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美税改对能源企业利弊几何

2018-1-23 9:51:48 作者:于琳娜 /译

关于美国税制改革的争论终于结束了。这项法案已经被美国国会通过并由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今年1月起,美国新版《减税和就业法案》正式实施。这是30年来,美国发生的最大规模税改事件,引发了全球关注。虽然税改方案的潜在影响还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显现,不少专家和机构已经预测了此次税改对能源行业产生的影响。

2017年12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全面的税收改革法案。虽然这项法案并不完美,但美国政府努力促进行业创新、增加可购性和竞争能力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美国此次税改最引人关注的是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降到21%。由于一直以来美国的能源公司比其他行业的公司都承担着更高的税收负担,目前看来,此次税改对其是最有利的,但税改的一些条款也将对部分能源企业产生不利影响。对此,《国家能源报道》近日就美国税改对能源企业影响的相关情况进行梳理分析。

利的方面:

促进清洁能源创新

据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税制改革将使美国企业走在清洁能源创新的前列。

一直以来,美国能源企业急切地盼望企业所得税税率大幅度降低以及100%红利折旧可以体现在法案之中。这两项改革可以确保国内能源公司在国际上更具影响力并加速投资——特别是用于研究和开发的投资。

税制改革将使能源公司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中更具灵活性。立法允许对新设备投资的当年冲销,企业可以更快地进行额外投资,改善运营,并投资于雇员培训和工作场所改善。这些改革可能有助于重新定位美国作为下一代清洁能源技术的出口国。

美国福布斯网站认为,这一改革将被铭记为清洁能源的转折点,因为这是各团体聚集在一起发挥智慧形成的结果。无论是直言不讳的行业拥护者、投资者,还是保守派、众议院和参议院,各方都保持着良好关系,避免了不好的结果,清洁能源充满着光明前景。

在清洁能源创新的市场上,欧盟与美国的企业一直进行着激烈的竞争。为了加强企业的竞争力,欧盟对清洁能源技术的创新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包括资金补贴、减税等。此次美国大幅减税竞争或会加剧。

可再生能源将发展更快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否决了前总统奥巴马《清洁电力计划》,同时退出了《巴黎协定》。但事实表明,特朗普的能源政策对绿色能源产业的冲击并不大。

税改法案的颁布则会进一步加快美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2020年之前,预计将有数百万千瓦新的风电加入美国西部的电网,原因是生产税抵免(PTC)的激励措施。美国风能协会表示,从现在到2020年之间,PTC将帮助产生85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科罗拉多州和怀俄明州以及美国其他西部地区,已经看到数十亿美元对风电项目的新投资,这要归功于生产税抵免政策。

最开始,在税制改革的第一个版本中,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对PTC的价值产生了威胁,好在最终公布的版本发生了改变。美国可再生能源理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格雷格·维斯顿说:“这次改革真的把我们从直接攻击中拯救出来。众议院所有关于有可能破坏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条款都被否决了,那些规定将对这个产业产生毁灭性的、立即可见的影响。”

美国可再生能源起步很早,再加上长期以来政策框架的不断完善,美国的可再生能源产业已经相当成熟,各州均有自己的政策法规和发展规划。此次生产税抵免的保留让产业内人士松了一口气,该政策将进一步刺激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油气企业成为大赢家

根据市场观察的企业税收计算器,美国能源部门的平均税率在过去的11年里为36.8%,远高于所有标普500公司的30%的平均税率。石油公司的税负更重,例如马拉松石油公司和康菲石油公司,拥有近50%的税率。

美国西部能源联盟主席凯斯琳·斯加马表示,企业所得税从35%降低到21%对美国西部的化石燃料行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她说:“当企业所得税税率降低时,工业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创造更多的经济活动。因为他们缴纳的税款变少了,于是有了更多的资本进行投资,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

彭博社的一份报告指出,减税政策将为油气行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好处,其中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将增加10亿美元的利润。

在美国西部,能源的发展主要由小型的、独立的能源公司组成,这些公司将在简化的税法中看到好处。斯加马说:“税改对所有行业来说都是公平的、直接的,对所有小型能源企业也一样。”

特朗普上任后,对油气的政策趋于“放松”,去年的访华行程更是促成了中美油气合作大单。虽然这次税改的影响还需要长时间显现,但几乎所有专家和媒体在这一点上是达成一致的:企业所得税大幅度降低,油气企业是最大赢家。

之前,在某些情况下美国的油气公司海外的税款远远高于美国境内的税款。此外,他们通常要支付提取的石油和天然气的遣散税。各媒体、专家普遍认为,美国油气公司将成此次税改大赢家。

弊的方面有:

