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黔灵山下的变迁

——贵州省地矿局基地改造纪略

2018-6-1 9:32:44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陈安琪

对比曾经“老贵阳”时期,北京路已完全脱胎换骨,然而这并不是最后。随着城市规划建设,北京路的地铁、新一轮的棚户区改造、贵州饭店的新大楼都将跟随着大贵阳的发展,引领贵阳成为一个更精彩、更具活力的城市。几年,十年,或是几十年,之于一条街道,无非一瞬,但之于坐落在此的地矿局以及生长于此的地矿人而言,却是镌刻在内心的永恒记忆。

几张老照片将记忆拉回到了贵州省地矿局老基地的从前——清亮的水井,高耸的水塔,家属大院的墙上长满了爬山虎,子弟学校不时传来朗朗的读书声……

那时,这里没有林立的高楼和繁华的街道,没有高端商场写字楼,也没有国际范的地标。那些旧时的景象却是一代代贵州地矿人记忆中最鲜活而迷人的地方。

(一)

是的,这里曾经是老贵阳北边、黔灵山脚下一条简单而优美的弧线。从八鸽岩的交际处到黔灵公园大门口,靠黔灵山的一边几乎都是贵州省地矿局的地盘,乘公共汽车也要坐两站的车程。

贵州省地矿局老办公大楼

也许因为当时的贵州省地矿局隶属于地质部直接管辖,是中央单位,有很多来自北京的干部和专家,所以就把这条路取名为北京路了。

北京路修得宽阔、大气,路两旁分布着外贸局、体育局、博物馆、图书馆等政府部门与机关,绿树成荫、围栏森严。离北京路不远,还有一处鲜为人知的革命历史遗迹——中共贵州省工委第一任书记林青烈士就义处。

其他暂不说,就地矿局所处的北京路段来看,就有许多值得回味之处。这一段路从交际处开始,一路缓缓上坡,路过安云路口、地质资料馆、地质印刷厂、地质科研所,到地质招待所、地质实验室、局机关大礼堂、局机关办公大楼,再到野外队职工宿舍楼、地质子弟学校——北京路的坡爬到这里,几乎就到了整个贵阳市的地理制高点。有人说南明河的水把贵阳市全部淹了,也淹不到地矿局这里。于是,地矿局干脆就在这里建了一座高高的水塔,成为这一地区的地标建筑。笔者曾经设想,如果水量足够,从落差来计算,整个贵阳市都可以用上从这个水塔里流出去的自来水。

北京路过了地质子弟小学这个贵阳市的制高点,就开始一路下坡,并在路过地质供应处的物质产仓库时,慢慢转了一个大弯,来到了黔灵公园门口。

这些过去的现实,不仅仅落在历史的故纸堆里,也保持在地质人的记忆中。

“十几年前,我家就住在这个老房子里,在子弟幼儿园旁边,走两步就是办公楼。那时还没有北京西路、北京东路之称,我们这里是北新区路。那时候,我们这一片就像城乡结合部一样。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这样咯!”一位已经退休了的老同志回忆道,“现在这里真是黄金地段,离黔灵山这么近,旁边就是贵州饭店,以前可是有名的地标建筑,是贵阳当时最高的大楼!乡下人和外地人站在楼前仰起脖子朝上看,头上的帽子掉在地上,才看到茅台酒瓶的‘盖盖’(贵州饭店外型酷似茅台酒瓶瓶身,顶楼的旋转餐厅如同茅台酒盖子,故被称为‘盖盖’)。我们这一片周围大多是‘好人家’,地矿局的、铝镁设计院的、煤炭厅的,还有省政府的,氛围好得很!”

