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康定“溜溜河”与“金沙滩”之谜

2017-11-3 18:05:32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陈春全

开栏的话:

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信祝贺中国地质博物馆建馆100周年时强调,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

你知道峰谷纵横、川流回旋的奇异高原是怎么生成的吗?你知道那些鲜为人知的地质历史吗?为了与更多的人分享地质科学和地质事业的发展变化,不久前,由中国地质调查局科普办公室牵头,举办了以“保护地球,精彩地质”为主题的科普作品征集活动。经过甄选,51件作品获奖,现选登部分获奖作品,以飨读者。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端端溜溜地罩在,康定溜溜的城……”康定是我国西部地区重要的历史名城, “溜溜”一词在当地是“漂亮和美好”的意思。以前这里不但有溜溜的山、溜溜的云,还有一条溜溜的大河。可是如今,这条“溜溜河”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木格措惊现“金色海滩”

在距离康定城区约20千里外的贡嘎山中段,坐落着川西北高原最大的湖泊“木格措”。

这是一片海拔约4000米的高原湖泊,水面被群山和森林、草甸环绕着。湖水清澈透明,水平如镜,最让人意外的是湖泊四周竟然分布着金色的沙滩。在阳光照射下耀眼的金色细沙,就好比是给蔚蓝的木格措镶上了金边,在雪山的映衬下远远望去犹如仙境一般美丽。

当地人告诉考察队,这片金色的沙滩原本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海边,是天神将它们搬运到了木格措。从那之后,传说中的大河“溜溜河”便不见了踪影。

那么,这片罕见而神秘的金色沙滩真的是导致大河消亡的原因吗?

湖水清澈,波光粼粼,水下的沙子泛着光芒随波荡漾。金沙滩是木格措最奇幻的景致之一。它会随着四季的变化,出现水涨覆沙、水落凹沙的现象,就如同大海的潮汐一般。特别是到了秋天,金沙的颜色还会变得更黄。

金沙滩长110多米,宽80米左右,总面积达8800平方米左右。并且在木格措周围,还有大小海子几十个,唯独木格措存在这样的金色沙滩。

成都理工大学的万新南教授告诉大家,沙滩的形成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海洋岸边的岩石,经过天长日久的海浪冲刷、腐蚀之后,被运动的水流搬运至海边沉积下来。另外一种情况则是陆地岩石风化后,通过风或地表水流把其携带到一个宽阔的地区沉积下来,并且能够在宽广的陆地形成沙漠,在海边则形成沙滩,在河、湖边上则形成河滩、湖滩。风或地表水流的动力强就形成粗沙滩,反之则可能形成细沙滩,再弱就形成淤泥滩。

那么木格措的这些金色的沙粒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它们又与消失的“溜溜河”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逆水寻找“溜溜河”

高原湖泊伴随沙滩,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沙滩的形成需要多种地理要素综合作用,而且必须还要有足够大的水量才能够让砂砾堆积成滩。木格措长不过5000米,宽1500米左右,虽然是川西北大型的高原湖泊之一,但与汪洋大海比起来也不过是不值一提。因此,木格措形成沙滩的条件看来似乎并不理想。

考察队随后来到了木格措的东北角,这里是整个海子最窄的地方。登高望去,大家突然发现这里其实是一条大坝赫然横亘在两座山峰之间。大坝前后还布满了各种各样体积巨大且菱角锋利的石头。万教授见此情形立即推断出,木格措很有可能是很久以前因为地震等地质灾害原因形成的一个堰塞湖。

因为,如果这些大石头是以前的河道带来的,则它们必然会被湍急的水流打磨得圆滑,而不会像现在这种有棱有角的形状,再加上两边山坡上还堆积着的碎石等证据,万教授认为眼前的这个大坝,也是地震时从两边山上垮塌下来的石头堆积而成的“堆积坝”。

我们不难想象在那遥远的过去,曾经有一条从雪山上奔腾而下的大河,贯穿了贡嘎山大峡谷。后来的一天,地震袭来山体崩塌,随即堆积成坝,蓄水为湖便形成了木格措。

揭开“溜溜河”的面纱

经过仔细观察和辨认,考察队发现金沙滩的沙子不但硬度很高,其颗粒都呈现出棱角状态,因此可以辨别出其为石英颗粒。在万教授看来,这些石英颗粒组成的金色沙滩应该来自于花岗岩风化后的沉积。漫长的风化剥离作用,使得花岗岩成为了沙子的来源。

考察队为了取得第一手的资料,又不辞辛劳地爬上了金沙滩背后的山坡。一番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原来这里暴露在外的乱石中有不少黄沙夹杂其间。此地距离金沙滩的直线距离不过200米,不管是风力还是水运都极有可能将黄沙搬运过去。

随后,在附近的杜鹃峡又发现有大量的鹅卵石,从河道两边垮塌的地方露了出来。万教授告诉大家,这就是“溜溜河”的古河床。

从两边山上的水流痕迹判断,当时的溜溜河宽度起码在七八百米左右。种种迹象表明,当年“溜溜河”的水动能力极强且十分稳定,才能将这些大型的卵砾石搬运至此。

在早期地质历史上木格措的上游存在着一条水量较大的河流,万教授称其为古溜溜河,它曾经水位很高,水域宽广,波涛汹涌,因此两岸崩塌的岩石才能在巨大水动力作用下被搬运至下游,同时不断破裂。大的岩石不断被磨圆变小,形成鹅卵石;而小的砂砾则在水中以“悬移质”的形式形成“浊流”,被强大的水流裹挟着带往下游,在流速较小且较为平坦宽阔的地方便形成了沙滩。

木格措所在这条河谷,至少可以划分为三个地质阶段。

第一阶段为古“溜溜河”的畅通阶段,自然降水和冰川融水裹挟卵石、砂砾顺河道而下,仅在河道两岸沉积。第二阶段为经历了地震、泥石流等地质运动,木格措大坝形成之后的海天泽国阶段。第三阶段则是木格措稳定之后,植被大量生长、死亡、再生长形成厚厚腐殖层的阶段。

溜溜河和金沙滩的前世今生,都见证着这一带千万年来持续不断的各种地质演化过程,也成为了研究康定高山河湖演化的宝贵科学证据。□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