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点翠:没落工艺的是是非非

2015-6-1 9:59:39 作者:肖 文

辛亥革命后,随着传统封建制度土崩瓦解,传统生活方式与社会结构巨变,传统服饰也发生了重大改变。点翠首饰及工艺品需求锐减,成为点翠这一手工行业走向没落的开始。

近日,京剧程派大青衣刘桂娟在微博上晒了一下她的点翠头面,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和网友的骂战。

这条图文微博称,“这一头点翠头面,十几年前买的……今天即使是四十几万元人民币也买不到了,80只翠鸟翅膀下的一点点羽毛,经过点翠师傅的加工,变成有流动光泽的头面……”

动物保护者们纷纷指责这种滥用翠鸟羽毛的行为,被不少人指“与吃鱼翅有什么区别”。还有人质疑剧团花这么多的经费置办如此“残忍”的行头,是否有意义。也有一部分网友认为这是对艺术的追求。

是是非非间,舆论也将我们的目光引入这项中国国粹工艺——“点翠”。它到底是啥?“辑以羽翠”的民间技艺有何历史,现在又是如何光景?

戏曲名角正常配置

传统戏曲的旦角演员都需要“头面”。所谓“头面”,是指整个头发的造型、饰物,分为“软头面”和 “硬头面”。比如,《新红楼梦》里十二钗的造型,就借鉴了软头面里的贴片子,看上去就像一只只小光碟;“硬头面”则是演员头上插戴的各种blingbling的饰物,“点翠”是其中一种,还有两种是水钻和银锭。

当时这三种饰物分别都是真的翠鸟毛、钻石和纯银,所以置办行头的成本很贵,所以《霸王别姬》里好戏的袁四爷给张国荣演的程蝶衣送了一套水钻头面当见面礼,出手之阔绰,让旁边的人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点翠头面,因其色彩鲜艳和质地高贵,主要给身份高贵的女性角色使用,诸如杨贵妃、杜丽娘、崔莺莺等。一整套点翠头面大概有50件左右,包括泡子、鬓簪、鬓蝠、泡条、串联(三联、四联)、六角、大顶花、边蝠、边凤、偏凤、面花、压鬓、后三条、包头联、竖梁、横梁、后兜、太阳光、凤挑、八宝、福寿字、耳挖子、耳坠、鱼翅等各种单件。

而苦守寒窑的王宝钏这样的底层劳动妇女,只能戴戴银锭头面。

在梅兰芳的时代,拥有一整套定制的点翠头面,是很多名角的正常配置。这是他们登台的行头,也是一个演员的脸面。如今,点翠头面虽然已经几乎不再生产,但很多知名的戏曲名旦手中,多少还是会藏有一两套珍贵的点翠头面,大多都是师承而来。只有在特别重要的演出场合,才会用来上妆。

“买椟还珠”里有故事

不过点翠并不是戏曲人物的专属饰品。 “谁家窈窕住园楼,五马千金照陌头。罗裙玉佩当轩出,点翠施红竞春日。”唐代诗人李峤就已经在诗句中吟咏“点翠”之美。所谓点翠的翠,就是翠鸟的羽毛。在染料工艺被发明以前,翠鸟羽毛是不可多得的装饰材料,因其色彩有绿松石般明艳,或蓝或绿,又兼光泽流丽,常被珠宝匠人用来与珍珠、宝石、黄金累丝镶嵌在一起。

其实在战国时期就有点翠工艺了。我们从小就听说过“买椟还珠”的故事,在嘲笑那个只要盒子不要珠宝的傻子的时候, 你可曾想过,什么样的盒子能让人不要珠子只要盒子?

