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奇石收藏的价值在哪?

2015-2-28 10:29:23 作者:段 强

奇石原本是大自然的杰作,鬼斧神工、天然促成是它的明显特征。但是,奇石如果仅仅是深藏于地下,永远被乱石泥沙覆盖掩埋的话,那么对于人类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因此,奇石必须被人挖掘发现和收藏鉴赏。

如果说,奇石的收藏是化山石为瑰宝,相信很多人会有同感的。我们不妨先看看汉字“宝”的寓意:“家”中藏“玉”即为“宝”。玉就是精选的石头,就是稀有的奇石。

貌似生硬冰冷的石头其实有着丰富的内涵。石头是大地的骨骼,是时间的印证,是历史的标本,是神韵的附着,是永恒的象征。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的跨越,人类是凭借着对石头的认识、研究和创造性的运用,发展了生产力水平;传说中的女娲,是依靠了炼石补天;火眼金睛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也是由石头变来的;人类社会最早的成文法典汉谟拉比法典,就是刻在石头上得以保存流传的;人类历史上更有无以计数的历史文化现象和诸多重大事件,都是借助于石壁、碑林和其它石头载体记载和流传下来的。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石头是有灵魂的,正可谓是“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当我们认识到了石头并非生硬冰冷以后,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收藏奇石了,因为收藏奇石就是收藏瑰宝。

认知奇石是前提

什么是奇石?一般说来,那些天然形成的形状非凡,材质、色彩、花纹等具有特别要素,能够满足人们好奇心和审美需要的石头,就可以被称为奇石。如,中国四大奇石《东坡肉形石》、《岁月》、《中华神鹰》、《小鸡出壳》等均属奇石之典范,它们的外观、造型、神态、色彩和纹理几乎无以言表,可谓是鬼斧神工之杰作,其价值连城自不必说。然而,“四大奇石”毕竟是罕见之石,除了这类惊天之作以外,也有一些随人而异的奇石存在着,这就要看每一个人的欣赏水平和审美标准了。只要人们喜欢,或许小巧可爱,或许光滑圆润,或许造型独特都可以成为奇石的收藏标准。当然,确认奇石的基本要素应该是其天然属性,人为加工打磨的不能列入奇石范畴。因此,收藏奇石的前提就是要知道什么是奇石。奇石天然是石头,而且必须是天然之石头,但是石头未必个个是奇石。这是奇石收藏中不容忽视的第一要诀。

奇石文化是精髓

有人说,浩如烟海的人类文明史,本身就是一部漫长的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石文化史。石头也牵扯上了文化吗?回答是肯定的。人类祖先曾经穴居山洞的时候,石头始终是人类生产生活中的重要工具。在没有布匹、纸张的那个时代,人类对石壁的依赖程度可想而知。那么,除了“结绳记事”,当然还有“凿石记事”。更何况,石壁的平面特征必然会诱发人们更加广泛的想像力,启蒙着人类最为原始的想像和憧憬,也可以诱导着我们的祖先将更加宽阔的事件和场景“描绘”于此。在沿海一带,人类的祖先捡拾贝壳、鹅卵石等,借以记事和装饰自己,这就是人类早期的奇石文化,也是奇石被历代有识之士倍加欣赏的因由之源。可以说,石头文化是人类文化的始祖,是我们人类精神世界赖以构建和完善的基础。即使人类步入了现代社会,我们也离不开石头。高楼大厦需要石头奠定基础,采掘矿藏需要从石头样品中分析提炼,研究历史也需要借助于石头来考证。

