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奔驰在火线上的“先锋号”

——记“全国工人先锋号”四川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工程公司

2014-8-21 10:05:3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罗会江 金 光

有人说,四川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工程公司是一列风驰电掣的火车。这列“先锋号”不是行驶在一马平川上,而是疾驰在抗震救灾以及包虫病防治找水打井工程的火线上。驾驶这列火车的70多位司机其实也不是普通的司机,他们是冲锋陷阵的地质勇士。

拥有74位员工的四川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工程公司年产值近1亿元,是一支真正敢打硬仗,能打硬仗,善打硬仗,打赢硬仗的英雄团队。

排危除险争分夺秒

2013年4月20日,距离2008年5月12日8级汶川强烈地震还不到5年的时间,四川芦山又发生了7级强烈地震。这场地震对于四川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工程公司的将士们而言,那就是“5·12”汶川地震的灾后重建才刚刚落下历史的巨幕,而又一场排危除险的战斗已经拉开序幕。

鲍志言、陈近中、贾庭来、孙刚、何通组成了芦山地震地灾排查先锋队,于当年的4月20日就风急火燎地出发了。从成都到芦山的100千米路程比平时走1000千米还艰难。很多时候,很多路段,汽车根本无法通行。先锋队在途中多次遭遇强烈余震、山石滚落,好在都有惊无险。他们到达芦山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钟了。4月21日早上8点多,排查先锋队从芦山翻山越岭到达了宝兴县灵关镇。从灵关镇到宝兴县,排查先锋队便开始了艰难排查。地震发生后,宝兴中学操场成了县城最大的临时安置点,县政府领导以及老百姓向排查先锋队员反映:“山上时不时有小石块滚落,非常担心有滑坡发生。”

排查先锋队一点也没有犹豫。“上去,一定要看个究竟。”虽然只有500多米的相对高度,但地势非常陡峭,加上强烈地震引发了一些崩滑,队员们只能手脚并用,抓住一些杂草树木向上攀爬。有时候好不容易上行了几十米,结果一不留神又滑落了下来……经过一天的排查,先锋队员得出结论:“山体结构是安全的,不会发生滑坡泥石流等灾害,建议设置拦网,拦截飞石。”他们的结论和建议让处在灾难中的老百姓吃了一颗“定心丸”。

由于宝兴县地质灾害应急排查时间紧迫,任务繁重,为抢在雨季之前完成地灾排查任务,该公司紧急增派技术人员70余人。“这的确是一场地灾排查的大会战。”他们每天早上6点多就起床,简单的早餐后就风雨兼程,开赴各个灾害点进行排查,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驻地,还要及时整理图文资料,汇总当天排查情况并向省厅以及当地政府抗震救灾指挥部汇报。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忙碌到凌晨两三点钟,有时候甚至还要通宵达旦。一位排查队员说:“那个时候,我们都处于极度疲劳又极度亢奋的状态,总觉得自己像一部发动起来的机器,排查没有结束就始终停不下来。”作为该公司副总工程师的鲍志言,年过半百,在排查队伍里算是老大哥了。他不仅在技术的关键环节上把关,而且在参与排查时以身作则。陈近中作为地灾排查的负责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排查时他总是向危险靠近再靠近,目的就是不能让任何一个细小的灾害从自己眼皮底下漏掉。极度的劳累加上风雨的侵袭,排查小组成员杨军得了严重的感冒,但是他仍然坚持在排查工作的第一线。

在四川省地质工程勘查院岩土工程公司,巾帼也是不让须眉的。鲁重芬,这位黄河水养育大的姑娘,结婚才3天就放弃了自己的蜜月婚假,瞒着父母加入到芦山地震地灾排查中;公司分工会主席李盛清一直驻扎在重灾镇灵关镇,参与第一线的排查,“排查任务不结束,就不离开这里半步。”

排查队员的出色表现,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肯定。四川省委副书记、省长魏宏,副省长钟勉曾在现场亲切看望并慰问了他们,并勉励他们发挥技术优势,再接再厉,连续奋战。

截至2013年5月10日,排查小组已排查出宝兴县地质灾害隐患点463处,排查受灾农户3991户,受威胁人数23020人,威胁财产166653万元,完成安置点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330个,学校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38个,排查生命线S210省道180千米,县道100千米。

地方上一位官员说:“我们对于地质灾害而言是盲人,而拥有专业知识的地质队员是火眼金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队员们排查出了那么多的地质灾害,真的不简单啊!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些灾害不被排查出来进行有效的预防和掌控,给当地老百姓将带来怎样的生命以及财产的损失,其后果不堪设想。”

