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田黄身价为何高高在上

2014-12-29 9:57:17 作者:金 叶

黄金价格起起伏伏,而“石中黄金”田黄的身价依旧高高在上。在此前结束的北京秋拍中,一枚重量为148克的清代田黄最终拍出1725万元的高价。“尽管印石市场受到各种不利因素冲击整体下滑,但顶级的田黄仍卖出超过10万元一克的高价!”有行家为此感到振奋,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田黄的行情其实也受到冲击,只是因为这是个老物件,又有名家篆刻、收藏为其“加持”方有如此身价,没有顶级的财力和眼力,入手大路货仍需谨慎。

经历了几年的沉浮,以田黄为代表的印石板块今年似乎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特别是许多当代作品在被资本介入炒作数轮后呈现疲态。而本月初的北京古天一秋拍中,一枚约148克重的“龙石”款田黄方章经过多次激烈竞拍之后,以150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成交价为1725万元,每克单价仍超过10万元。

无独有偶,在西泠秋拍中,一尊重量约为108克的“清早期·田黄石七宝罗汉像”也拍出了931.5万元的高价。

以克论价,似乎已成为不少稀缺的资源型藏品的价值评估方式。在印石板块受到各种不利因素冲击、整体行情下滑之时,这些老石头怎么还能拍出天价?

据业内人士介绍,该印章经清末民国大收藏家龚照瑗、龚心钊父子递藏,因其体量大、质地纯正、雕工精美而受到市场特别关注。

除了传承有序、印文内涵丰富,名家篆刻也为其加分不少。“印章一侧落‘龍石’边款。‘龍石’乃杨澥(1781年~1850年),江苏吴江人,浙派。单名杨海,字竹唐,号龙石,又号聋石、石公,生于清代乾隆四十六年,精金石考据之学,善刻竹,字、画均能,用刀不以光洁取悦于人,讲究神韵。”

“名家收藏加上名家篆刻,再加上重量、印文、材质等因素,可以说,它具备了一块高价拍品的所有要素,这样的精品可遇而不可求。”

行家李先生表示,如今有人在青田石产区首次推出印石按克计价定价方法,确定“灯光冻”的基准价为5600元/克,“封门青”的基准价为3300元/克。“我认为,历史和文化价值对于本身就讲究‘文气’、‘文脉’的金石收藏品格外重要,脱离了文化只谈材质的单价,甚至希望按材质的不同整理出不同石种的单克参考价,在我看来是‘土豪’行为,只有追求短期炒作获利的人才会这么去操作。”

一枚辛庵款田黄四方印章被拍卖行“弄丢”,后被上海一中院宣判其赔偿物主老伯480万元——这件今年早些时候发生在上海的真人真事也让不少外行人看到这一“方寸之物”当前在艺术品市场上的高昂身价。

“真正的好田黄还是稀缺品,西泠秋拍上,107克的清早期田黄石七宝罗汉像拍出931.5万元,顶级田黄现在就是这样的‘任性’价。但我很反对为了凑数搞什么田黄专场,尤其反感‘昌化田黄’这种搞笑概念,田黄就只有福建寿山产。”有行家直言顶级田黄仍受热捧,但某些专场则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李先生认为,“市场上就这么多好货,由于被爆炒过数轮的现代名家作品虚火渐渐消退,如今的行情走势是‘今不如古’。”记者观察西泠拍卖数据发现,其秋拍田黄石专场成交率为83.3%。晚清名家作品上拍量仅有18件,悉数成交,而近现代名家作品共上拍342件,成交263件,还有5件被标注为“撤拍”。

另外,根据北京匡时的拍后数据,其“国石篆刻专场”共成交2435.24万元。徐海治印九十二方以368万元成交;郭懋介作寿山田黄石薄意“踏雪寻梅”随形章以230万元成交。

“郭懋介的作品一直被认为是现代田黄印章的价格标杆,但今年以来其作品在拍场上的表现也远不如以往。”一位经营寿山石的福建行家表示,“一直在观望,觉得现在还不是出手买卖的好时候。”记者对比数据发现,今年郭懋介作品最高成交价为437万元,而在去年,这一纪录是3680万元。

当盲目炒作不再是主流,那些对市场敏感的藏家们便开始转而挖掘具有相当文化含金量而又被长期低估的金石名家的市场潜力,而部分拍卖行为应对这一趋势,也改变了以往的布局和策略,像晚清金石名家吴大澂和书画篆刻名家来楚生等的作品今年就成为了市场的宠儿,朵云轩也借势在秋拍中推出叶璐渊作品、藏品专场,被认为是首次为篆刻家举办的个人专场。“在外来资本‘退潮’后,相对理性地关注这些金石名家的精品,无异于找到了今后一段时间印石板块中的‘金矿’。”李先生分析称,目前能以200万元左右的价格入手一些名家自用或篆刻的、材质上佳的印章,升值潜力依旧可期。

有专家提醒收藏者注意用绿泥石染成黄色后冒充田黄的现象,一是不带任何雕饰的随形印章,其外部有深色蜡状物,模仿包浆;另一种则是纽章,雕工粗糙且经卖家刻意做旧。“顶级田黄非常稀缺,因此物主一般都会找名家雕刻,雕工一般都很精细,收藏者在市场上遇到雕工极差的‘田黄’时,便要格外小心了。”△

白玉印

清康熙“清宁之宝”寿山石印

郭懋介作寿山田黄石薄意“踏雪寻梅”随形章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