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古韵与新曲汇成的交响

——赵学仁和他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2018-8-28 10:32:17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王琼杰 通讯员 李俊杰 郑晓丹

让他享誉钧瓷界并对钧瓷界造成深远影响的,则是其创办的全国惟一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中国陶瓷史上最灿烂的杰作,当属禹州市的钧瓷,它以不可替代的英姿屹立在诸多瓷种的前列。今天,我们要讲述的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与钧瓷有关的年近80岁的老人。他,不是钧瓷大师,也并非出身钧瓷世家,但却凭着对钧瓷的热爱,凭着一腔热血,与钧瓷半路结缘,并在钧瓷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煤矿工人出身,曾任过煤矿矿长、副市长、钧瓷研究所所长、钧官窑址博物馆馆长等职;他既是全国能源劳动模范,又是艺术家,设计出了大量的钧瓷精品和珍品。而让他享誉钧瓷界并对钧瓷界造成深远影响的,则是其创办的全国惟一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赵学仁(前一)与技术人员一起研究钧瓷制作工艺

他,就是河南禹州市御钧斋钧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学仁。作为全国第一家原创钧瓷博物馆,其原创的精髓在哪里?藏品与人们熟知的钧瓷又有何不同?带着问题和好奇,中国矿业报记者近日慕名来到了位于禹州市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执着的追求

七月烁石流金,博物馆院内花树苍翠,人来人往。隔着落地玻璃窗,只见车间里工匠师傅有的拉坯,有的上釉,有的烧窑,一派繁忙景象。

在禹州,这个全世界惟一的钧瓷原产地,以瓷为主的博物馆有6家,大多以古瓷、窑炉或朝代命名,而惟独这个钧瓷博物馆以“原创”命名,缘由何在?

聊起钧瓷,赵学仁如数家珍:“我们博物馆内的钧瓷作品皆为原创,馆内展示的几百件钧瓷珍品不仅造型奇特,而且都是通过手的捏、扣、抚、拍、搓等方式来完成的。件件作品釉色五彩,凹凸有致,一点一线都顺滑流畅,其整体效果丝毫不亚于手拉和注浆烧制。”

从钧瓷“内外汉”到“钧瓷大师”,再到现在开办的原创钧瓷博物馆,赵学仁的钧瓷之路可谓是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一路奋斗。

1991年,身为禹州市政府副市长的赵学仁,受命兼任新成立的钧瓷研究所所长。这对从未接触过陶瓷生产的赵学仁来说,是一次不小的考验。敢想敢干的他在着力化解人才缺乏、资金不足、场地狭小等问题之后,把主攻方向和主要理念聚焦在继承传统钧瓷艺术之上,并结合现代科学技术和市场需求,弘扬钧瓷文化。

钧瓷烧制历来有“十窑九不成”之说。赵学仁把钧瓷烧成工艺列为重要攻关课题,不断尝试新的烧制方式,终于探索出无匣钵双孔碳化硅隔焰窑和液化气窑,既节约了能源,又提高了产品质量,打破了过去钧不盈(过)尺的说法。由他亲自领衔监制的、在香港回归时作为河南省政府赠送礼品的“豫象送宝”特大花瓶的烧制成功,不仅让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名扬天下,更是让禹州钧瓷大放异彩。

为使钧瓷文化发扬广大,他开始探索钧瓷艺术的更深走向——1996年决定向国家申办发行钧瓷邮票,经过3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实现,大大提高了钧瓷在国内外的知名度。

2002年赵学仁退休后,仍然没有停止对钧瓷文化的研究。2004年,赵学仁开办了御钧斋钧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始了自己的原创之路。

中国历史文化里的鼎器,在古代被视为立国重器。一份有关鼎器的史料记载,令赵学仁浮想翩翩:如果能烧制钧瓷大鼎,既丰富了钧瓷创作,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弘扬。但烧鼎却着实不是一件易事,更别说一个高达1.36米、口径1.09米的大鼎。

