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涵养三峡:护万里长江绿色发展

——宜昌市着力打造三峡生态屏障纪略

2016-7-5 16:25: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周建华

宜昌三峡库区

记者与中华环保世纪行的同行在宜昌市采访时获悉,为涵养三峡,助推长江大保护,该市正在谋划三峡生态经济合作区的大文章。

“两难”中确立保护优先

如果仅从长江来看,宜昌市所处的位置最特殊。

宜昌市位于长江上游的终点,长江中游的起点,境内长江逾468千米。据民间传说,王安石要苏东坡路过三峡时帮他取一罈二峡水泡龙井茶。三峡水流湍急,苏被景色所吸引,乘舟飞快掠过了二峡驶进了三峡,才突然想起王丞相的取水之托,可为时已晚,乘舟无法回头,只好在三峡取水一罈送给王安石。王煮水沏茶,道出苏取的是三峡之水,而不是二峡之水,东坡愕然。传说归传说,当真不得。但却佐证了水流愈长、水质愈变的实情。这个传说发生在自然经济时期,环境亦是原始状态。

当下,宜昌市经济总量仅次于武汉市,是湖北第二大经济体,因此对长江水质的影响是今非昔比。宜昌非金属矿产资源极为丰富,矿山矿企很多,矿业排放的气、渣、水与日俱增。尤其是煤化工、盐化工、磷化工是宜昌市支柱产业,其化工产业的汚染治理工作也任重而道远。

面对实际,宜昌市在保护长江和发展经济二者之间,面临着两难选择。令人敬佩的是,宜昌市在两难面前,在保护长江和经济发展中,毅然做出了“宁愿放慢发展速度,也要保护长江”的决定,确立了“近期治标,长期治本,涵养三峡,助推长江大保护”战略。

根治岸线资源开发乱象

涵养三峡是系统工程,这项工程的责任者或担当人就是宜昌市。做工程就要从具体事情做起,宜昌市遵循急则治标的原则,针对岸线乱象,制订出“五查、四治、一条龙”的行动方案,按照方案逐项抓落实。

所谓“五查”,一是查码头,即对域内所有码头进行排查,摸清了码头总量、占用岸线长度、业主详细信息、经营业务状况;二是开展非法采砂船只排查,摸清了非法采砂船的运输规模、活动时段、主要区域;三是开展岸线化工及造纸企业排查,进一步核准了环保不达标企业数量;四是以磷矿为重点开展矿山排查,摸清了矿企装备水平、采矿工艺、环保设施达标程度;五是开展长江及重点支流断面水质调查、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调查,掌握了流域最新水质情况及不达标重点断面。

所谓“四治”,一是雷霆治岸。以前,宜昌市长江岸线的码头也曾整顿过,当时见到了效果,可不用多久又卷土重来。为治理这一乱象,宜昌市以雷霆之势一举查处非法采砂船27只,取缔非法码头107家(其中砂码头76家)、规范4家、提升4家,岸线码头全部整治完毕。为防止死灰复燃,该市对从业人员进行了妥善安置。二是铁腕治水。为防止污水入江和江水变质,宜昌市封堵了长江沿岸溢流口12处,取缔养殖网箱1万口,整治网箱养殖和投放饲料养殖行为26起,全面实施清江等6条河流水污染防治计划,启动建设三峡库区及重点流域防治规划项目201个,对全市129个集中式饮用水源保护区进行取水全过程监管,水质达标率保持100%,开展长江三峡库区常态化清漂,累计清理漂浮物约50万吨。三是以标治企。企业是经济的支柱,同时企业也是治污的主体,管住企业就管住了污染大头。今年以来,宜昌市痛下决心整顿关停了环保不达企业30家,关停39口仿古土砖窑,停批58个不符合环保标准的项目,全面取缔“十小”严重污染水环境的企业。通过对标达标措施,该市倒逼沿江工业园区和企业加快环保升级,建设绿色循环经济园区。该市猇亭工业园总投入44.6亿元,按照空间布置合理化、基础设施绿色化等“七化”标准,实施产业链条循环化要求改造项目28个。兴发集团精细化工园已经实现固废物综合利用率100%,尾气综合利用率超过98%,工业水重复使用率超过95%,废热利用率达95%。四是从严治矿。该市实行磷矿山企业总量不高于45家,年开采磷矿石总量不突破1400万吨,将磷矿项目审批与流域水质挂钩,提高准入门槛,由环保、林业、水利三部门联合审核,从源头上减少磷矿开采对水域的污染。同时,宜昌市开展磷矿集中整治规范提升行动,全面推进绿色矿山建设,重组和关闭年生产能力15万吨以下的小磷矿山13家,治理整顿环保不达标的磷矿企业4家,督促全市26家磷矿开采企业按照统一规范标准更换污染防治设施。该市还拿出2.1亿元治理矿山生态环境,复耕土地500亩。截至2013年底,该市历史遗留矿山地质环境恢复率超过45%,新建和在建矿山毀损土地复垦利用率达100%。

