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揭秘“石中帝王”田黄石

2015-3-30 10:04:35 作者:王妍妍

近几年,田黄可谓是国内艺术品市场的热点板块,不仅行情逆势走牛,很多精品极品也在这一时期集中出现。“一两田黄万两金”、“市场的硬通货”、“田黄时代”等字眼都是对田黄的形象描述。但是,我们眼中的田黄究竟是否步入收藏时代的潮流?抑或不过是赚噱头、资本的炒作呢?

温润凝腻、色泽瑰丽、萝卜丝隐现、手感尤佳,田黄可谓天生丽质。作为全世界惟一的产地——福建寿山溪流域,田黄从被发现起就以高贵著称,被尊为“石中之帝”,明、清时期它被作为贡品献入皇宫,雕刻成印章、摆件等。尤其是乾隆皇帝,极为喜爱收藏田黄,也因此,田黄被捧上了政治舞台。据史载,清时福建巡抚用一整块上等田黄雕刻了“三链章”,乾隆皇帝奉为至宝,清室代代相传。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田黄陆续现身全国各大拍卖场,但其价格真正飙升是在2004年。到了2006年底,田黄价格达到了历史最高,精品田黄每克达4000元。在香港苏富比2006年秋拍上,“明17世纪田黄石雕瑞狮纸镇”成交价为4089.28万元,位居历年田黄石拍卖首位。这件田黄纸镇刻有“玉旋”款,为明末清初首屈一指的雕刻大师杨玉璇之作。2008年,一方重257克的田黄凤钮闲章拍出423万元,折合每克为1.6万元。此后,精品田黄的价格徘徊在每克2万元到5万元左右。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清康熙周尚均制吴国祯夫妇自用田黄印章”以2530万元成交;2014年5月,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一件吴昌硕雕刻的田黄石印章成交价为1380万元。总而言之,只要品质上等,田黄似乎总能拍出高价。

福建集珍文化产业联盟品牌总监李玉山认为,这是需求引导市场。“不仅田黄的专项收藏渐渐兴起,其他门类的很多藏家也在关注它。每年拍卖市场上出现的田黄总量都十分稀少,一级市场上流通的也越来越少,能够流通的田黄总量是持续萎缩的,但有需求的人却一直在增长,价格上涨也就成了必然。”

正因为如此,近几年来,福建东南、北京保利、中国嘉德、西泠印社等拍卖公司都加大了对田黄的征集力度。2014年10月25日,福建东南就举办了“石帝天骄——田黄珍品专场”。对于连续举办田黄石专场的初衷,李玉山坦言,田黄是一个特殊的收藏品种,门槛很高。首先,它是资源最少的文化资产。2013年全年印石类专项拍卖中,田黄的总量不超过10千克,但年总成交额却高达2.26亿元。其次,它的文化地位处于金字塔最顶端。书画是收藏的大项,但能给书画收藏画龙点睛的是印章。可能很多收藏家收藏了很多精美的书画,但是品质上乘的印章就不见得有。

随着田黄认知价值的提升,再加上精品稀缺,海外田黄也相继开始回流。无论是拍卖公司、机构还是个人,都非常重视海外回流精品。翰墨金石“一房山”艺术馆馆长、福州市寿山石行业协会常务理事梁艺凡表示:“玩田黄的圈子其实很小,虽说不是所有的田黄都为天价,但在资源紧缺时,回流的作品还是有些保障,反而更受人们青睐和追捧。”

目前,“以克论价”是衡量田黄价值相对便捷的估价方式,而具体到不同的藏品,还需要综合考虑藏品的材质、完整性、审美价值、历史人文价值等。李玉山以福建东南在秋拍中的一件周尚均雕刻的“田黄石汉钟离人物摆件”为例介绍,从材质上讲这枚田黄可达冻地儿,已经十分珍贵,雕刻又十分精美,是典型的清早期寿山石雕刻风格,融合了当时玉雕、木雕等多种雕刻技法,是作者代表性的作品。而周尚均这个人又比较特殊,是寿山石雕的两大开山鼻祖之一,也是寿山石雕历史上与杨玉璇“双峰并峻”的人物。这样一来,这件周尚均的重要作品对寿山石业界来说就有特殊的纪念意义,它的人文价值、历史价值就能够体现出来了。