收藏奇石是品位

能够倾心于奇石的收藏并持之以恒,应该说是一种品位。收藏奇石,就是收藏美好,更是收藏瑰宝。

中国是东方赏石文化的发源地,在奇石收藏与鉴赏方面有着浓厚的文化积淀。有资料显示,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自然奇石赏玩活动,至少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据《阔子》载:“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台之东,归而藏之,以为大宝,周客闻而现焉。”其实,远在此前的商、周时代,作为赏石文化的先导和前奏——赏玉活动就已十分普及。据史料载:周武王伐封时曾“得旧宝石万四千,佩玉亿有万八”。而《山海经》和《轩辕黄帝传》则进一步指出:黄帝乃我国之“首用玉者”。由于玉产量太少而十分珍贵,故以“美石”代之,自在情理之中。因此,中国赏石文化最初实为赏玉文化的衍生与发展。但是不管社会经济如何变化,民风世俗怎样演绎,人们对奇石的喜爱发掘精神信念没有摈弃。这是人们世世代代对美好事物不懈追求的印证,也是中国灿烂文化博大精深的又一体现。

可以说,收藏奇石是一种值得称道的高雅品位。收藏爱好者把出生于山野,淹没于沙土乱石之下的奇石挖掘出来,清洗一番,收藏于家中或专门的场所,这是一种化山石为瑰宝的睿智之举,是向人类社会展示自然界美好一面的智勇壮举。

鉴赏交换是提升

人类最初对石头的鉴赏都是从外观着眼的。所谓的奇石是人们从自己的审美意识出发,亲眼目睹奇石之“新奇”和“怪异”产生好奇心理以后对“奇石”予以认定的结果。这就是鉴赏和交换奇石必然受到历史时代背景制约的原因所在。试想,秦代的古人不可能把含有世界地图纹理图案形状的奇石看作是“宝贝”,因为在他们生活的年代,他们的视野中还没有“世界地图”的概念。这就意味着奇石鉴赏收藏活动需要不断提升层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也必然会提升层次的。目前,广州、柳州、南京、上海、北京等地均有较大规模的奇石交易场所。广西的红水河石、水冲石,柳州地区的马列鞍石、优兰石、彩陶石、草华石、彩卵石、大化石,内蒙古的戈壁石、玛瑙石、黄蜡石,南京的雨花石,新疆的戈壁石、和田玉等,都是人们十分青睐和竞相集藏的宝贝。以内蒙古兴安盟归流河沿岸盛产的兴安黄蜡石为例,近年来仅“兴安黄蜡石协会成员”就达300余人,他们每逢双休日都会早早赶往河岸,冬不惧严寒、夏不畏酷暑地沿着河滩默默挖掘,苦苦搜寻。他们中的许多人都积攒了成百上千件上好的奇石品种,有的还开办了奇石馆,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经销产业链,或组织举办展览活动,彼此鉴赏交换,气氛十分高涨。初涉奇石鉴赏领域者一般都是从情趣审美起步的,因为趣味审美重在形似,而艺术审美则重在神似。

奇石的外观形象首先给人以直观的联想,鉴赏者凭借其个人的生活阅历和视觉经验,来判断奇石的外在造型,像什么、近似于什么,他们一眼就可以认定。鉴赏者如果从艺术审美的角度来观赏奇石的话,则需要具有较深厚的艺术鉴赏水平。除了注重外观的情趣审美和注重内涵的艺术审美之外,对于奇石鉴赏者来说还有貌似更高层次的观念审美,这是一种常人不易具备的审美经验,因为只有那些有着“另类”怪癖的人,或者因其独特的生活经历和情感历程,才有可能独具慧眼对特定的奇石做出观念审美的判断认定。

谨慎投资须稳妥

投资赚钱以牟取利润往往也是收藏奇石者不由自主的走向,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互通有无,彼此鉴赏与交换,这也是将奇石收藏活动推向纵深发展的重要途径。收藏活动也是需要本钱,没有投资升值的收藏,恐怕难以为继,更不宜发展壮大。不过,一旦把牟利看得过重,那么利益的驱动难免会将原本高雅的奇石收藏活动引向歧途或者掺杂瑕疵,导致收藏与鉴赏变了味道。尔虞我诈、以次充好、伪造变造等现象都会给原本高雅的收藏鉴赏活动蒙上阴影。这是被世人所不齿的,却又是当下市场经济环境中难以杜绝的,因此需要奇石玩家倍加留神,切莫上当,更不可与之同流合污,以免玷污了天下瑰宝的圣洁。△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