十几年之后,北京路一跃成为贵阳最繁华的商圈之一,成为了集商业、文艺和时尚的新秀,从三层楼的砖瓦房单车道旧博物馆到30几楼的高档住宅区,应有尽有的购物中心,车水马龙的繁华商圈,设计感十足的美术馆、国际会议中心,而昔日的地标——贵州饭店,如今也迎来了二期建设,昔日老楼已被淹没在楼群之中——这十几年间,北京路迎来了无数充满创意的时尚与人文、艺术结合的建筑与空间。

(二)

改革开放以来,这条街,这些人,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黔灵山下的这条北京路,经历了几次较大的改变,而且都集中在这个制高点上。

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从紫林庵修通了瑞金北路,在制高点这个地方与北京路形成“丁”字交通结构,极大地方便了居住在北京路的地质人进城和赶火车、赶汽车。

第二次是本世纪初,从地质资料馆门口开挖北京路下拉槽,降低北京路的坡度,从地下穿过了制高点,与北京路“丁”字路口形成了初步的立体交通公路。

第三次是近10年的事,贵阳市开发了金阳新区,从瑞金北路规划了一条高等级公路。这条路从北京路制高点的空中跨过,穿越黔灵山隧道,直达金阳。

这样,北京路的制高点就成了黔灵山下贵阳市现代立体路网的重要枢纽。

原地质子弟学校教师吴限对北京路的变化有着自己独特的感受。

“我们这条街啊,最早拆除的是我们地矿局的子弟学校,那是2000年左右,我就在学校里当老师,教体育。”

吴限望着元隆11号楼的方向,那个位置就是曾经的局子弟学校,他若有所思地回忆着,“我带着孩子们在操场上奔跑、做操、打球、做游戏……每天都很快乐。当我得知局里决定在这里进行基地开发,心情十分复杂——如果学校撤了,孩子们怎么办呢?我又应该去哪里呢?”

进一步问他时,他笑了笑,“不过,好在后来局里联合房地产开发商为学生们联系了新的学校,甚至向别的学校缴纳了高昂的费用让学生们就近转学,也想尽了一切办法对我们教师进行安置。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很可惜,当时子弟学校不仅教学质量好,而且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地方。作为老师,我们就想好好地为地矿系统教书育人。不过,从大局考虑出发,我们还是支持局里的决定,服从安排。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实证明,基地开发的决策是正确的。”

吴限指着窗外,介绍着北京路街区一派繁荣的景象。他现在没有再继续做体育老师。子弟学校撤掉后,他先后在局机关保卫部门、物业管理公司工作,继续为这条街道和地矿局的居民、职工服务,为大家创造着良好的生活工作环境。

(三)

当然,北京路面貌最根本的变化,还是地矿局老基地的拆迁与改造。

在贵州省地矿局60年发展历程中,地质工作者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为贵州地质找矿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岁月的流失,风雨的侵蚀,年轻的地矿局进入了中壮年时期,当年流行的苏式建筑物开始陈旧了,过去宽敞的办公楼也显得狭窄不堪。改造老基地、盘活存量资产、改善地质职工生活质量成为贵州省地矿局深化改革、创新发展的重要职责与使命。于是,北京路地矿局老基地的拆迁改造被提上了议事日程,黔灵山下变迁的历史序幕徐徐拉开。

北京路改造中牵涉的400余户人家,情况复杂,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存在着各种特殊情况和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别说修路修房子了,光是拆迁工作就做了好几年,其间更是困难重重,政策、居民、赔付、搬迁等等各方面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阻力。”局机关服务中心副主任黄政曾经参与了整个北京路改造的拆迁工作,谈到这件事,勾起了他不少的回忆,“局机关服务中心为做好北京路改造,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为整个改造工作做出了很大奉献。”

由于种种客观原因,拆迁工作持续多年,终于在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和居民住户、社区、市政、房开商的配合之下完成,其过程之艰辛,困难之巨大,令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记忆犹新。

“在动员居民搬迁时,全靠我们自己挨家挨户做工作,我们一些退休党员同志不仅响应号召率先搬迁,还主动解释劝导,令人非常感动,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黄政全程参与了北京路改造的拆迁工作,这段经历令他难忘:“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解释劝说,大部分职工居民都还是非常支持的,可是也有少数不那么‘好说话’,有的住户无法接受甚至还要上访,我们进行解释劝说,被骂甚至被打的时候可不少。”他一边说着,一边苦笑,仿佛这些事情就如发生在昨天一般历历在目,“情况紧急时连夜拆迁,大家整晚不合眼守着是常态,累了困了坐在马路牙子上抽杆烟,然后继续投身工作,什么办法都用尽了,总算是克服万难完成任务”。