加重可再生能源跨国公司负担

长久以来,灵活使用税收公平市场来为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金融支持主要是由跨国公司控制的。这样做的结果是,领土报告制度的转变——也就是以前企业只在获得利润的地方交税,现在替换为对在全球获得的利润范围征税——这极大地影响了清洁能源财政状况。

最终的税收计划确实给可再生能源跨国公司留下了一个问题:反利润转移税(BEAT)条款。BEAT的出现是为了阻止跨国企业从海外规避纳税义务,但这也带来了副作用,影响到可再生能源税收抵免。根据彭博社分析公司的一份报告,BEAT每年将造成120亿美元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岌岌可危。这是一个难题,原因是可再生能源的税收抵免通常被出售给投资者,以此作为筹集资金的新方法,因为这个行业是资本密集型的。

“要记住,这个行业需要很大的资本投资,就像是建设一个发电厂同时一次性购买了25年的燃料。”美国可再生能源理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格雷格·维斯顿说,“在之前的参议院法案中,贷款会按照100%的额度征税,但在最终版本中,风能、太阳能公司可以获得80%的抵税政策,虽然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还不够。”维斯顿表示,这导致筹集资金建设可再生能源项目变得更加困难和昂贵。

最终法案虽然允许融资者充分研究利用税收抵免政策、80%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和生产税抵免(政策有效期直到2025年)。这项改革保留了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一种主要的融资形式,但也产生了不确定性:强制性以年度为单位来计算,跨国税收权益融资机构能否达到80%这个门槛?反利润转移税的推出对跨国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该条款旨在阻止跨国企业海外避税,但也“误伤”到了一些迅速在海外扩张的可再生能源企业。为了避免这种“误伤”,法案对风能、太阳能等企业采取了80%的税收抵免政策,但业内人士认为这依然不够。

忽略小众能源“玩家”

早在2015年美国两党提出的税收法案中,提高税收抵免水平的条款意外地漏掉了一些能源领域“玩家”,如燃料电池、小型风能设备、微型燃气轮机、热电联产等。在此次新一轮的税收立法中,这些领域再次被冷落了,而且这一次是政府有意为之。

这些领域两次被遗忘,被戏称为“孤儿”。

虽然美国众议院在税收立法中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法案的一个版本中包含了上述部分领域,扩大了对住宅能源效率提高的税收抵免,纳入了先进核动力设施等。

但是在最终的税收法案中,并没有出现这些要素。

这些额外的清洁能源税收抵免以及计划的时间表,在短期内对行业的公平竞争、促进能源发电技术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可体现经济承诺和环境效益。因此,这些改革应该纳入其他的立法之中。两次税改,都漏掉了一些较为小众的能源产业。美国公民责任能源解决方案论坛政策和倡导主任CharlesHernick认为,一次遗忘可视为偶然,再次遗忘则是故意为之。也许美国政府考虑到,这些产业规模不大,资产值在整个能源产业占比很小,尚不值得大费周章去出台一些细则。他认为,产业的逐渐规模化需要政策的有力支持,政府能够早一些出台专门法律鼓励这些产业。

短期内对煤炭行业刺激不大

煤炭公司很高兴看到最后一揽子计划中的可替代最低税额(AMT)削减。AMT政策可能对企业的有限扣除和抵免额产生影响。

大型煤炭企业Arch和Peabody均位于美国西部,刚刚从破产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些公司依然在使用多年的亏损额来抵消利润,因此不会受到企业减税的积极影响。事实上,根据分析师丹尼尔·斯科特的预测,这两个公司未来还将亏损很长一段时间。

税收改革方案可能会对美国西部一些州的预算构成重大威胁。

例如,怀俄明州的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是联邦矿物特许权使用费,这有助于资助教育、基础设施和国家的一些基金。2017年,怀俄明州的特许权使用费和煤炭租赁奖金合计达7.04亿美元。

但多亏了这一领域的立法被称为“收付实现制”,意味着减税或者其他开支的增加必须与其他项目相平衡。但怀俄明州参议员麦克·恩兹办公室的一位发言人说,参议院将“确保怀俄明州受到保护”。他补充说,自2010年以来,美国国会已经推迟了自动预算的削减达16次。“因为这个税收法案的成本太高,他们不得不撇去一些程序上的繁琐,这就需要消除许多程序,包括矿产租赁付款在内。”特朗普就任总统后,提出“振兴煤炭”的口号。然而,深陷破产风波数年的这家世界上最大的私人煤炭企业———皮博迪能源公司似乎并不能从这次税改中直接获益。主要原因是公司还没有产生利润,没有抵税效益。但长远来看,税改对煤炭企业应该能起到一些积极作用。△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