但如果不深入了解田黄的价值的话,就无法理解藏家为什么会对田黄如此痴迷。一直以来,关于机构或者收藏家痴迷田黄的购藏故事时有发生。比如1985年,荣宝斋就以13.5万元现钞的价格买下一颗重4275克的大田黄,当时国内还没有50元、100元面额的钞票,13.5万元已经是两大旅行袋才装得下的巨款了,从此,这件宝物成为荣宝斋最为耀眼的珍贵藏品之一。还有前文提到的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以4089.28万元成交的“明17世纪田黄石雕瑞狮纸镇”,被著名华人收藏家曹兴诚拍下,平均每克高达20万元。可见,爱慕田黄石的大有人在。

从这几年的市场表现来看,田黄的价格已由“一两田黄一两金”涨到“一两田黄万两金”。 有人称,“当前投资,首选田黄”。那么,田黄真有如此大的魅力?对此,李玉山解释道,就目前市场环境来说,投资田黄确实有很大的优势。“一是田黄属于资源型藏品,物以稀为贵,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二是田黄可以做到材质上的保真,东南拍卖团队10年前就开始承诺保真了;三是市场体系完善,一级市场、拍卖市场流通方便;四是当前也的确是个好时机,有精品出现,市场也比较理智,价格稳定。”他建议投资者应在材质确真的基础上,再从审美和历史人文方面考量,毕竟田黄石的真伪是它价值的基础。“如果长线投资的话,5年、10年以上,先看品质再看价格,只要能遇到精品,就是个机会。交易频繁的经营性投资,则要多考虑成本,时机是不固定的。”

梁艺凡也表示同意:“田黄现在处于低谷期,不失为一个收藏好时机。”

然而将田黄推至高位,更有甚者说在寿山石成为硬通货的同时,田黄也毫无疑问地变成了其后继者,这些论断多少让业界质疑其有炒作之嫌。梁艺凡坦言:“真正的田黄其实是没有炒作的,很多藏家都会自己去分析,然后从有保证的机构或拍卖行选购田黄。而且真正收藏田黄的基本都是相当专业甚至是专家级的玩家。”李玉山也表示:“国内艺术品市场不论是低迷还是火爆,各个时期的田黄都曾创下过不可思议的天价,都是炒作吗?肯定不是。”

随着交易规模的不断扩大,“田黄时代”一词成为了田黄在市场的形象代言,这在2012年、2013年特别集中。一些媒体更是多次以“田黄时代”来勾勒如今田黄以及未来的版图。

李玉山对记者表示:“这两年田黄是国内艺术品市场的热点板块,行情不仅逆势走牛,很多精品极品也在这一时期集中出现。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从2009年秋拍开始到2011年,国内艺术品市场长达两年半的牛市行情,各个收藏门类均有很好的行情表现,但是这一阶段的田黄反而并不突出,直到市场趋于理性、行情回落之后,田黄的稳健表现才脱颖而出,所以‘田黄时代’只是热点轮换激发的价值发现并回归的过程。”

梁艺凡则认为,现在田黄的价格已达到了一个高点,所以,“田黄时代”的说法与它本身的现状不符,没有很大的上涨空间。“换个角度说,田黄与张大千、傅抱石等名家字画比不了。即便价格拍得再高,3000多万元也就差不多了,而一张画有的都过亿元了。就算藏家现在以100万元的价格收藏田黄,但过几年能卖到150万元、200万元或者更高的情况也许有,但几率不大。”

俗话说,有价值的东西,肯定也是赝品泛滥的东西,田黄也避免不了。市面上最普遍的一种造假方法即是用绿泥石染色冒充,而且一级市场中也出现了将产自浙江的昌化黄、产自印尼的金田黄称为田黄的情况。昌化黄是前些年发现的昌化掘性独石,因为产区在半山腰,所以最早叫“山黄”,以便与寿山水田中出产的田黄有所区别,它其实属于印石范畴。李玉山表示,高品质的昌化黄有收藏价值,但金田黄则是彻头彻尾地混淆概念,具体可从形状、色泽、石皮、萝卜丝纹、红筋格、质地、手感来辨别。

他还告诉收藏爱好者和投资者,选择一个成熟的收藏品种无疑非常关键,“门类所承载的文化是源发的,还是嫁接的?行业是孤立的小圈子,还是完善的市场体系?像田黄收藏,几百年文人墨客不断倾注心血和情感,通过这个载体,衍生篆刻、圆雕、薄意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这些都是一个收藏门类的底蕴,得靠时间慢慢积累。”△

乾隆三链章

田黄石九螭献宝印章

吴昌硕刻狮钮田黄石张钧衡自用印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