果不其然,在烧制过程中,由于鼎的上半部分较大,底部的承重不够,总是在即将烧成之际出现坍塌现象,连烧十几窑均不成器。在窑厂钻研几十天,赵学仁如坐针毡,夜不能寐,食不知味,索性吃住在厂里,与技术造型人员反复研究原材料的配比、器型的改造。

功夫不负有心人。中华九龙宝鼎终于烧制成功!第二天醒来,赵学仁忽然发现自己的耳朵有些失聪了。而他烧制的中华九龙宝鼎以最大的瓷雕鼎荣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被河南博物院永久收藏。

创新,既有对传统的继承,也有对传统的否定;既有成功的喜悦,又有失败的痛苦。

为了探索柴烧钧瓷的奥妙,他建起了柴烧炉窑,买来了近万斤实木柴火,和师傅们一道不分昼夜,耗费几十个小时,只为得到几件瓷器。

“钧瓷烧制过程没有真正的失败之说,一次失败为下一次成功奠定基础,从烧制过程中获得的知识和经验,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赵学仁的独特见解,为创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随着液化气烧制钧瓷的成功,禹州钧瓷厂家多了起来。但粗制滥造、假冒伪劣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钧瓷的声誉。特别是前几年,受大环境影响,钧瓷市场一蹶不振,不少钧瓷厂家或停产或关门。对此,赵学仁忧心忡忡,御钧斋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创新还搞不搞?手工原创还干不干?赵学仁思来想去,决定再苦再难也要将钧瓷办下去!他动员老伴儿和孩子们拿出工资和多年积蓄,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就这样,时代主题系列,伟人、圣人系列,观音系列,佛系列,罗汉系列……一件件凝聚着智慧和汗水的手工原创钧瓷作品接二连三地烧制成功,一件件原创钧瓷精品摆满了一号大厅、二号大厅、三号大厅……

如今,已近80高龄的赵学仁为了让钧瓷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创办了全国首家原创钧瓷博物馆。

谈到建博物馆的初衷,赵学仁笑着说,钧瓷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物质文化瑰宝,是民族的,也是国家的,要通过钧瓷艺术、这个文化载体,结合特定时期的社会发展,赋予作品以时代特色。这些钧瓷作品经过时间的沉淀和岁月的洗礼,将成为国家的、民族的财富,成为钧瓷历史、钧瓷文化的一部分。

作为赵学仁的徒弟,孙水娟将工匠精神承接下来,并发扬光大。“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许昌市十大巧工能将”荣誉称号就是对她最好的褒扬。

“钧瓷艺术是用心来传承的,只有守住根本,不忘初心,才能做出好钧瓷,烧出好钧瓷。”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正在手工捏制伟人山的孙水娟说。

人要正,心要诚,行要端,这是赵学仁的人生理念。正如他在其所编制的钧瓷珍品集一书中所言,艺术家的路只有两条,一是传统,二是生活。赵学仁正是沿着这两条不平凡的路上,在艺术多元素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他的人品、艺品是当代钧瓷文化艺术长河中的一缕清泉,不断地用自己的方式为钧瓷文化的传承和弘扬贡献着力量。

不朽的乐章

这里记载的是历史,这里传承的是文化。原创钧瓷博物馆作为现代和未来陶瓷文化的渊薮,必将滋养着民族文化的大树茁壮成长。这里陈列的器物,是禹州钧瓷的根,是中原文化的枝,更是中华民族文化的脉。

原创钧瓷博物馆,设在御钧斋钧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展销大厅的后边。院子里用青石铺路,两侧分别安坐着原创钧瓷“八仙过海”和“事事如意”,院中央大玻璃罩内安放着一人多高的原创钧瓷“诚信鼎”。

走进一号展厅,记者立即被一排排琳琅满目的瓷器所吸引。展厅内陈列着数百件尊、壶、钵、洗、瓶、人物、葫芦、山石等样式各样的钧瓷作品,釉表光洁无痕,线条纤细如发。在窑变成色上,月白淡青韵味有变化,大红大紫四时有不同,淡而不俗,浓而不艳,完美地展示着原创钧瓷釉质莹润、端庄浑厚、婉丽多姿的风韵。