这个故事出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也,未可谓善卖珠也。”

这里的“辑以羽翠”就是把很多的单支翠鸟的羽毛规则地排列在一起作为装饰。

“翠鸟”是一种生长在福建南部和广东一带的留鸟,之所以人们要用它的羽毛作为装饰,是因为其背尾和双翼都长着亮蓝色且泛莹光的羽毛,这种羽毛在不同的光线下可呈现出皎月、湖色、深藏蓝等不同色泽,光彩夺目,富于变化。而后来无论什么替代品,都无法呈现出这种色彩和光泽上的变化。

处处翠色,风尚一时

点翠的制作技艺十分复杂,需要先用金、银、铜或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工艺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剪切后仔细地镶嵌在座上,要求贴得平整均匀不露底子,以制成点翠首饰。

据说古时各地每年都要向宫廷朝贡几百对翠鸟,用此羽毛来制作各种头饰、风景挂屏、盆景的花叶等点缀之物。点翠采用的翠鸟羽,左右翅膀上各10根(行话称“大条”)、尾部羽毛8根(行话称“尾条”),所以一只翠鸟身上一般只采用大约28根羽毛,且翠羽必须由活的翠鸟身上拔取,才可保证颜色之鲜艳华丽。病死的翠鸟其羽毛好的首饰一般还不用(行话称“暗条”,色泽不行)。陈子昂曾为此写:“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点翠工艺的高峰出现在清朝,由于继承和发展了金属制胎以及点翠羽等更为复杂的工艺形式,“点翠”逐渐发展成为一门独特的金工技艺,随即成为金银制作中的重要工种。因为色彩光华艳丽且永不褪色,点翠头饰也成为宫廷后妃十分流行的饰品。皇宫后妃们几乎所有的首饰都用点翠工艺作为装饰,从钿子、簪钗、头花、耳环,甚至到团扇、插屏、盆景等其他生活用品,处处翠色,成为风尚。

为此,明清时期,宫廷中使用翠鸟的翠绿羽毛做配色,清宫中内务府专门设立了“皮库”,负责管理和收集翠羽,而“银库”专门设有“点翠匠”3名,专门承造“翠活计”。

在《雍正十二美人图》中,很多清宫贵族女眷们的穿戴都可见到点翠,足见其风靡程度。所以这种装饰也被影视剧尤其是清宫剧广为借鉴,比如《甄嬛传》里华妃娘娘的头饰。

盛极一时终没落

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广东作为华洋集聚地,成为国内著名的点翠饰品集散市场,而在北京,前门外廊房头条、二条、珠宝市,都是北京有名的翼作(金银翠花)一条街。当时,上乘的翠羽都从菲律宾进购,并被皇室享有,而普通翠羽用于民间人家做节庆或婚礼首饰,同样供不应求。同时,在华的外国商人也对点翠非常感兴趣,大量收购,广东更成为点翠的中转站,点翠工场林立。但辛亥革命后,随着传统封建制度土崩瓦解,传统生活方式与社会结构巨变,传统服饰发生了重大改变。点翠首饰及工艺品需求锐减,成为点翠这一手工行业走向没落的开始。

也因为点翠饰品所费甚昂,而且对生态造成威胁,因此新中国成立以来,仅进行过一次大型的采集翠羽的活动。1958年,北京市文物局曾对出土的定陵凤冠做过修复。据北京点翠名家肖志峰之子肖广春回忆,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过问下,定陵出土文物的修复工作得以顺利展开,其中出土的两件凤冠软翠残损严重,每件凤冠需200只翠鸟的软翠(翠茸)才可修复。而根据色泽筛选,每百只翠鸟可选取五至六只为上品,材料的淘汰比率高达95%。如,以两件凤冠修复需400只翠鸟为基数,那么所筛选翠鸟总数接近万只,数量之众超乎想像。

1933年,我国最后一家点翠工场关闭,原因是点翠的翠羽鸟毛已经绝市。与此同时,人们开始用烧蓝工艺等取代点翠。也因此,如今真正的点翠的首饰都是稀罕之物,价值不菲。

如今戏曲人物的点翠头面也大多以点绸代替。点绸技艺与点翠相似,只是原料由翠鸟羽毛变作缎带抽丝。

但无论做工如何细腻,点绸头面都无法呈现出点翠的光泽变化和艳丽色彩。△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