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郁郁青翠满“金山”

——湖北省保康县创建国家级绿色矿山纪实

2016-11-15 17:05:30 作者:杨 邹

2012年至2016年,国土资源部将保康县4家年产量在30万吨以上的矿山企业定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这标志着保康县创建绿色矿山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作为矿业大县,面对产业升级、生态保护的现实需要,保康县矿山企业如何在开发资源与环境保护上实现双赢?保康县的做法是:转变观念,全力创建国家级绿色矿山。

观念转变,扮绿荆山腹地

保康县地处荆山腹地,这里的磷矿储量与品位综合排名位居全国第四,经过多年的开发,成就了这里强县富民的矿业经济。从2001年开始,矿业经济在全县GDP中的占比一直在70%以上。

前些年,保康县由于受“靠山吃山”传统观念的影响,矿山无序开采、采富弃贫等现象日益突出,出现大面积的裸露山体和采空矿硐,区域内植被遭到破坏,水土流失严重,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频发。一系列难题摆在保康县委、县政府面前。

2007年,该县主要领导经过一次次深入调研和科学论证,最终确定:鱼和熊掌可以兼得,并且必须兼得。既要金山银山,更要满目青山。由此,“生态立县”、“工业强县”、“旅游兴县”战略上升为县级战略,全县力争到2019年基本形成绿色矿业格局,实现“开矿一处,造福一方;开发一点,保护一片”。

基层实践,建立监管机制

保护生态,合理开发利用磷矿资源,保康县的路径是什么?

为避免走“先破坏、后治理”的老路,该县把源头保护放在首位,结合矿山地质治理、森林植被恢复、矿业秩序整治,一同部署,一同推进,一同落实。

20世纪80年代末,地处保康县西北部的堰垭村发现磷矿,但因交通不便,守着资源却致富无门。

在山体上开路,平均每平方米只需投资300元;在山体中凿洞修路,平均每平方米要投资2500多元。

2003年,为了开矿,时任堰垭村党支部书记宦忠云准备带领村民修筑白马沟公路。14千米的公路原本设计为一条盘山公路,但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宦忠云力排众议:“为保住青山,这隧道再难打、再花钱也要打!”堰垭村因此多投资1150万元修通了隧道公路,既挖出了山里的矿藏,又保住了山体表面的这片绿色宝藏。

截至2008年,堰垭村共开凿隧道公路65条。2012年起,该村又对隧道进行扩建、硬化、喷浆治理,有效保护了矿山生态资源。

接着,尧治河、中坪、黄龙观等磷矿资源丰富的村开始复制堰垭村“隧道模式”,修建通往矿区的公路。现在这种模式正在全县推行。

“通过拦、排、护、改、植等治理措施,尧治河村共修筑拦渣坝31处、挡土墙120处,关闭15个露天开采矿点……”尧治河村磷矿矿长许烈奎说,该村先后投入1.5亿元用于矿山环境治理,实施封山育林、水土治理等六大治理工程。

为了使基层和群众的成功实践得以更广泛和规范的推广,该县出台创建绿色矿山实施方案,探索推行矿区变景区发展模式;建立科技管矿机制,实现“一张图”管矿;健全县、乡、村“三级”监控网络;完善违法矿业活动惩处机制;构建矿产资源共同监管责任机制……

立足生态,兴起绿色经济

通过创建“绿色矿山”和实施特色开发,保康县走出了一条生态和经济的双赢之路。

尧治河村在建设绿色矿山过程中,把矿山环境治理融入生态旅游开发之中,把满目疮痍的矿山变成了风景如画的景区。“这里原来是老屋沟采矿区,磷矿采完后,村里投资1000多万元进行植被恢复和造林绿化,现在成了生态公园。”村民张继武感慨万千。

该村还投资将原来的采矿区、堆矿区改造成为农耕博物馆、磷矿博物馆、地质遗迹公园、日月生态广场和尧帝神峡等场馆和景点。

今年国庆节,尧治河景区旅游人气爆棚,7天共接待游客10.2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200万元,同比分别增长18%和17.2%。“如果不是导游介绍,真不敢相信这远近闻名、风景如画的尧治河4A级景区以前竟然是矿区。”武汉游客李先生一路啧啧称奇。

这只是该县实施旅游开发,推进绿色矿山建设的一个缩影。像尧治河这样既注重绿色发展,更注重保护生态的村子在保康还有很多。

保康以创建国家级绿色矿山为契机,加快生态文明建设。“充实钱袋决不能以破坏生态和牺牲环境为代价,否则会被群众戳脊梁骨。”保康县委书记、县长张世伟斩钉截铁地说,“今年,云南某磷化工公司准备在马良镇投资工业项目,因为该项目涉及高污染被婉拒。今后,不管是本地矿企,还是引进的外地磷化企业,都必须以保护生态为前提,这也是底线!”

目前,该县森林覆盖率达70.87%,已创建国家级生态乡镇1个、省级生态乡镇4个、省级生态村22个,被授予“湖北省生态县”、“省级园林城市”等称号。

绿色,已成为保康县经济发展的底色!△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