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三个人的“世界”也精彩

2016-11-18 16:49: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黄国强

“从以前的6个人减少成5个人,再到现在只有3个人,矿井深度增加了,任务加重了,人却越来越少。虽然井下亟需人手,但是没有人愿意来,因为这个岗位实在太苦了。”湖北三鑫公司矿石取样班班长卢良华感慨道。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之一。

早上8时10分,卢良华与两个年轻的同事一同来到下井提升机前等候。卢良华随手挽起袖子,一块淤青映入记者眼帘——这是取样时锤子砸伤的。“碰到视线不好的巷道,锤子误伤人时有发生。”卢良华解释道,“因为轻伤不能报工伤,所以通常大家都是自己买点药简单处理一下。”

大约过了5分钟,卢良华和同事走上下井的提升机,紧张的工作即将开始。卢良华告诉记者,目前取样班有3个人,承担着以前五六个人的工作,工作量增加了许多。最多时每年要取3000多个矿石样,12000千克的矿石都要靠一锤一凿从坚硬的矿岩中敲下来,然后人工背到井上。如果是在副中段,还要爬天井、走斜坡道、翻越塌陷区。“我们已走遍井下十几个中段,在从事取样工作的十多年里,我累计走了几百千米的巷道,好多技术员都没有我熟悉井下的环境。”在提升机内,卢良华的同事朱荣华自豪地说。

在井下巷道走了大约18分钟的路程,卢良华一行3人爬了一段斜坡道,来到-302米中段取样地点。技术人员早已划出取样点,于是3个人迅速穿戴好防护用具,垫好雨布,拿出笨重的锤子和凿子,使劲敲凿起来。不一会儿,巷道里便弥漫着呛人的尘雾。

9时10分,一名取样工突然放下工具,跑到一处光源下,拿起矿石样袋轻轻揉起眼睛。原来,取样时石硝溅到他的眼睛内,顿时眼泪直流。满头汗水的卢良华吆喝大家休息一会儿,自己也拿起一瓶自带的茶水,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这是个体力活儿,不带些水下井不行啊!”卢良华坐在地上说道。

半个小时后,卢良华和其他两名同事将装满矿石的样袋集中在一起,并进行分类编号。收拾好后,他们准备转移到下一个工作地点。同事肖继勇吃力地将样袋背在肩膀上,然后告诉记者:“长期的体力劳动,使我们3个人的腰椎和臂膀都出现一些病痛,现在我的胳膊已经举不过头顶了。”

……

10时许,卢良华和同事“转战”312米中段,这个中段曾关闭了一段时间,没有灯光照明,还要穿越一个垮塌区,而且这个取样地点还是一个独头掘进。在记者看来,这里非常危险,但是他们却习以为常。就这样,3个人穿行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井下“世界”。看着自己取出的样品成为公司指导井下生产的重要依据,他们感到很自豪,同时也觉得这样的人生很“精彩”。□

走上提升机,准备下井。

有时候取样照明需要借用手电的光源。

一锤一凿忙取样。

收拾取好的矿石样。

卢良华身上的伤痕。

溅起的细石硝极易伤害眼睛。

装满的样袋重约4千克,工人需要自己背到井上。

弥漫着粉尘的作业环境。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