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小清河又清了

——昆明市东川区矿山污染治理侧记

2016-7-12 17:04:00 作者:茶志福 雍明虹

牯牛巍巍,小江悠悠,厚重的铜冶文明让昆明市东川区赢得了“天南铜都”之美誉。因矿而兴,不可因矿竭而衰,东川清醒的认识到“要发展更要生态”的重要性。

“作为一个老工矿城市,尾矿直排和重金属污染是东川发展的痛点。”昆明市东川区副区长朱绍彬说,2013年4月发生的小江“牛奶河”事件,深深刺痛东川的“生态神经”。为此,东川区委、区政府痛定思痛,治理环境污染先治发展观念,针对治污问题坚决“一刀切”,摒弃“唯GDP论英雄”的理念,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朱绍彬说,东川把根本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作为矿山转型的基本途径,争取实现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安全生产的有机统一。

转型不是虚应故事,治污不是纸上谈兵。站在几个足球场一般大的汤丹尾矿库上,看着装进矿泉水瓶里已难辨出异样的尾矿水,某冶金公司副总经理蔡玉泉感慨说,铁腕治污彻底改变了东川尾矿污水直排金沙江的历史。

“达标后排放的尾矿水,大部分将再利用。”蔡玉泉告诉记者,汤丹尾矿库采用模袋法建设尾矿的方式,将尾矿渣袋装筑坝、铁矿渣作为水泥生产辅料进行循环利用,对冶炼渣、尾矿渣再次提炼,大大提高了存量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据悉,汤丹尾矿库分三期建设,共投入建设资金约1.7亿元,总库容688万立方米。

“像这样的尾矿库,‘十二五’期间,东川区共建成20座,总投入建设资金约13亿元,库容约为12565万立方米,为全区约91家选矿企业提供排污服务。”看着用“模袋筑坝法”筑起的尾矿库面,东川区环保局副局长李涛如是说。

据了解,“牛奶河”事件发生后,东川共对91家企业进行停产整顿,所有选矿企业必须在2014年7月30日前,建设满足生产要求的尾矿设施,否则将永久关停。同时,“牛奶河”事件中3个污染企业及8名主要负责人构成污染环境罪,受到了法律制裁。

2013年底,东川区委、区政府决定通过“以奖代补”实施办法,即从2014年起,连续3年每年安排1000万元、共3000万元用于推进尾矿库项目建设,促进矿山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积极树立一批不贪图短期利益,力求长远发展,敢于对环保项目投入资金,争做环保治理典型的企业。

为可持续发展,东川于2015年7月编制完成《东川区工业固体废弃物和尾矿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示范基地建设规划(2015~2020)》,将全面建设冶炼渣、尾矿再选回收铜、铁精粉和其他有价组分,尾矿高附加值新型材料,新型建材系列产品,农林用土壤改良剂及尾矿复垦、充填5大类12个产品项目22个子产品项目的尾矿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同时规划,到2020年,尾矿金属综合回收率达到95%以上,尾矿综合利用率达到100%,工业固体废弃物年利用总量超过1000万吨,实现尾矿“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当年新排放尾矿零堆积的目标。

“治污要做到标本兼治。防止矿企乱排污,要用重典。”东川区环保局重拳出击,对水污染事件零容忍,对违法行为快查快处。

东川区环保局局长张劲毅介绍,区环保局长期开展各项环保专项行动,对金沙江、小江流域的选矿企业进行全面排查,重点查处不正常运行配套环保设施、私设暗管、超标排污等违法行为,着力整治水污染防治问题,努力改善流域环境质量。仅2014年该局就查处各项环境违法行为77件,下发《限期改正通知书》21份,上报行政处罚建议书13份,处罚金额181.64万元。

“通过几年的治理,矿山附近的生态环境大有改善,企业的环保意识明显增强了,没有尾矿库,哪家都不敢再生产。”蔡玉泉说,到2017年,东川将实现所有的矿山企业包括其他工矿企业,没有环评手续就不能生产。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生活在当年“牛奶河”边洒海村63岁的刘大妈说:“河水变清了,我们都会到小清河里挑水吃。”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