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精品绿松石价格已超黄金

2015-7-13 10:00:57 作者:刘丽琴

近年来,绿松石疯涨,一些人为了抱得“美人归”,甚至不惜花大价钱来购买。那么,绿松石“疯涨”的背后有何原因?未来的升值空间还有多少呢?市场的热度带来真假难辨的质量问题如何鉴定?近日,广州地质调查院科学技术顾问、博物学家、宝玉石学家刘金山以及山东珠宝玉石协会原秘书长李通一等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绿松石价格经过几轮上涨后几乎到顶,收藏、投资需格外谨慎。

曾入列皇家用品

绿松石又称“松石”,1927年中国地质界老前辈章鸿钊在其名著《石雅》中解释,“或形似松球,色近松绿”,因绿松石天然产出常为结核状、球状,色如松树之绿,因而被称为“绿松石”。

绿松石可谓古老的玉石之一,因其绝美的色泽成为东西方传承共赏的宝玉石。在古墨西哥和古埃及,它被视为神秘之物,制品当成护身符和随葬品;在中国,绿松石与和田玉、独山玉、岫玉并称“四大名玉”。

考古学家发现,中国开采利用绿松石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仰韶、半坡文化遗址中就发现有绿松石。后来,在中国长期的“巫玉”、“神玉”时代,绿松石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红山、龙山、良渚、大溪、马家窑、三星堆、二里头等文化遗址出土的不少祀天祭神的礼器,都镶嵌有大量的绿松石。春秋战国至秦汉时代,对绿松石的运用更为广泛,甚至成为外交结盟的国家礼品。清代则称绿松石为“天国宝石”,因其“色相入天”而被列为皇家专用品和垄断珠宝。清代《清会典图考》中记载:“皇帝朝珠杂饰,惟天坛用青金石,地坛用琥珀蜜蜡,日坛用珊瑚,月坛用绿松石。”

以蓝色为佳

现代矿物学研究发现,绿松石属于含水的铜铝磷酸盐。刘金山解释道,绿松石是由地表水渗透到含铜、含铝和含磷的岩石,形成的含矿溶液在一定条件下沉淀生成的,从而由铜、铁等色素金属离子形成从蓝、绿到浅黄、浅绿各种颜色。

绿松石的评价与选购依据的是颜色、质地和块度。“绿松石色源主要取决于铜与铁的含量,铜多则色偏蓝,铁多则色偏绿,以蓝色、深蓝色为最好,通常天蓝色、蓝绿色即为优质品,绿色和灰绿次之,浅白色最差,但是可以通过人工着色使其成为绿松石的仿造品。经过漫长的沉淀,绿松石五彩斑斓,不过,现在的人们审美都讲究‘纯’。我偏向于自然的审美,偏向于稀有性。”刘金山介绍道。

中国工艺美术界一般将松石划分为三个品级:

一级绿松石:颜色呈鲜艳的天蓝色,颜色纯正、均匀,光泽感强,半透明至微透明,表面具备玻璃感。质地致密、细腻、坚韧,无铁线或其他缺陷,块度大;

二级绿松石:颜色呈深蓝、蓝绿、翠绿色,光泽较强,微透明。质地坚韧,铁线或其他缺陷很少,块度中等;

三级绿松石:颜色呈浅蓝或蓝白、浅黄绿色,光泽较差,质地比较硬,铁线明显,或缺陷较多,块度大小不等。

按照质地,绿松石则分为瓷松、铁线瓷松、硬松和面松(或称泡松)。

瓷松矿体结合紧密、质地细腻、颜色均一、块度较小,经切割、打磨后,可呈现瓷器质感及光泽;铁线瓷松矿体及切割、打磨后特点与瓷松基本一致,只是玉石中含有黑色或褐红色纹理,称铁线。以铁线细腻、清晰者为上品。这两类瓷松产出量稀少,极具收藏价值;市场上多见为硬松,矿体结合比较紧密、质地相对细腻、色彩丰富,块度不均,经切割、打磨后,呈现油、蜡质感及光泽,色泽柔和。选购成品时,应以色彩及纹理独特、表面光泽柔和、块度较大者,价值为高;而泡松矿体结构疏松、质地松软、色泽暗淡且所有颜色中都带有灰白色调,用刀甚至用指甲都能划动,有些面松甚至可以当“粉笔”在黑板上写字。这种松石是不能做饰品的,在古代多被磨成粉当颜料,但在松石日益匮乏的今天,很多商家把它注塑、注蜡、染色,然后制成饰品。优质的、颜色均匀的绿松石主要用于制作弧面型戒面、胸饰、耳饰等。质量一般者,则用于制作各种款式的项链、手链、服饰等。

以克计价有炒作嫌疑

绿松石与其他石料共生,提纯量低,往往10吨的矿石只可得到1公斤左右的绿松石原石,加工时成品率也不高。但即便如此,相比和田玉、翡翠等玉石,绿松石的价值一直不被看好。直到近几年,随着国内绿松石矿山相继关停,市场供不应求,绿松石的涨幅才明显起来,从2008年、2009年每克十几元涨到每克几百元,已远超黄金价。在玉石市场上,以美国瓷松吊坠为例,品相好的每克约为600元至800元,中高档的每克约四五百元,中档的每克约为200元。

