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玉雕名家方卡东和他的玉雕工艺

2015-5-18 10:34:1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胡红拴

屈指算来,笔者赏玉玩玉已有些年头了。姑且不算幼时赏玩过的山野民间之粗糙的岫玉等细物,22年前的南粤之行赏观南越王墓博物馆,静赏南越文帝赵眜之丝缕玉衣和一干雕镂精美的各种玉器,窥视汉代玉之大观应算是赏玉的起点吧。这以后,随着举家南迁穗城,与玉“休戚与共”更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了。由于情投意合,也由于身兼广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高级顾问的缘故,笔者多年间结识的藏玉名家不少,更认识了一批玉雕名家大师们。玉雕名家方卡东应是笔者所熟知的一位玩玉之人。

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方文桃的方卡东在玉雕界的名气还真不小,姑且不说他的荟圣珠宝行所藏之玉琳琅满目,也不说他那广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和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金银珠宝业商会玉石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名头,单看他获得的玉雕奖项已足够让笔者震惊了。

2011年,他的《深山访友》在第十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获中国工艺美术金奖,《自在观音》获中国工艺美术银奖;他的《玉树兰花》作品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和2012中国玉石雕刻“陆子冈杯”金奖;《生命的律动》获2012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银奖。2013年,《老子传道》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还有《和平女神》、《绿色莲花》、《金鸡报喜》、《吉祥如意》、《衣锦还乡》等等,一款款、一件件,这种种玉之精灵,在方卡东的“摆弄”下,一个个大步流星地走上各种区域、全国及国际的大赛展览舞台,频繁登台,频繁亮相,频繁获奖。

在我国,玉器从旧石器时代至今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它记录了人类生活,社会的变迁,富含丰富的文化内涵。从旧石器时代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玉器的佩佩戴代表着人们的社会地位。从研磨的玉器到精美的玉雕作品,玉器随社会的发展而突飞猛进,玉文化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加丰富多彩。从新石器时代的玉龙、玉璧,到商周的玉刀、玉戈,再到春秋的剑饰、带钩,汉代的瑞兽,唐宋的花鸟发簪,及元明清的大件玉雕,层层叠进,步步攀高。特别是清代,雕琢艺术可以说达到了中国玉雕史的巅峰。就这样,长期以来玉器美石已被国人当做“圣物”珍品,得到了千般呵护,万般垂爱。中国人往往还用玉来比喻人的德性,比如儒家讲究的“君子必佩玉”,“无故,玉不去身”等即是例证。

方卡东是从福建木雕步入玉雕之殿堂的。于是,他有了传统的深厚功底。而长期的商都广州生活,让他对时尚也有了更深的理解。细观起来,方卡东的玉雕总是多出了一些新鲜的味道,他总要在他的传统味里“调制”出一些新东西来。这不管是从其名还是从其形,一招一式不但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神形在,总是饱含中国传统的诗画情结和源流,而更有他将时代元素融入后的重量级重新“浇筑”。这种带有时代烙印的鲜活,让方卡东的玉雕成为传统后了的时尚符号。这可能也是方卡东的作品受人喜爱的缘故吧。

说到这里,笔者忽然想起钱钟书先生的一段话来。钱先生在《中国诗与中国画》一文中曾有这样的论述,他说,一个传统破坏了,新风气成为新传统,新传统里的批评家对与旧传统的作品能有比较全面地认识,做比较客观地估计;因为他具有局外人的冷静和超脱,所谓“当局称迷,傍观见审”(元行冲《释疑》),而旧传统里的批评家就像“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轼《题西林壁》)。除旧布新也促进了人类的集体健忘,一种健康的遗忘,千头万绪简化为两三件大事,留存在记忆中,节省了不少心力。旧传统里若干复杂问题,新的批评家也许并非不屑注意,而是根本就没想到它们一度存在过。他的眼界空阔,没有枝节凌乱的障碍物来扰乱视线;比起他这样高瞻远瞩,旧的批评家未免见树不见林了。

方卡东的眼界应该也是空阔的,既然空阔,自然也就没有了枝节凌乱的障碍物来对视线的扰乱,所以有了《姻缘天成》等作品。空明澄心,可能要为他促成另一批玉雕精品愉悦坠地诞生了。□

《深山访友》

《生命的律动》

《三羊开泰》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