具典型性。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2015年中国煤炭产能规模为57亿吨,既使扣除停产矿井及未经核准项目,煤炭过剩产能仍达到9亿吨左右。此外,煤炭行业前5家、前10家及前50家企业产量占全国总产量集中度仍相对较低,兼并重组将成为2016年煤炭行业趋势所向。

一向被称为“面多了加水、水多了添面”的电力行业,经济下行期,需求不振,行业发展拐点已经浮现,装机过剩局面或将维持相当一段时期。根据中电联的统计数据,从2014年以来,全社会用电需求大幅下降。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仅增长0.5%,创1974年以来年度最低水平。“十二五”时期,全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长5.7%,比“十一五”时期回落5.4个百分点,电力消费换挡减速趋势明显。在此背景下,若中国通过环评审批的煤电项目合计2.83亿千瓦煤电机组在2020年前全数投产,届时煤电过剩产能将达到2亿千瓦。

与此同时,新能源产能也非常不乐观。

以光伏为例。虽然光伏产业不久前被工信部移出了产能过剩的行业名册,但新一轮过剩风险极有可能加速回潮。数据显示,2015年光伏累计装机量跃居全球第一;今年新增规模也不少。但其中分化迹象明显:有规模、品牌、技术的组件企业订单饱满,中小企业接单困难,大部分用于代工或为自身电站提供产品。上游多晶硅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在全球光伏市场季节性变化下,多晶硅产品承压也较其他环节为重,价格一路下跌,多数企业仍亏损。市场人士分析,疯狂扩产后的2016年,价格战或被再次祭起,结果“剩”者为王。此外,随着产业集中度的提升,行业可能步入“寡头时代”。

为供给侧改革开出五大药方

2016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为年内的能源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出五大药方:

——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加快发展风电和太阳能,推动第一批100万千瓦左右规模的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2016年力争风电新增装机2000万千瓦以上,光伏发电新增装机1500万千瓦以上。积极发展水电,加快推进西南水电基地建设。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稳妥推进一批新的沿海核电项目核准建设,开工建设CAP1400示范工程,推动“华龙一号”技术进一步融合。积极推动地热能、生物质能发展。

——科学有序开发化石能源。有序发展煤电,有效控制煤电产能规模,优化空间布局,加大力度、提高标准,淘汰火电落后产能。加强煤炭产业调控,努力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科学规划煤炭开发布局。适度加快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实现常规油气增储稳产上产。积极开发非常规油气资源,推进煤矿气权矿权统一,突破页岩气、煤层气发展瓶颈,推动实现大规模开发利用。

——深入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调整煤电超低排放升级改造计划,东、中部地区要分别提前至2017年和2018年达标。推广煤电先进技术的示范应用。

——推进煤炭绿色开采建设生态文明矿区。制定煤炭清洁生产标准。因地制宜推广绿色开采技术。完善矿区生态环境补偿机制。深入推进煤矿瓦斯治理,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

——加大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继续推进输电通道建设。积极推动电网升级。加强油气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能源扶贫工程。

与之配套的多项优化、升级项目,多数年内建成投运,有望见到明显疗效。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呼之欲出的CAP1400示范工程开工,已是铁板钉钉。

全球能源互联网进入实战模式

与供给侧发力“攻坚克难”的艰巨相比,标志着能源行业新一轮调结构、升档次的终极目标——全球能源互联网,正由理念推广向实战模式推进。

此次两会,有关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议案、提案、意见建议有十几件,已形成一大热点。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政协副主席孙继业指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条件已经具备,它将进一步带动特高压、智能电网、清洁能源等新技术的创新和发展,强力推动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电动汽车、智能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显著拉动经济增长,促进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

全国政协委员、湖北能源集团董事长肖宏江分析,受资源禀赋、能源发展模式等制约,长江经济带能源供需日益趋紧,就地平衡发展模式将无法满足能源增长需求,必须在更大平台上实现能源的优化配置。他建议,加快制定长江经济带能源发展规划,积极融入全国和全球能源互联网。

全国人大代表、华侨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戴仲川认为,全球能源互联网具有巨大的网络价值,表现为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可以全天候不停地进行能源输送,不受天气、时差影响,使用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输送和消费的能源中,可再生清洁能源将占有相当高的比例,其巨大的绿色也是其他能源品种无法比拟的。他还特别提到全球能源互联将引领新的商业模式:它既是能源生产和消费平台,也是能源交易平台。作为基础性资产与虚拟经济的结合点,在这个平台上,将产生能源价格指数,并将几个重要电力市场相互联系,形成具有标志性的电力能源价格指数,反映全球电力能源生产、消费和交易的走势,实现全球电力能源的价格发现功能。这一指数在一段时间内将与石油价格指数(布伦特、西德克萨斯指数)相并行,并随着电力消费比例的增加取代油价指数,最终衍生出经济新业态。△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