作品的创作主题也是多种多样,有紧扣时代发展脉搏的大器礼品,有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艺术佳作,更有寄予美好人文精神的传世之作。不论哪类作品,都力求传神,精益求精。特别是蕴含的意义更是深邃博大,如反映时代发展进程的中国梦系列、永远跟党走系列、“一带一路”系列等,都标新立异,卓尔不群。

第二展厅陈列的是“三圣”系列和观音系列作品。孔子的博学、含蓄与严谨,释迦牟尼的庄严、凝重与仁慈,老子的洒脱、大度和宽容,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展厅内陈列着近百尊钧瓷佛的人物造像,姿态多种多样。特别是陈列的罗汉造型,或惊奇、或沉思、或激扬、或宁静,一静一动,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在制作特征上,无论是骨骼肌肉、服饰丝带,其手感、质感、空间感都表现得炉火纯青;色泽上更是丰富多彩,红的、绿的、蓝的、紫的、天青的、月白的、红中泛紫的、青中透绿的、蓝中见白的、黄中有青的,色彩斑斓,美不胜收。置身于此,直视那清净无华、神秘平淡的佛家世界,仿佛参加着佛界盛会,聆听着大德高僧讲述世间箴言,大道永恒。

手工原创佛像作为一种佛教艺术和民间工艺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使人在欣赏钧瓷手工艺术的同时,还打开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又一个窗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赵学仁说,“佛教在人们的心中,有着很深的文化根基,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们特设了这个以佛像等为主的展厅。”

“绘事之难,难在人物”。对于第三展厅的佛像作品,设计者赵学仁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制作者孙水娟更是精益求精,细心地把握着每一个环节。

要想将粗朴的瓷泥揉捏成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不仅要求工匠们有丰富联想、生动情思,还要有高超技法。作为女工,孙水娟不仅具备纯熟的技艺,而且更多了一份细心和细致。她捏出的人物,表情自然,栩栩如生,还隐隐约约体现出淡泊而祥和的禅味。当然,用孙水娟的话来说,这些都来源于师父赵学仁的言传身教。

无悔的人生

没有创新,社会难以进步,国家不能发展,人类难以生存。钧瓷事业的发展也是如此。

“公司的经济效益咋样?原创作品好卖吗?”面对如此敏感的话题,赵学仁微微一笑说:“还行!已经看到希望了。”他解释说,多年来公司创新的力度比较大,投入多,产出少。现在,我们也做一些有市场需求的注浆件儿。

“可喜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们的艺术追求、欣赏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了手工原创的价值。我们的大件原创钧瓷作品越来越受到欢迎,有几件作品,几位藏家想给几十万元予以收藏,但我思来想去没有卖。因为它非一日之功,太难制作,甚至是可遇不可求。我要将其作为镇馆之物,留在禹州,永久收藏。尽管,创新之路上还会有艰难险阻,但我们仍然会披荆斩棘,奋力前行!”赵学仁说。

原创才有生命,创新才能永久。面对这样一位满头花发、精神矍铄、信心满怀又不得不扶杖而行的老者,一位古稀之年的钢铁汉,一位壮心不已的老寿星,一位钧瓷事业的创新者,笔者敬意之情油然而生!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禹州这片沃土浸润和养育的赵学仁,抱着对家乡文化遗产的钟情和珍爱,以沾满泥巴的双手和不懈努力,高歌着对钧瓷故乡的豪情。他对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制作技艺进行挖掘、传承和创新,不但重现了中国古代钧瓷的辉煌与文明,同时也使这些珍贵的遗产得以发扬光大。

告别了原创钧瓷博物馆,车辆行驶在宽广平直的大道上,窗外白云蓝天,内心激情满满。这是心的呼唤,这是钧瓷文化的蓓蕾,这是钧瓷创新的清泉!对赵学仁而言,能亲自建设并拥有一个原创钧瓷博物馆,此生足矣,无憾!□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