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建筑石材中的化石

2020-5-14 6:52:0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宽

石头,是很多地区最易取得、最易保存的建筑材料。从人类文明诞生开始,人们就开始用石头垒建筑,做工具,甚至用来做记录文字的载体。石头,见证并支撑了人类文明的诞生与发展。人们在选择建筑石材时,要考虑石材的易得性、坚固性和美观性,因此,建筑石材也是观赏石的一种。自然的建筑石材,不仅花纹美丽,一些品种还保存着人们平时不多注意的自然记忆——化石。

云南澄江抚仙湖希尔顿酒店所用石材中的菊石化石

硬质石灰岩,在建筑石材中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作为沉积岩的一种,很多石材中蕴藏了大量的化石标本,这些化石装点着石材,让石材散发出独特的魅力。目前,世界上所屹立的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建筑——埃及金字塔,他的建筑所用石材就是来自地中海沿岸的石灰岩。不为人所了解的是,这些石材中包含了大量的化石,甚至可以说,这些石材就是由化石构成的。构成化石的生物,多是一种椭圆或圆形、个体呈现同心圆花纹的单细胞生物,它有一个形象的名字——货币虫。正是这种形似货币一样的简单生物,在死后聚集,又在千百万年地质变化下成石,构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

德国巴伐利亚索伦霍芬化石产地,刚刚被开采的页岩和页岩中的化石

这种含有货币虫的石灰岩,在地中海沿岸十分常见,因为价格便宜,颜色自然,以及其特殊的生物花纹,这类石材曾在市场上十分流行。熟悉建筑石材的人们应该对其名字十分熟悉——米黄。如“埃及米黄”、“金线米黄”、“西班牙米黄”,等等。米黄在一段时间曾是建筑市场最受青睐的品种,米黄天然的花纹,吸引了很多使用者,这些花纹就来自于货币虫的切面图案。在这些米黄类石材中,还保有其它海洋生物的化石。曾有新闻报道,有人在米黄石材中发现了一条完整的古鲸,这是十分珍贵的一件标本,不仅反映了埋藏环境,且这种早期鲸类存量十分稀少,很可能蕴藏着解读鲸类演化的重要信息。这种在普通石材中保存特殊标本的情况,十分罕见。我所知道的另一件重要的标本,来自意大利威吉瓦诺 (Vigevano) 圣安布罗斯大教堂圣坛边的石材上。意大利米兰大学的古生物学家在上面发现了一件恐龙头骨的切面。也就是说,当信徒和游客在教堂中寻求与“神”对话的同时,他们与石材中1.5亿年前的恐龙也不期而遇。

欧洲盛产石灰岩石材。在德国,侏罗纪含化石的石材十分流行,典型代表产地就是德国巴伐利亚州的索伦霍芬。此地的石材以页岩形式保存,质地十分坚硬,其中产出来自侏罗纪的海生生物,可谓世界闻名,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始祖鸟化石。始祖鸟作为目前人类发现的最原始的鸟类,生活在距今约1.6亿年的侏罗纪时期。始祖鸟化石产量十分稀少,到目前为止,我们仅发现了十余件始祖鸟的标本,按照目前的研究结论,这些标本全部属于一个品种——印石板始祖鸟。之所以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出产始祖鸟的巴伐利亚的石灰岩,全部为坚硬而平整的石板,曾被应用于石板印刷,而在现在,这些石板则被应用于装饰石材。天然石板被人们从矿区开采,而后进行粗加工。根据巴伐利亚州的法律,化石没有特别的监管要求,化石的所属权和处置权完全属于矿区所有者。一般来讲,矿区的所有者并不关心化石的产出,他们更在乎用于石材的石板,一旦发现化石,他们多会联络专业的化石商,将未经修复的化石卖给他们。在巴伐利亚周边地区,几乎所有有条件采集到索伦霍芬地区化石的石商都有着专业的修复技术,他们会将化石进行专业的修复,而后将化石出售给藏家,或是博物馆。

枭头贝的化石与枭头贝化石的切面(后者被用来作装饰石材)

除索伦霍芬外,德国其他地区也出产侏罗纪的含化石石材,并销往世界各地。我国南京的德基广场,就采用了来自德国的侏罗纪的“德国灰”作为装饰石材,我们在此购物,随处可见漂亮的菊石或是箭石切面。云南澄江抚仙湖的希尔顿酒店,也采用了来自德国地区的侏罗纪石材进行装饰。不过因为层位不同,此地的石材呈现黄色,石材商一般将其称为“德国米黄”。

我国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也有着丰富的化石资源。早在唐代西安长安区韩家湾地区墓葬的发掘中,就发现了用鱼化石作装饰石材的记录。这不仅在我国,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可能是最早的人类利用化石装饰收藏的记录。目前,我国西南地区的多种含化石石材,也广泛应用于建材领域。湖南湘西地区,出产含奥陶纪角石的坚硬灰岩。这些灰岩中的常见化石角石,是现在我们熟悉的活化石——鹦鹉螺的古代远亲。除了被加工为石材外,这些角石化石还被抛光,加工为砚台、镇纸等工艺品。

国家大剧院、贵阳机场的一些区域也选择了含化石石灰岩的石材做装饰。这种石材产自中国西南,石材本身埋藏了大量的鸮头贝——一种外貌酷似猫头鹰头的腕足动物化石。腕足动物与双壳动物,和我们熟悉的各种贝类一样,长有两瓣壳,在水底生活,但腕足动物与双壳动物的身体结构区别很大,而正是这些区别,让腕足动物在地球漫长的演变史中,逐渐在与双壳动物竞争中败下阵来,目前仍生存的腕足动物的种类十分稀少。不过在距今约4亿年泥盆纪时期,腕足动物是海底绝对的优势物种,而且因为身体保有硬壳,相对容易形成化石。国家大剧院和贵阳机场所采用的这种石材,就利用了切割后枭头贝壳体的花纹形状作为装饰,自然且美观。

化石,不仅是现代文明所依赖的能源的基础,也作为建筑用石承载了人类的历史。但是目前,不论是我们对建筑用石文化的发掘,还是对建筑用化石的内涵发掘,都远远不够。发掘身边的石文化科普,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可做。至少,我们可以在建筑石材中去寻找那些亿万年前的精灵,去了解一下,它们目前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依然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