所谓“一龙治水”,是多头治水管理体制机制的创新。宜昌市原有九个部门管理长江事务,人称“九龙治水。”正如船多碍港,人多碍事,九部门权责交叉,该管的没管住管好,治水效率低下。为此,宜昌市推出了三项措施:第一,成立“三峡枢纽港管会”,将岸线九部门分线管理收拢给港管会一家管理,由港管会代表市政府管理全市范围内长江干线和支流岸线资源,统筹协调全市境内岸线资源的开发利用,全市凡涉及长江岸线开发利用事项,必须经三峡枢纽港管会审批同意,此项措施既结束了“九龙治水”各显神通的乱象,又提高了依法治水的效率。第二,创新执法机制,变“多头执法”为“综合执法,”成立了全省第一个流域性水利综合执法机构,组建了综合执法支队,配备了执法人员,统一了行政处罚、监督检查等执法职能,解决了长期以来多头执法、执法错位、执法缺位的问题。第三,率先实行“河长制”。宜昌市对境内164条河流实行三级河长“承包”管理。该市市长马旭明任长江宜昌段“河长”;12名市级领导担任跨县市区主要河流的一级河长;流经区域的县市区领导担任二级河长;流经区域的乡镇领导担任三级河长。各级“河长”的主要责任是水质达标和水环境保护。“河长”是第一责任人。为防止责任不落实,该市专门为“河长”配套建立了信息公开、一河一策、巡查、信访、督察、问责等管理制度,将断面水质考核情况、流域重点工程实施情况,作为“河长”的主要考核内容,实行周调度、月通报、年考核。这样一来,“河长制”就成为各级河长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效解决了原来河流管理责任不明晰、落实难的问题。

目前,宜昌市的岸线整治已经显现出三个效果,即岸线有留白、岸线增绿量、江河之水变清亮。面对已经取得的成绩,宜昌市非常清醒地认识到——涵养三峡的工程只是开了个好头,还在路上,任重而道远。

构建三峡生态屏障

涵养三峡是长江大保护的重中之重!

从三江源开始,长江波涛湍急,一泄千里,到达三峡库区才开始舒缓从容,经过宏伟库区的汇集、储存、沉甸,混浊度很高的长江水变化得清亮好看起来。但是,长江水在三峡库区只能稍作喘息,然后就冲出三峡继续狂奔。如果要把长江水划出一个界线,三峡水利枢纽就是长江上游的驿站,当长江水离开三峡继续东进时,这里既是长江中游的起点,也是万里长江再一个上游(新上游)的关键节点。

宜昌市位于万里长江新上游起点和中游起点的叠加之处,因此,宜昌既要有中游思想,更要有上游意识,把万里长江承上启下的责任搁在了肩上。

宜昌市有何应对策略呢?

宜昌市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指示中找到了涵养三峡方向;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建设“三峡生态经济合作区”中找到了涵养三峡的钥匙,即努力打造三峡生态屏障,建设绿色万里长江。

湖北省委常委、宜昌市委书记黄楚平为三峡生态屏障设置出了一个幅射空间。他认为这个屏障南起武陵山区,经三峡北接秦巴山区,止于伏牛山,涵盖武陵源、土家族聚居区、三峡库区、神农架、五当山、丹江口水库等生态敏感地区。基于此,宜昌市勾画出三峡屏障总格局。这个格局包括国家重要的生态地理屏障、中华民族的生态安全屏障和全球的生物宝库。按照由近及远的思路,这个大格局可归纳为“三山护两库,两区守两湖”。三山,即指武陵山脉、大巴山脉和秦岭山脉,共同守护着三峡库区、丹江口库区这“两库”的安全;两区指武陵山区和秦巴山区,这两个地区是三峡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水源地,是涵养湖北和湖南“两湖”地区的生态之源。这个总格局可谓气势恢宏,但做起来难度不小。

宜昌市认为,努力打造三峡生态屏障,保护万里长江绿色发展,关键在三峡,托底在宜昌。因为,在长江大保护上,其它地方缓缓可以,宜昌则不行。所以,宜昌市以时不待我的争先精神,决定开展五大试验,为打造三峡生态屏障趟水开路。这五大试验,一是开展交界区合作试验,努力建成三峡生态长城;二是开展区域动力协作试验,探索“动车组”自主模式;三是开展生态产业化试验,推进生态要素资本化;四是开展治理机制试验,建立起混合型合作伙伴关系;五是开展生态人力资本试验,培养三峡库区生态公民。通过这五大试验,宜昌市着力搭建起国家“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建设“三峡生态经济合作区”的基本架构。有了这个基本架构,就为解决因行政分割所致的破碎区域的合作问题、生态守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冲突问题、区域性治理不甚流畅的治理机制问题提供了可能。解决了这三个问题,就为构建三峡生态屏障,打造生态长江,保护万里长江开辟出一条充满活力、宽阔明亮的通途。

宜昌市“五大试验”横空出世,不是旱天雷。为推进“五大试验”,宜昌市成立了“三峡生态经济合作区宜昌推进工作领导小组”,该小组成员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市相关部门负责人组成,并制定出“领导小组+专家主持+县镇主体”工作模式。在推动试验上,该市采取“领导小组+专家组+推进办+四个工作组”模式。记者获悉:在三峡生态经济合作区内,宜昌已建立起香溪河流域与神农架,沮漳河流域与荆州、荆门、清江流域与恩施州的会议联系制度,已编制出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宜昌市涵养三峡,保护万里长江的“五大试验”,筑巢引凤,引来了智库联盟、高校联盟、社会组织联盟、博士生志愿者服务团队的自愿加入,此外还10多家文化、卫生、旅游和媒体联盟的加入。

好的开头就是成功的一半。相信,宜昌市的“五大试验”,在克难奋进中定将取得成功!□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