找水打井没日没夜

包虫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寄生虫病,由于病死率极高,超过肝癌,被专家称为虫癌、“第二癌症”。四川省石渠县是甘孜州内最严重的包虫病患区。目前防治包虫病主要有两大手段:一是医疗技术,二是改水工程。四川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公司在找水打井方面技术一流,功不可没。

2012年9月,四川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公司奉命前往石渠开展找水打井任务。“500井的布井任务,要求一个月内就完成。”项目负责人张继告诉记者:“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意味着必须开足马力、只争朝夕,因为时间如果再往后拖,石渠便是冰天雪地无法开展工作了。”

石渠的路难走,司机何通是感受最深的。每天早上,他要送队员们去现场,按要求每天晚上8点前必须返回驻地,但每天实际到达驻地的时间总要推迟一两个小时。“很多地方,时速还达不到20千米,有时候遇到爆胎,有时候还要自己修路。”也正是因为道路崎岖颠簸,何师傅掌方向盘的一双手以及踩刹车油门的那只脚,每天都是肿胀的。也越是这样,何师傅把车开得越小心且稳当。但道路上的状况,常常让人防不胜防。一天早上,一个5人的布井小组乘坐的巡洋舰越野汽车,刚驶出驻地不远就陷在沼泽地里动弹不得。队员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陷阱”,因而显得束手无策。“时间这么紧,偏偏又遇到这种拦路虎啊。”正当大家感到无助绝望的时候,当地的老乡跑过来了,他们用手扒开汽车轮子下面的牛粪,同时搬来石块,甚至还有一位八九岁的小孩也跑来帮忙,那场面着实让队员们心生感激。老乡们忙乎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汽车终于从沼泽地里“爬”了出来,重新奔驰在布井的征途上。

4000多米的海拔高度,缺氧,头痛,胸闷气紧,口干舌燥,布井队员的生活是极其艰苦的。为了赶时间抢进度,他们的午饭都是吃随身带的八宝粥和面包。一个多月来,他们也没能吃上一粒米饭,以致于有一种条件反射,就是“看见八宝粥就想吐”。但他们既不怨天尤人,也从不叫累叫苦。

李强是刚刚从学校出来的大学生,从灯红酒绿的大都市一下子到了边缘偏僻寂寞难耐的高原,他其实是有思想准备的。“野外,肯定是艰苦的,但这种艰苦超出了我的想像。不过还好,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在布井队里,像李强这样新来的大学生有五六个。

作为项目负责人的张继,是队伍里惟一一个博士。“这么一个大博士,还跑过来为我们找水打井,很让我们感动啊!”当地的一些老百姓如是说。而队员们说到张继,也是七分的敬佩,三分的怜悯:“这个负责人可是不好当的啊,白天他和我们一道出野外,晚上常常和我们一道加班加点整理资料图片,忙到凌晨一两点。更重要的是他时常要与地方有关部门进行协调沟通,有时候还免不了苦口婆心的舌战。为了推进工作,他别无选择。”

布井难,打井就更难,但关键又就是这个打井,井打不出水,那布井也就前功尽弃了。

某寺庙的一口井被当地县委县政府当成了“形象井、民生井”。能不能出水,这是对队员们的一次终极检验。开钻的那一天,附近的乡亲们都过来看热闹,因为打井,就可能打出安全卫生的“救命水”来,乡亲们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但这个地方,先前是有过钻井队打过井的,但最终都无功而返。如果这次队员们又再次宣告失败的话,那老乡们该是多么绝望!按照设计,这个井应该在40米时见水,可是打到40米时,一点水的影子都没有。一些老乡失望地摇头,而队员们也在思考是放弃还是继续,很纠结。经过反复分析,队员决定继续下钻10米。施工到了50米时,白花花的地下水终于喷涌而出……“出水了,出水了!”老乡们奔走相告,和尚庙的喇嘛给队员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

张继说,这口井每天出水有70多立方米,足足可以满足几百人的生活用水,而且通过一年多的运行,在零下50摄氏度的严寒下也没有枯竭。

截至当年的9月28日,四川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公司累计完成布井500多口,累计完成50口示范井钻探,成井总进尺2353.64米,可解决11个乡镇、27个村、22个居民点、5所学校、6个寺庙共1127户7963人和5278头牲畜的饮水问题。

无论是“5·12”汶川地震地灾排查,还是“4·20”庐山地震地灾排查,无论是绵茂路生命线的勘查,还是樟木国际口岸的地灾治理,可以说每一个工程每一个项目都属于急难险重。也正是这些急难险重的锤炼,让四川地质工程勘察院岩土公司这部先锋号的时代列车,在为国为民建功立业中呼啸前行!□

道路中断,宝兴项目组人员徒步赶往现场

寺庙缺水堪忧

返回新闻