一直关注绿松石市场行情的某资深藏家也向记者抱怨,绿松石涨得有点让藏家难以理解,难以承受了:“一个戒面两三克要2000多,最贵的高达800多元一克,当然这种戒面料是质地纯、颜色均匀、呈漂亮天蓝色的无优化天然原矿。光泽好、颜色呈蓝色的基本达到每克四五百元,普通的一二百元一克,最便宜也要四五十元至七八十元一克。我看上一件不到10厘米高的绿松石小龟,算下来,竟然要四五万元。以前一件小雕件,一两千元就能拿下,现在都要一二十万元。”

分析绿松石涨价的原因,李通一认为,不止绿松石,收藏市场中的杂项类都涨得很快,“因为收藏中的大项,像书画,可谓涨到头了,投资空间越来越小,所以市场开始炒一些‘小东西’。”而且,相比瓷器等高价藏品,一些低阶的珠宝玉石即便单克的价格不菲,但花个一二十万元就能买到一件精品,“而这样的价钱肯定买不到一张精品的画”。

刘金山则认为,绿松石在文玩市场受到关注,根本的原因在于它与中国玉石文化血脉相通,同时其鲜艳的色彩一直是重要的珠宝制作与镶嵌的材料元素,一些国际奢侈珠宝品牌也通过高端工艺,极大提升了绿松石的艺术价值与奢侈内涵,使其在珠宝市场逐渐活跃起来。但刘金山同时指出,以克计价且涨幅这么高,仍有市场炒作之嫌:“红宝石、蓝宝石、钻石,因其稀有以克计价可以理解,绿松石按克计价,还是一种炒作。”对于市场所炒作的资源稀缺性概念,刘金山从绿松石的资源分布情况予以否定,“绿松石产地不多,我国集中在湖北、陕西、新疆,国外产地有美国、俄罗斯、埃及、伊朗等,从全球来讲,这个玉种算比较早开采和开发的,但尽管如此,我现在还看不出绿松石有资源短缺的状况。”

跟风投资风险大

和过去相比,如今的绿松石价格已经算是在高位上运行,那么未来它还有多大的升值空间呢?有商家爆料,尽管绿松石价格大涨,买体积相对大的观赏石的人大大减少,但买饰品、杂件的人却增加了,总的营业额不降反升。不过,他也承认,目前高价位的绿松石要得到消费者认可仍需要时间。

对此,刘金山表示, 在人们的认识中,白玉、翡翠、红蓝宝石、祖母绿、猫眼等名贵宝石才弥足珍贵,跟风炒作、投资绿松石存在风险,“还是买自己喜欢的品种吧,买不起贵的可以少买,可以买中等品”。刘金山以早些年市场热炒“黄龙玉”为例,建议进入绿松石收藏的人要擦亮眼睛。“以前,有人花费两三千万元买‘黄龙玉’,当时我就不看好,因为从地质学角度看,‘黄龙玉’是一种含水的二氧化硅,而硅是地球上含量比较多的元素,将来肯定会在更多的地方找到类似的甚至更好的矿藏。物以稀为贵,资源是否具有稀缺性是评价的关键所在。”

此外,绿松石的稀缺是相对而言,目前市场上中低端的绿松石稀缺性并不突出,一旦入手了这样的绿松石就会背负升值难、变现难的压力。真正稀缺的则是天然原矿瓷松石,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的一种,精品绿松石的数量会越来越少。

在李通一看来,绿松石即使在古代也不是特别名贵的宝石,和沉香、蜜蜡等一样曾经价格都十分亲民,如今“经过几轮涨价后已经到顶了”,能够“捡漏”的机会微乎其微,他也建议收藏者要多观察,锻炼自己的眼光,谨慎下手,找准定位。

鉴定优劣观色看铁线

目前市场上非天然原矿绿松石,大多经过“优化”处理。刘金山介绍,绿松石在研究和市场上虽然没有A、B、C货的叫法,但事实上已经和翡翠一样出现了A、B、C货:保持天然、未经任何处理的可称为A货;经过人工优化处理的是B货;如果在优化基础上人工加色使之颜色鲜艳、均匀就是C货了;人工合成的只能叫赝品。李通一也透露,在全国各地的文玩市场上,廉价“绿松石”四处可见,有些是经过注塑、灌胶、染色处理的,有些就是仿造品,天然松石连一成都不到。

如何鉴定绿松石是否经过人为处理?专家介绍,普通消费者容易掌握的技巧,就是观色。“从理论上来讲,天然的结构致密,密度大、硬度高、比较重,但这个特征在实际操作上不易运用。最好的甄别方法就是看颜色,合成的以及经过优化的绿松石颜色均匀、鲜艳,而天然的多不均匀,能达到小面积均匀的一般会做成戒面,价格也最为昂贵。大部分绿松石往往有杂色、杂斑、铁线。”

除了观色,还有一个方法是通过绿松石上的铁线来判断优劣和真伪。绿松石铁线是由褐铁矿形成的,天然的黑色铁线与蓝、绿色的颜色之间的界限往往清晰,纹路自然细密,连续不断;合成的、做假的铁线不那么细密,往往纹理模糊,边界不清晰。铁线越细越少,绿松石的品质越高;相反,铁线越粗、越多、越密,品级则越低。

此外,因绿松石多孔隙,佩戴过程中要远离污染物,避免与油污、铁锈、酸等接触,以防污染物顺孔隙渗入导致宝石变色。绿松石还惧怕高温,过高温度的烘烤会使绿松石变脆易碎。△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