在北京路改造过程中,除了自己的基地,局里还为市政道路建设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奉献——市政在修建黔灵山路时,贵州省地矿局和机关服务中心主动承担了许多拆迁安置补偿工作,人力、物力、资金等都给予了极大支持,这为黔灵山路的按期完工和顺利通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如今,北京路前往观山湖去车程不过20分钟,要想去火车北站乘坐高铁,10分钟就能到达,放在过去无法想象。这条路贯穿联通了观山湖区与贵阳老城区最大的几个商圈,可谓贵阳的“生命线”之一。

(四)

“拆迁工作完成后,我们终于在2008年开工修建基地了,这也是不容易,之前谈过好几家房地产开发商,都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黄了’,为了最大限度地保障我们局的利益,不使国有资产流失,真的是煞费苦心。”席文媚放下手里的笔,认真地说:“我参与了银海元隆的修建,看着这里从拆掉的废墟到高楼拔地而起,十分感慨,也无比自豪。”

说到这里,他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照片。这些照片记录着北京路基地的改变,从最早的苏式老建筑到后来拆迁后的废墟、地基挖掘以及修到一半的大楼,到最终大楼竣工的模样,不同时期的记录都十分详尽,每张照片下都有着相应的注释。“其实,大楼修建的过程整体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我们与房地产开发商进行了成千上万次沟通,修建过程中也高度参与和监督,尽最大力量去让我们的改造更好,力求质量和速度并进。在齐心协力地合作之下,3年后的2012年,银海元隆的工程竣工了”。

房子修得很漂亮,路也修建得很好,北京路经过一番改造,俨然一副贵阳新CBD的架势,贵州省地矿局和银海地产、星力集团都同时为招商努力,毕竟地段硬件设施都这么好,理应把控好招商品质,争取利润,盘活资产。

(五)

在很多老贵阳人的印象当中,曾经的北京路,不过是贵阳一环线内外的交界点之一。然而,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张,北京路显要的交通地位开始凸显。现在的北京路,准确意义上由老北京路与北京西路、北京东路共同组成,西端曾经是贵阳规模最大现在也是成熟的居住社区——贵阳世纪城;东端则是当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之一——中天未来方舟。北京路形成一条横贯城市东西的交通中枢,北京路沿线以北,经过黔灵山路,是贵阳新城建设的核心区域观山湖区,北京路以南则是繁华尽现的老城区。北京路在贵阳城市道路发展中的“脊柱”作用已然形成。从地铁北京路站点到1.5环,再到与1.5环同步开建的BRT城市快速交通系统,新的城市道路交通体系与北京路及其延长线互为补充,优化提升了贵阳的交通路网;这些都为北京路带来了新的聚焦点。

如今,在贵阳,不论是逛街聚会还是购房租房或是做生意开公司,北京路银海元隆绝对是热门选项,因为这里不仅吃喝玩乐住样样都有,而且四通八达十分方便,当然无可避免的就是曾经还算通畅的北京路现在车水马龙交通拥堵比较严重,可是这又哪里能阻止人们蜂拥而至的热情呢?

至此,对比曾经“老贵阳”时期,北京路已完全脱胎换骨,然而这并不是最后。随着城市规划建设,北京路的地铁、新一轮的棚户区改造、贵州饭店新大楼都将跟随着大贵阳的发展,引领贵阳成为一个更精彩、更具活力的城市。

几年,十年,或是几十年,之于一条街道,无非一瞬,但之于坐落在此的地矿局以及生长于此的地矿人而言,却是镌刻在内心的永恒记忆。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

新世纪以来,黔灵山下的变迁是贵阳市建设发展的一个缩影,也是贵州省地矿局发展变化的成果体现。

迎着人们羡慕银海元隆广场的目光,这里的人们可以骄傲地说,变的是北京路这条街道,不变的是贵州地矿人追求发展的初心。□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